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花落花开自有时

花落花开自有时

花落花开.QD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05.07.27上架
  • 0.99

    连载(字)

3201位书友共同开启《花落花开自有时》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报到

花落花开自有时 花落花开.QD 5835 2005.07.27 10:33

    这是一个酷热难当的炎炎夏日,晓靖走在晒得滚烫的柏油马路上,汗流浃背。虽然撑着一把太阳伞,可以避免阳光的直射,但地面上腾腾的热浪却让人感到窒息和沮丧。

  刹那间毕业离校前种种离别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心中不免一阵伤感。阿华她们在做什么呢,她想到。阿华是同宿舍的好友,晓靖是宿舍里最后一个离校的,她把室友们一个个送走,然后又把宿舍里能处理的东西全部卖掉,留下一个干干净净的宿舍,甚至在学校的最后一个晚上她还是借住到老乡宿舍的。做这一切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不让那个管宿舍的老太太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离学校限定的离校日期还有好几天的时候,她就急吼吼地赶晓靖走,这让晓靖很不痛快。她知道老太太无非是贪图宿舍里遗留下来的物品,所以干脆把宿舍里能卖的都卖了,不管是室友的还是自己的,稍有价值的统统卖掉,最后连自己吃饭的饭盆都以五毛钱处理掉了,然后潇潇洒洒地拜拜了。

  嘿嘿,想到这里,晓靖不由自主地笑了。算了,不要想了,还是赶快找到单位报到吧,现在已经不早了,如果赶到那人家下班了,那就意味着要等到下个礼拜才能报到(今天是周末),就要在这个城市再多呆几天。这可不是晓靖所想的,她只想早早离开这个火炉城市,回到自己家过一个清凉夏天。晓靖的家在遥远的西北,虽然比较落后,但是绝对是个避暑胜地。

  其实事情原本不该这么糟的。晓靖上学的城市离这个城市只有三个小时的汽车车程,今天一大早晓靖带着简单的行李,怀揣着毕业派遣证、户口迁移证,乘车赶往这个城市,到达目的地时还不到中午。晓靖本想先去大姑家安顿一下,转念一想又没什么行李,还是抓紧时间去报到吧,这样顺利的话明天就可以买票回家了。于是就随便找了个小店吃了点东西当午饭,然后一路问过,终于在一个闹市区找到了派遣证上的单位,这时已是中午一点多钟了。晓靖满怀欣喜地闯了进去,见到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就自报家门,说我是今年新来的大学生,请问人事科在哪?中年男子很热心,告诉晓靖下午三点以后才上班,我先带你去会议室休息一下,上班后再带你去人事科。晓靖道了谢,随他来到会议室。会议室里空调开得很足,晓靖也真的累了,就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后不久,那位中年男子果真带着一位中年妇女过来了,他对那位妇女说,就是这个小姑娘,她说她是今年新分来的大学生。那位中年妇女打量了一下晓靖,说你把派遣证拿给我看看吧。晓靖拿出派遣证递上,中年妇女看着就笑了,说你不是我们单位的。晓靖一听就急了,说外面的牌子不就是这个名字么?中年妇女说你再仔细看看,这上面有“集团”两个字,我们是没有的。晓靖接过一看果真如此,那您知道我这个单位在哪么?在江北,中年妇女说。完了,晓靖当时就懵了。她想起来时路过的长江大桥,那岂不是离市区很远么?她开始埋怨自己,因为年初毕业实习的时候来过这个城市,当时自己也知道毕业的去向了,但是一直没有放在心上。那个时候应该打听一下单位的情况,要知道单位离市区这么远,还是选择另一个去向更好:留在上学的城市教书,虽然是个中专学校。后悔也没用了,又问了大致的公交路线,谢过他们,拎起行李走人吧。

