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他们叫我九叔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阴棺

他们叫我九叔1 他们叫我九叔 3047 2020.07.01 00:31

  “叔叔~快来呀~”

  他的声音不停的传到我耳朵里,我的神志仿佛被迷惑了,一直跟着他往前走。我走得越远,他笑得就越开心。看着他开心的样子,我心里也好生喜欢。

  “等等叔叔,让叔叔抱抱你好吗?”

  说着,我双手伸直,做出要抱他的姿势,加快了脚上的步伐。当我追上他,正要抱起他的时候,他却突然消失了,又出现在前方不远处,还是那般的笑容与笑声。

  “叔叔~来呀~来追我呀~”

  我定睛望去,笑着摆了摆头,“调皮鬼!看叔叔怎么追到你!”

  嗯?我正要起步,却发现有一树枝挡在了我眼前。看着怪碍眼的,于是我伸手去把它掰断。

  可刚捏住树枝,手上就穿来了剧痛,我晃过神来一看,是一条青蛇!吓得我连忙松手,后退几步。刚刚那剧痛,正是青蛇咬了我一口,手腕上的两个牙齿孔正冒出鲜血。

  我这是在哪?

  我晃了晃有些不清醒的脑袋,望前一看,顿时冒起一身冷汗。悬崖!如果我再往前走几步,就一定会掉下悬崖摔死!

  我着道了?刚才那婴儿……

  我四处寻找着,却发现早已不见婴儿的踪影。一定是我心神不定,才会让邪魅有机可乘,今天是到底怎么了?怎么事事都不顺。

  “唉……”

  想到这,我哀叹一声,敲了敲这不争气的脑袋。

  “喂,干嘛那么自责呢?”

  忽然,我耳根响起了一女子的说话声。

  “谁?谁在说话?”我慌张了望向四周,可哪有什么人。

  这时,一只手拍打在我的肩膀上。

  “喂!”

  我猛然回头,一看,是一位背着竹篓的小伙子,长像眉清目秀,唇上有两撇八字胡。只是他的穿着很怪异,浑身上下都是青绿色的衣服,还有头上包着跟粽子似的头巾。

  “怎么?迷路了?”他微笑着,望着我的眼睛。

  我思索了会,心想我确实不知道现在在哪。但看他看我眼神,总觉得怪怪的,于是避开了他的目光,“是啊!兄弟你这是来上山砍材的?看你眉清目秀,不像是干这种活的人啊?”

  我这一问,他也犹豫了会,然后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不,不是,我是来帮我爹采药的。呵呵。”

  “哦……这样啊,那你忙吧。不过,还要麻烦兄弟给我指条下山的路。”说着,我抱拳行了个礼。

  “哎,相遇便是缘分。这样,我送你下山!”他翘起嘴,自信满满的摸了摸唇上的小胡子,给我带路。

  见这小伙子如此热情,我也不好拒绝,便追了上,和他并排走,“在下林九英,还未请教兄弟大名。”

  “呃……嘶……我叫李大嘴。对,没错,我叫李大嘴。”

  “李大嘴?”听到这名字,我有一点想笑,但忍住了。

  “怎么?有问题吗?”

  “没没没……只是感觉大嘴这个名字,跟你英俊的外貌实在是……噗……”

  说着说着,我实在没忍住,笑喷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失礼了失礼了。你爸怎么给你取个那么逗的名字,哈哈哈……”

  索性我也不在忍,开口大笑起来。

  而李大嘴为人却非常的宽容,丝毫不介意,或许是习以为常了。我和他就这样,一路有说有笑。

  到了山脚,有一条岔进林子的路,这条路我记得,顺着这条路转两个弯再往前走几百米就可以看到义庄。

  既然到了这里,心想也没必要再耽搁人了,于是客气的对大嘴说道:“大嘴,送到这就行了,下面的路我知道怎么走,真是麻烦你了。我还有事,来日,我一定去你家拜访!”

  说完,我行了个礼,没等大嘴作声,就朝那岔路走去。

  “哎哟,哎哟,哎哟……”

  嗯?

  “怎么回事?”我回过身一看,李大嘴正捂着肚子,痛苦地倒在地上。我连忙跑到他身旁,“大嘴?你没事吧?大嘴!”

  大嘴只是一个劲的喊疼,然后直接晕过去了。见此状况,我连忙将他背起,往义庄赶。

  当我背着大嘴到了义庄门口时,发现大门是虚掩着的。

  奇怪,关着门干什么?

  我推开门,慢慢地走了进去。只见院子的地上横放着五副沾满红色泥土的棺材,其中四副只是简单的用四块木板拼架而成,棺材板上已经烂了好几个洞。

  看到眼前的情景,我心想:那姓张的这么快就差人把棺材送过来了?

