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我娘有点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夜游金陵

我娘有点强 肥无腰 2016 2019.11.22 23:10

  虽然叶繁发出了灵魂一问,但当此时刻,他们也不可能真的跑去大快朵颐。

  毕竟,宁家死了两个人,这两个还都是朝中官员,总得要是收拾残局。

  先前宁采臣和宁从之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宁家也没有一个人出现,这殊不寻常,待叶繁他们出了院子,才知道原因。

  宁家上至当家老太太陈氏,下至小厮丫鬟,全都昏迷了过去。

  不消说,自都是宁从之的手笔。

  虽然有些不厚道,但叶繁还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他们就能顺利离开了。

  聂小倩声音有些沙哑,这样道:“小少爷,您不用担心。他们并不知道我来自荒古山兰若寺。”

  她毕竟是鬼,当初宁采臣娶她的时候,很是掩饰了一番,后来宁采臣对她厌弃,自然就更没有人会关心她的娘家了。

  即便先前她带着小少爷回来,说是娘家兄弟,所有人都爱理不理的,便是为此。

  别说他们全都昏迷过去了,就算他们清醒着,也无法阻止他们的离开!

  在那个剑匣子没入叶繁胸口之后,聂小倩便觉得先前被压制的鬼力都回来了,似乎比之前还深厚了不少。

  若是这些人胆敢阻止他们离开,哼!

  这个时候,聂小倩终于醒悟到自己是百多年的鬼了,俗话说“人老精,鬼老灵”,再怎么样,她都能对付得了这些人。

  何况,还有狐狸精胡叔,和……能够对付得了官蠹的小少爷!

  叶繁看着满脸寒霜的聂小倩,顿时说不出话来。

  聂小倩的气场似乎一下子就变了,先前凄惨可怜的柔弱鬼,现在变得强势凛冽了,他表示真的有些不习惯。

  如果聂小倩早点这么强,哪里还用受这些年的折磨啊!

  看来,不管是人还是鬼,都得自强才能自救呀。

  聂小倩见他沉默,不禁狠了狠心,说道:“小少爷是在担心吗?一不做二不休,看看要我将他们全部……”

  “不不不,让他们昏迷着就很好了,真的。”叶繁忙不迭打断她的话,一脸真诚地说道。

  开玩笑,他怎么敢答应?聂小倩看起来一副想要将他们全部都干掉的样子!

  那句话真是说得没有错,女人狠起来真是没有男人什么事了。

  “小少爷,善后的事就交给我吧,我有办法。”胡叔好不容易还有机会插上话,这样说道。

  面对着叶繁和聂小倩疑惑的目光,胡叔有些弱弱地解释道:“那个,狐族会迷惑之术,呃,我只能让几个人做梦……”

  叶繁眼睛发亮,连连点头道:“这样好,这样好!几个人做梦就已经足够了。”

  他真的没有想到胡叔还有这个技能,因为其平时看来真的不是很聪明的亚子……现在可真是太惊喜了!

  叶繁瞬间脑补出几十个故事,最终还是选择了最寻常最稳妥的那个,那就是宁家遭了贼匪,所以宁采臣才会没了性命。

  而聂小倩则被贼匪劫了去,不知所踪。

  至于宁从之……宁从之现在应该在京兆才对,他不见了踪影,与金陵宁家何干?

  胡叔将这个故事深深地印在了宁家人的脑海中,让他们都相信是有这么一回事,当然宁采臣娘亲是必不可少的。

  故事是说完了,但宁采臣那副半人半怪的尸体,会让宁家人有什么样的后续处理,这就不是叶繁他们所关心的了。

  在宁家人醒来之前,叶繁他们就已经离开了,去实现他们的灵魂拷问。

  入了夜的金陵城,天上明月与人间灯火交相辉映,端的是美轮美奂,让人顿生“月出东山,天上人间”之叹。

  叶繁当然没有什么对月抒情的幽怀,事实上,他一手拿着麻酥糖,一手拿着桂花糕,忙着吃个不停。

  仔细想想,他也是个超可怜的崽儿,自从穿越过来之后,就一直在荒古山中,直到去年才能够下山去了金华城。

  可是他去金华城是为了求学读书,还要每天赶回兰若寺,过的是两点一线的日子,哪里有机会逛吃逛喝?

  这次来金陵城,竟然是他第一次游玩古代这些繁华的地方,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中元节已经过去了,金陵城当然不再是处处祭祖焚香了,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繁华。

  金陵夜景,乃是大央国一绝,不知多少文人墨客慕名而来,论热闹繁华的程度,一点儿也不输现代。

  荒古山与世隔绝,当中的妖精鬼怪们都是不下山的,这些年是因为有了叶繁,才沾染了些人间世味。

  换句来说,就是……胡叔对这一切同样很好奇啊!

  聂小倩已经隐匿身形了,就附身在胡叔背着的那把黑伞中。

  她在金陵城八年了,看过无数遍金陵夜景,吃过无数样金陵小吃,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了。

  于是,就剩下了叶繁与胡叔。

  一主一仆,一个摊子一个摊子地吃过去,特别是胡叔这个狐狸精,吃相看起来是儒雅,但嘴巴没有停过,吃得比叶繁要多多了。

  得亏荒古山是不缺银子的,不然这个吃法,怕也会吃穷!

  不知不觉,叶繁和胡叔便来到来秦淮河畔,这里是金陵城中人最多、灯最亮的地方。

  秦淮河两边挂着各式彩灯,将河水染上了斑斓色彩,河水中央,有许多画舫在飘动着,画舫上的妓子在“咿呀咿呀”唱着小曲儿。

  叶繁当然一句也听不懂,也看不清船上的美人,只是凑凑热闹而已。

  走得累了,他便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依旧一手拿着麻酥糖,一手拿着桂花糕,看着眼前的秦淮美景。

  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想起了现代的爸妈。如果他还在现代的话,肯定也会有机会带着爸妈去赏秦淮夜景的吧?

  叶繁突然就没有了吃东西的兴致,他仰头看了看天上明月,心情down得很。

  千古秦淮月,能否照爸妈?

  他看得入了神,便没有发现秦淮河畔突然出现了一阵骚动,似有什么人尖叫了起来。

  他更没有发现,一个黑影从秦淮河中飞了出来,正往他那儿冲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