  走出来一看表已经三点多钟了,晓靖按照问的路线坐了公交车,到了底站下来,环视一下周围,知道这就快到大桥了,要在这坐过桥路线的公交车。可是左瞧右瞧,不见车的影子。晓靖知道不早了,还是自己先走吧,边走边回头望。一直走到大桥底下,也没等到车。晓靖问一个环卫工人:“老师傅,某某集团还远吗?”“哦,远呐!”老师傅回答。 “那我走过大桥还远吗?”晓靖问。“呵呵,远得很哦,你走不行的,赶快到大桥上拦中巴车吧。”晓靖的心更往下沉了,原来过了大桥还有很远。无奈何晓靖走上了大桥,边走边望,望眼欲穿。当头是烈日炎炎,多亏了有把伞。就是这样,晓靖也有些吃不消,她甚至想到打道回府了,下个礼拜再来吧。想一想,都挨了苦了,就苦到底吧。正在想着心思,忽见一辆小中巴车缓缓驶过眼前,售票员还在不停地吆喝:“到XX就上车吧,三块钱啦!”晓靖一听,就是自己要去的地方,赶紧招手上了车,掏钱买了票。晓靖好不容易松口气,总算坐上车了,看看时间,应该能在下班前赶到吧。可是晓靖真的高兴得太早了,大桥还没过完,小中巴就抛锚了!起先售票员发动车里的乘客下车推车,虽然大伙都不情愿,还是勉强推了。小车在大伙的推动下好像又走了一段路程,最终还是发动不起来了。有的乘客不愿意了,说你退钱吧,我们要下车了。售票员说马上到桥底就可以修了,你们再帮忙推一下吧。就这样他们争论个不休,晓靖一想自己耗不起这个时间,钱我不要了,我下车再拦别的车吧。于是晓靖下了车,赶巧又有一辆中巴车过来,晓靖赶紧上了车,心里想这辆车千万不能抛锚啊。坐定后,晓靖掏钱买票,售票员问你到哪。晓靖说我到XX集团,售票员说那个集团大得很呢,你到哪下啊。晓靖一听也迷糊了,前面的中巴也没问这些就收了钱,她怎么知道到哪下呢。于是她对售票员说:“我是今年分配来的大学生,到单位去报到,你知道我应该在哪下吗?”售票员是个年轻小伙子,人还不错,想了想说你就在XX下吧,那个地方好像是集团公司的总部,你下了车再问问。晓靖谢了他,又看了看表,已经四点半都过了。晓靖想现在是夏天,下午应该是六点钟下班,应该还来得及吧。

  小中巴开得很快,晓靖两眼注视着窗外,眼见离城市越来越远,道路两旁都是农田了,还没有一点到的意思。晓靖的心也渐渐沉重起来,没有想到这么远,难怪那位老师傅说走是不成的。什么时候才能到呢,而且自己还不知道该去哪儿报到!时间一定来不及了,真是糟糕透了!晓靖心里一直在犯嘀咕,越发后悔起来。车子在一个路口拐了弯,又开了一会儿,速度没有刚才那么快了,晓靖看到四周有些楼房了,似乎是一个小城镇的模样。快到了吧,晓靖想着。“小姑娘,你下车吧,到那去问问!”车停了,售票员打开了车门,用手指了指路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晓靖看到的是一个宾馆,牌子上挂着那个公司的名字。晓靖赶忙道谢,拿了行李跳下车。

  在宾馆大门的问询处晓靖得到了准确的地址,报到的地方离这还有一站路,晓靖毫不犹豫地决定走过去。大约十分钟的光景,晓靖终于看到了报到的地方。那是一栋不起眼的楼房,很旧,只有四层,门口挂着XX集团公司总部的牌子。晓靖冲了进去,在入口的地方就看到有指示牌,写着‘报到请到三楼人事部’的字样。晓靖三步并作两步地爬上三楼,找到了人事部。大概快要下班的缘故,人事部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位中年女同志在,不等晓靖开口,她就问道:“是来报到的吧?快点,马上就要下班了,把派遣证拿出来!”晓靖拿出派遣证,那个女同志看了看,又在一个有很多人名字的花名册上找出晓靖的名字,然后对晓靖说:“你是研究院的,我打电话让他们劳资科来人接你,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说完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几秒钟过去了没有人接,再拨,还是没有人接。那位女同志很无奈地对晓靖说:“下班了,没有人,这样吧,你星期一再来好吗?”晓靖也没办法,答应了,可是没挪步。那位女同志想了想又问:“你有地方住吗?”晓靖连忙说没有,心想现在再回城里大姑家太麻烦了,还是就住在这,等星期一报完到再说吧。那位女同志拿起笔在一张纸条上写了一个名字,递给晓靖,说:“你到这个地方去住吧,是我们公司的招待所,离这不远,顺着这条街往前走就能看到的。住宿发票你留好了,回头可以报销的。”晓靖拿着纸条走出了大楼,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自己这两天怎么熬下来,回大姑家礼拜一又要赶到这,实在是麻烦得紧,唉!先去招待所住下再说吧,现在已经不早了。