  不过看到这些棺材,我总算是明白了。难怪老伯家境会如此的穷困潦倒,这恐怕也是原因之一。

  但我再看剩下的那一副棺材时,我的想法即刻有了转变。

  这副棺材,棺椁粗大、厚实,色泽鲜明,尽管上面沾满了泥土,却掩饰不住它的华贵!这是上等的阴棺啊!

  嘶……这棺材好像在哪见过,不知为什么就想不起来……

  算了,想不起来就不想了。我的思路又回到了那副阴棺上。

  这真是老伯家的先人吗?怎么说这副阴棺的主人生前也是个大富大贵之人,他的后人怎么会如此落魄呢?这又让我想起了昨晚看到的墓局。

  四座坟把一座坟围在中间,起先我并未留意,现在算是明白了。风水,无论死者生前是贫是富,只要坟葬得好,后人的运势就一定旺。

  老伯家祖坟立在坡顶,依山望水个占一方,是极好穴位,按理说,后人一定会旺才对,可问题就出在那四副破棺材上。四副棺材的方位刚好是东南西北,这就等于阻断了中间棺材的地气。一座坟,不通地气,风水再好也枉然,适得其反,这穴位也会变成一处死穴。

  但这决对不是偶然,明显是有人暗中操纵。

  不过还好,如今棺材挖出来了,那四副破棺材也没必要再葬,选个好日子把那副阴棺葬了即可。只要过了今年,明年运势一定好转。

  “小芳?小芳?刘大哥?”

  我穿过棺材,来到正屋门前,四处寻找着小芳一家的人影,还有老伯和小慧也不见了。

  他们去哪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深思了会儿,才意识到大嘴还在我背上。先把他安置好再说。

  于是我把大嘴背进了正屋,把他放到床上。我把了把大嘴的脉,他的脉相很稳定,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就让他先躺着吧。

  他们到底去哪了呢?

  我走到卧房,发现他们的行李不见了,桌上,冒似留了一封书信。他们为什么突然不辞而别呢?我皱起眉头,打开了书信:

  九叔,我是小芳,谢谢您能够收留我们,也谢谢您当初救了我一命。我知道,张大迟早会找到这来的,所以,我不想连累您。您的大恩,等我敬完孝道,再回来报答您。

  “小芳……你怎么那么傻?”

  我把书信又放回桌上,忧愁地走出了卧房。

  等等,小芳他们走,为什么要带走老伯和小慧?小芳肯定没有说实话,她有什么要隐瞒我的呢?

  算了,大嘴还在屋里躺着,等他醒了,我再另做打算。

  “大嘴,大嘴?你没事吧?”

  我端了一碗水,来到床边。

  大嘴被我喊醒了,他揉了揉朦胧的眼睛,“我这是在哪?”

  “你送我下山的时候昏倒了,我把你带回了义庄。来,先喝碗水。”

  “谢谢九哥!”大喊冲我笑了下,客气的接过水。

  这时,天空隆隆隆响,打起了闷雷。

  糟糕!棺材还在外面!

  我走出正屋,往天空上一看,已经是乌云密布,过不了多久,这雨就会落下来了。

  “九哥,怎么了?”大嘴跨出门槛好奇的问到。

  “正好,大嘴!来帮我把这些棺材抬进正屋!”

  大嘴看着棺材迟疑了会儿,“好!”

  当我和大嘴正好把棺材全部搬进屋里时,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此时,天已昏暗了下来。

  “各位大哥大姐,开饭了!今日有新客人入住,如有打扰,还希望各位大哥大姐多多海涵。”

  我点了一大把香,像昨天一样,给每副棺材头插上。

  进香有很多规矩,其中有一条就是先入为大。先来到义庄的,先进香,后到的,则后进香。

  我手中的香,刚好够分给前面六副棺材。我来到供桌前,又点上了一把香。

  “大嘴,来,你也去给先辈们进进香。”

  “啊?”大嘴躺在床上,双手枕头,搭着二郎腿疑惑的看着我。

  “啊什么?来呀!”

  “哦!”大嘴身子一弹,跳下床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我将点着的香递到他手上,“去给我们抬进来的那五副棺材进香吧,记住,一定要诚心诚意。”

  “好!”大嘴笑着,很果断的答应了。

  我之所以让大嘴去进香,是怕他初来咋到,今晚会睡得不安稳。看着大嘴妥当的把香插进棺材头,我这才放心走出正屋,到柴房去给我俩做点吃的。

  大嘴见我出去了,便恢复了本态,她嘴角一翘,直起身来,拿着香随便往棺材头上一插,“吃吃吃,让你吃个够!你也是,你也是,还有你,你!”

  插完后,大嘴拍了拍手上的香渍,转过身去,正打算去看看我在做什么。

  突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