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我娘有点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不甘

我娘有点强 肥无腰 2361 2019.11.18 20:13

  特别是,在见到那个剑匣子发出的白光对怪物造成那么大的伤害后,宁采臣更是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要是那个剑匣子进入到他的身体,那是不是就能完全克制怪物了?

  那个剑匣子,本来就是他的!可恨,可恨!

  除了宁采臣之外,门外的宁从之也看了看叶繁的胸口。

  不过,他却比宁采臣克制多了,也更善于掩饰,眼中根本就看不出贪婪来,但叶繁敏锐察觉到了。

  那种被盯上的恶心黏腻感挥之不去,叶繁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恶狠狠地回瞪了宁从之一眼。

  不料,宁从之却笑了,饶有兴致地看着叶繁,眼中逗弄与揶揄十分明显,神情是志在必得,仿佛叶繁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见此,叶繁再一次感到诧异。

  宁采臣想得到这个剑匣子,宁从之也想得到这个剑匣子,可这个剑匣子能够克制和伤害他们,他们应该对这个剑匣子畏惧远离才对,为何还那么渴望得到这个剑匣子?

  叶繁一时还真明白不了。

  或许是本着武器不能落入敌人之手的原理,想得到它然后毁了它?

  但那种热切渴望又不像,真是奇了怪了。

  不过,这两个怪物都想得到剑匣子,要是不在他们中间搞点事,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于是,叶繁笑道:“宁采臣,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特意让聂小倩回到兰若寺,是想利用我娘来杀死官蠹吧?啧啧啧,那你岂不是要杀死你二伯?枉费你二伯那么照顾你啊。”

  “你……”宁采臣恶毒地看着叶繁,正想说什么却被叶繁打断了。

  “我什么我?难道不是吗?你二伯那么照顾你,府邸让你住了,还为你奔走谋官,你却处心积虑要杀了他,你敢说这不是真的?你看看你样,像话吗?”叶繁板起脸训斥道,还不住地摇摇头,满脸痛心。

  那样子,就好像宁采臣做了多少忘恩负义的事,有多对不起宁从之似的。

  这种挑拨离间的说法,其实在当前的情形下说不过去,因为宁从之是怪物、是官蠹,不能以常理论。

  他对宁采臣的关爱照顾,全都是别有居心的!

  叶繁明显是偷换概念了,但在此刻,谁还有心思计较这些?

  乍听来,事情的确如此,宁采臣和宁从之都被绕进去了。

  下一刻,宁从之勃然大怒,冷眼看着宁采臣道:“枉本官对你那么关爱提携,你就是这样回报本官的?从兰若寺借人来对付本官?可真是出息了!”

  不是,这么低端挑拨离间也能凑效?叶繁表示真的长见识了!

  他只是想搞搞事,却没有想过会有用,毕竟只要有脑子都会想到他的说法站不住脚。

  随即,叶繁的表情就有些凝重,全副心神都开始戒备起来了。

  宁从之能隐在背后现在才现身,当然不是没有脑子,他这样的表现,只能说明一点: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有百分百的信心能够掌控当前的局面。

  接下来,宁从之打算做什么?

  只见宁从之睥了宁采臣一眼,继续道:“废物就是废物!本官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埋下了一个卵,本还想着培养第二个官蠹,不曾想你贪是贪了,却瞻前顾后,一事无成!就和你都父亲一样,烂泥扶不上壁!”

  我去!叶繁眼睛都瞪大了:这话的信息量有点大啊!宁从之真的那么胸有成竹?

  宁采臣眼睛也瞪得大大的,不可置地说道:“二伯,您……您这是什么意思?我父亲,我父亲他……”

  直到这个时候,宁采臣才有一种真实感:站在门外的怪物,就是他的二伯!

  他不能相信!

  尽管他知道自己有半边怪物,却不知道当中原因,更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变成怪物竟然是因为二伯!

  这怎么可能呢?

  从小到大,二伯就一直十分照顾他,让他和娘亲免受欺凌,还敦促他读书考科举,还四处奔波为他谋官。

  在他的心目中,二伯就是他另外一个父亲。

  他万万没有想到,对他这么好的二伯,竟然就是将他变成怪物的罪魁祸首!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从他二伯的话语听来,他父亲的死其实与二伯有关系?

  宁从之当真是不在乎宁采臣有什么想法,在他看来,宁采臣这个棋子已经废了。

  他打量着宁采臣,浑不在意地说道:“当初我也在你父亲身上下了卵,可是他忍受不了那种痛苦,竟然自裁了。你比你父亲要强一点,不过也还是废物!”

  “二伯……你怎么能这么做?我父亲是你亲弟弟,我是你亲侄子,你怎么能那么做?你怎么能?”宁采臣大叫道,神情似颠似狂。

  原来他父亲去世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是了,那种痛苦谁能忍受得了呢?若不是他通过殴打聂小倩来发泄,若不是他还有一个剑匣子,他早就像父亲那样没命了。

  叶繁一阵无语,都这个时候了,宁采臣还在质问这些,白费力气罢了。

  宁从之已经完全变成一个官蠹了,早就不是人了,宁采臣还奢望其会有人的感情?不可能的。

  不管宁从之对宁采臣有多好,都是为了将宁采臣变成一只官蠹,令宁采臣为其所用而已。

  果然,面对这种质问,宁从之只冷笑了几声,根本不屑回答,随即将目光转向了叶繁的胸口,死死盯着那个剑匣子。

  此时,他眼中的凶狠与贪婪终于不再掩饰了。

  那个剑匣子的用处,可比宁采臣所猜测的大多了!

  绝不仅仅只是对非人的东西有克制而已,它真正的用处……其实宁从之也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这个被所有妖精鬼怪都垂涎三尺的东西,必定有天大的好处。

  只不过,以往他想将它据为己有都不成功,现在它进了这小儿的胸口……

  只要他将这小儿吞噬了,那这个剑匣子自然就成为他的了!

  宁从之像要吃人一样,先前已经站在一旁的胡叔,忍不住上前了几步,再次挡在了叶繁的前面。

  他此行跟着小少爷前来金陵,就是为了保护小少爷的,他绝不能让小少爷受到伤害!

  叶繁叹息了一声,将胡叔拉在一旁,说道:“胡叔,就算你是有百年修为的狐狸精,也不是这个官蠹的对手,你且待在一旁。”

  要知道,官蠹是从尸山血海中诞生的,从诞生之时起,就比一般的妖精鬼怪强悍得多,又吸食各种官员的贪欲滋长,只要有官员的贪欲,它就不会消失。

  像宁从之这样的官蠹,已经完全成形,不知道有多大的本事。

  这样的怪物,岂是胡叔这样一个化成人形也不能掩饰自己周身毛的妖精所能抗衡的?

  胡叔:“……”

  小少爷怎么知道他是狐狸精?

  不应该啊,他掩饰得很好,绝不可能露出端倪,夫人也不可能将这个告诉小少爷。

  不对,这个时候重要的不是小少爷怎么知道他是狐狸精,重要的是他要保护好少爷!

  这个时候,门口的宁从之已经变化了,终于完全显出了他真正的样子,让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官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