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大清贵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迁居永寿宫(下)

大清贵人 尤妮丝 2083 2019.03.29 14:00

  宫里人,有的是耳目伶俐之人,第一时间便得了准信儿。皇上钦赐贵人姚佳氏迁居永寿宫,这本就不曾藏着掖着,虽无明文圣旨,但也是正式下了口谕的。

  永寿宫一直无人居住,除了有几个洒扫宫人负责日常维护,可谓是冷冷清清。因年前才刚够修缮完工之故,倒也华丽崭新,基本的家具摆设都是有的,搬过来就能住,倒也不需要费时费力捯饬。

  御前的首领太监苏培盛忙活活跑去内务府,挑选了灯火上人、锅灶上人、针线上人各八人和二十来个粗使的太监宫女——这基本就是一宫必备的配置人员了,素来都是听命于主位娘娘。若无主位的情况下,则听命于这一宫位份最高之人,也就是即将搬迁过来的贵人姚佳氏了。

  这么大的动作,想不知道都难。

  六宫众人纷纷开始琢磨这位平日里连面都不露的老贵人是怎么冷不丁得了圣心,日后又该如何应对……

  这一夜,怕是许多人都翻来覆去睡不好了。包括咱们的四爷陛下,灌了两碗安神汤都睡不着,睡不着便索性回想一下这个姚佳氏……

  自诩记忆力过人的四爷陛下,也着实回想不出太多有用的信息。

  他只记得姚佳氏是与宁嫔同一年入府,然后……好像染了恶疾,便渐渐将这个侍妾格格遗忘在角落里了……

  朕……好像一次都没召幸过她?

  胤禛叹了口气,好歹是正经选秀的出身,毫无过错却被他一直冷落……

  胤禛想,不管这姚佳氏是否能治他的失眠,朕都会给她些许宠爱,只当是补偿这十多年的冷落。

  “姚佳氏……”胤禛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什么,下一秒,他霍然从龙榻上爬了起来,他双眸几欲迸出,眼中透着见了鬼似的神情。

  姚佳氏不是应该已经——病殁了吗?

  康熙四十九年的冬天,病逝于王府!因为种种意外,他在康熙四十七年即位,曾经的康熙四十九年,就等同雍正二年!

  可如今已经是雍正三年的二月!!

  尤记得当初,乌拉那拉氏突然来禀报,说姚格格病殁了,因是他后院里唯二的满人,所以丧礼办得还算隆重体面!

  胤禛眼里满是不可思议,他应该没有记错年份!

  可如今,本该在去年冬天病殁的姚佳氏,如今却还活的好好的!

  “见鬼!”胤禛低骂了一声。

  到底是见过无数风浪、又两世为人,胤禛很快就回复了平静,自他重活一世,的确有很多人的命数被改变,连皇考都病逝在了废储后的冬天,早夭的弘昀也因他格外上心而免于幼殇,因为他提前登基又坚持守制三年,这个时候本该怀有弘历的钮祜禄氏也至今不曾……

  想到弘历,胤禛压下心底那抹暴戾,心想,姚佳氏没有病逝,或许只是因缘际会。毕竟如今他是天子,天子嫔妃终究比王府后宅一个侍妾要贵重许多,或许正是因此,姚佳氏的命运才被改变了。

  这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懋嫔秉性如何,他一清二楚,有这么个主位,只怕不会对姚佳氏的病太过上心,太医院那群狗奴才也是拜高踩低的……

  姚佳氏的境遇,应该与王府之时,没有太大区别才是。

  风寒,本不是什么绝症,真正要了姚佳氏性命的,应该是多年冷寂后萌生的绝望,在病中心如死灰,所以才未满三十遍病殁了。

  可如今,姚佳氏熬过了这场病。

  他是否可以怀疑,这个姚佳氏不是原来的姚佳氏呢?

  “她……也跟朕一样吗?”胤禛口中喃喃。

  忽的,胤禛想起今日姚佳氏那副战战兢兢的模样,他顿时明白了,姚佳氏并不是畏惧懋嫔,他畏惧的是……

  “是朕。”

  胤禛眼底一片清明。

  “原来如此。”胤禛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原来如此,原来是与朕有着相同的际遇。

  这个秘密,胤禛原本是打算带进坟墓的,如今有一个知他之人,感觉似乎也还不错。

  姚佳氏那般惶恐不安,是怕朕杀了她吗?

  胤禛忍不住发笑,朕还不至于赐死无罪无过的嫔妃,即使她知道了朕不能对人言说的秘密,终究只是个弱女子而已,知道再多,对朕也丝毫构不成威胁。

  “朕有那么可怕吗?”胤禛嘴里嘀咕着,转念一想,朕这两世,都不曾心慈手软过,旁人会畏惧也不稀奇。只是朕,何曾为难过无辜妇人?

  此时此刻,姚佳欣倒是好睡,浑然不知自己的马甲已经被四爷拔掉了半边儿。

  翌日,姚佳欣起了个大清早,搬家的事儿用不着她出力,只是照规矩,她理应去正殿向懋嫔辞别。

  于是照旧梳洗打扮,穿这件七成新的天水碧云缎旗服,便径直去了正殿。

  迎上来的是懋嫔的大宫女砗磲,这砗磲一脸的笑容:“贵人来了,娘娘正和宁嫔娘娘说话呢。”

  姚佳欣一愣,隔壁储秀宫的宁嫔来了?这倒不奇怪,宁嫔时常来串门,可说是咸福宫的常客了,但懋嫔宁嫔多年不对盘,想也知道里头正打嘴仗呢。

  姚佳欣有些想缩,但转念一想,宁嫔此来,肯定是听说了她要迁居永寿宫,所以特意来看懋嫔笑话的。所以没见到她,宁嫔是不会走的。

  叹了口气,对砗磲道:“烦请通禀娘娘,就说我来辞行。”

  砗磲笑容和气中透着谄媚:“贵人请稍等,奴才这就去通报。”

  姚佳欣暗道,这个砗磲的态度也改观了很多啊……是啊,她若只是个在懋嫔手底下讨生活的老贵人,懋嫔身边大宫女自然没必要太谦恭,可如今她要挪宫了,而且貌似要翻身得宠了,那砗磲一个宫女自然就得罪不起了。

  果然是个人精啊,姚佳欣心底咕哝。

  片刻后,砗磲笑容可掬地来请她入殿,还特意低声提醒:“宁嫔来者不善,贵人小心。”

  其实她要小心的哪里是宁嫔,而是懋嫔才对。不过砗磲的提醒没问题,宁嫔肯定是要用她来嘲讽懋嫔,懋嫔若是因此给她脸色瞧,的确是有些不妙呢。

  姚佳欣低眉顺眼走进了殿中,便听见了宁嫔咯咯的笑声,“哟!姚贵人请安来得真早。不过也难怪,这可是最后一次请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