  沿着街道走不多久,晓靖就看到了那个招待所,好像还挺大的。晓靖走进去,来到服务台前办理住宿手续。“你要什么房间啊?”服务小姐小姐问晓靖。“随便吧,只要能住就行。”“ 那三人间可以吗?要空调房间吗?”晓靖想说要,又一想自己身上的钱不多了,还要留下钱买回家的车票呢,于是说不用了,就普通的吧。那个小姐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说天这么热,还是住空调的好,反正可以报销的。晓靖没有理会她的话,拿了钥匙走人了。

  打开房门,房间还是挺大的,三张单人床、三个床头小柜,小柜上各有一个暖水瓶,外加一个电视机柜,上面放着一个大概是14寸的小彩电,。晓靖放下行李,准备洗漱一下,然后出去找点吃的,天快黑了。正在这时,两个女孩来到房门口,手里都拎着东西,一个跟晓靖差不多大,另一个显然要大一些。晓靖猜想大概是姐妹俩,姐姐来送妹妹报到的。果不出其然,那个年少的女孩张嘴说话了:“姐姐,我们就住这儿啊?好热啊!”看来这是三人间的另两位房客了,说话间姐妹俩已进了房间。晓靖心里有点高兴了,不用自己一个人住了,晚上不用怕了。晓靖收拾好出了门去找吃的,走出招待所的大门,左右看看,好像没什么商店,又顺着路走了百米左右,还是没看到什么小店,主要都是家属楼。心想算了,还是回去看看招待所里有什么卖的,随便垫垫肚子吧,晓靖记得刚才下楼时看到招待所里有卖东西的。回到招待所,晓靖买了包方便面和牙刷牙膏就上楼了。打开房门,惊讶地发现刚才那姐妹俩不见了,她们的东西也不见了。晓靖头脑一转,知道她们一定是去住空调房间了,心里不由暗自叹息,看来今天晚上只能自己一个人奋斗了!

  夏天的夜晚很热,而且没有一丝风。好在还有一个吊扇,吱吱牙牙地旋转着,但闷热的状况丝毫没有改观,风也是热的。

  晓靖因为热而无法入睡,就打开了那个旧彩电,信号很差,屏幕上尽是斑斑点点的雪花和模糊的人影晃动。虽然如此,为了打发时间,晓靖还是坚持看了,一边不停地用凉水洗脸、冲脚,以此获得一丝凉爽。时间一分分地过去,夜已深了,晓靖终于熬不住困乏,睡觉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晓靖迷迷糊糊中觉得房门那有响声,她一下清醒了过来,起身悄悄地走到门后,竖起耳朵听,什么也没听到。过了一会儿,晓靖确定什么也没发生,这才发现刚才自己睡觉前连房门都没反锁,更为后怕的是这个房门竟然没办法反锁!怎么办呢?晓靖环视左右,只能拖个床头柜抵在门后了。费了不少力气,晓靖拖了一个来。再拉拉房门,好像还不安全,于是晓靖一不做二不休,又拉了一个单人床抵在柜子后面。最后,晓靖又拿了一个暖水瓶放在那张床上,一个放在了窗台上,窗户是开的。晓靖终于安安心心地躺在了自己床上,还不忘拿出把小刀塞在枕头底下,那是室友落在宿舍里的。

  第二天晓靖醒得很早,起床的第一个决定是回城里大姑家,她不想再这样担惊受怕地呆下去了。临近中午的时候,晓靖终于坐在了大姑家。大姑一家都很热情,虽然以前的多少年晓靖对大姑一家都没什么印象和接触,仅限于看到父亲和大姑的通信而已。

  在大姑家的两天晓靖哪也没去,天太热了,她一直是怕热的。礼拜一晓靖原本打算早早去单位的,可是大姑生病了,要晓靖去给她买些药回来。晓靖自然不能推脱,买了药回来已不早了,晓靖急急忙忙地往单位赶。这回驾轻就熟了,倒没费多少周折。可是到那人家中午也下班了,晓靖就呆在总部大楼等着下午上班。

  下午一上班,晓靖就直奔人事部。还是那位中年妇女打了电话,说一会儿单位来人接你,让晓靖在那等着。就在等的空闲,晓靖看到几个跟自己一样来报到的大学生,也知道了这个集团有很多的下属单位,晓靖去的就是什么研究院。

  过了很长时间晓靖才等到那个来接自己的人,是研究院劳资科的一位男同志。他四十岁左右的模样,看上去很和善。一见面就说对不起,本来是找车来接的,但单位的车不在,等了很长时间也没等到,所以只好自己来了等等。晓靖跟着他走出大楼,心想也不知道研究院离这远不远?

  “小林,我骑车带你好吧?”那位男同志说。晓靖知道他姓候,但不知道怎么称呼才合适。

  “不用不用,我自己走就行。”晓靖连忙谢绝。

  “别客气了,快点吧!”候同志不由分说,将车停在了晓靖面前。晓靖一看不接受不行,就只好跳上了车。路程倒是不远,大概也就两站路的光景,但是天气真的很热,晓靖在车后看到他的衣服都湿透了,而且蹬车的样子还是有些吃力的。好歹自己也有一百斤上下,晓靖真的好几次想跳下来,都忍住了,因为那个候同志还有一句没一句地问些问题。比如你是哪个学校的,你家在哪等等。晓靖一一回答了。当听到晓靖的家在遥远的西北时,他说了一句:“呵呵,我们院去年分来的也有一个是XX的,你们是老乡啊!”“哦......”晓靖礼貌地应了一声。

  就这样总算到了研究院,跟晓靖心里想象的实在有很大差别。原本以为应该是个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地方,其实不然。四周都被工厂包围着,那些高高大大的烟囱里冒出的不是棕色的就是黄色的烟,有很强的刺激性。地下管道纵横交错,也有冒东西的,好像是蒸汽。来来往往有很多运化工产品的大卡车,尘土落下又扬起。一时间,晓靖掩饰不住自己的失望。

  晓靖被带到了劳资科,办了报到手续。晓靖当下就想回城里,结果被告知不能走,因为明天要去汽车西站拿晓靖托运的行李,晓靖没办法只好住了下来,她没想到这是另一个悲惨之夜的开始。

  晓靖的住处是一个小平房,里面只有一张床,连蚊帐、风扇都没有。更让晓靖难以忍受的是蚊子很多,因为平房后面有一条小水沟,夜间能清清楚楚听到水流声。闷热加上蚊虫的叮咬,让晓靖快要发疯了。她拿出随身的风油精往身上猛擦,希望能有点作用。但是显然那些蚊子要么很久没有见到人了,要么对风油精不在乎,反正晓靖的身上、腿上被咬了个遍,即使晓靖穿着裤子都不能幸免。就这样,整整一夜,晓靖与蚊子做着艰苦卓绝的斗争,实在困得不行了就睡会儿。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晓靖飞也似的奔到了门外,再也不想进去了。看看自己的那瓶风油精,几乎都抹没了,身上满身风油精的味儿。

  上班了,晓靖和另一个分配来的男孩子一起,由行政科的人带着去汽车西站领自己的行李。汽车差不多绕了半个城市,才找到那个所谓的西站,一路上晓靖一直是迷迷糊糊的。她只希望早点回到大姑家,好好地睡一觉。当回到单位时,已是中午时分了。晓靖在职工食堂里吃了饭,准备晚些时候就回大姑家。偏偏被通知说要等到明天行李放入仓库才可以走,晓靖想起昨夜的悲惨之状,实在没有勇气再呆了,于是把行李拜托给那位男孩子,逃也似的离开了。

  晓靖回到城里马不停蹄地去火车站买了回家的票,就是当天晚上的。然后回到大姑家,告诉了大姑,收拾了行李。

  凌晨2点晓靖终于坐在奔驰的列车上,回家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