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大清贵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潜邸恩怨

大清贵人 尤妮丝 2319 2019.04.12 19:00

  皇后乌拉那拉氏与齐妃李氏,那是打潜邸的时候就撕逼了不知多少年的死对头了。

  想当年,齐妃还只是个侍妾的时候,就先嫡福晋乌拉那拉氏一步有孕,只不过很可惜李氏第一胎生的是个女儿,也就是如今的怀恪公主。

  当年,众多皇子嫡福晋中,乌拉那拉氏可说是极幸运的了,她十岁嫁给了十三岁的四阿哥胤禛,年龄上可说是有点吃亏的,只能眼睁睁看着其他年岁大侍妾先有了生养——也就是李氏和宋氏,可这两个侍妾运气都不怎么好,先后三胎,都是小格格。

  四爷的嫡长子终于还是从乌拉那拉氏肚子里生了出来,一举得男,当年不知让多少皇子福晋羡慕嫉妒恨。想想那位连生四个女儿的大福晋、想想那连个女儿都生不出来的八福晋,四爷福晋真真是人生赢家了。

  唯独不完美的一点就是——大阿哥弘晖落地不过三个月,二阿哥弘昐就出生了——而生母恰恰就是最得宠的格格李氏。

  这个李氏也真真是个生育能人,两年后又怀了第三胎,值此大喜之际,四爷也正式上了折子,请封李氏格格为侧福晋。一时间,李侧福晋可真真是荣宠加身、风头无两。

  但是,俗话说得好,乐极生悲啊。

  李氏的二阿哥弘昐偏偏在这个时候夭折了,失子的悲痛让李氏动了胎气、见了红,以至于肚子里这个孩子后来竟早产了,还落得体弱多病——这个孩子就是如今的三阿哥弘昀,常年汤药不离口,注定是无法承继大统了。

  李氏的两个儿子,一个夭折,一个病弱,唯独嫡福晋的大阿哥健健康康,一天天长大,只等着被册封为世子的那天。

  乌拉那拉氏的未来,朝着最美好的方向发展。

  只可惜,好景不长——大阿哥弘晖,在康熙四十三年的春天,突然染上痢疾而夭亡,这一年大阿哥才八岁。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大阿哥染上痢疾病重期间,李氏又诞育下了一子,也就是如今的四阿哥弘时。

  一个沉浸在失去独子的悲痛中,另一个却刚刚诞育了一个健康的儿子。

  啧啧,想想这两人的经历,姚佳欣就能脑补出一出精彩绝伦的宅斗大戏。

  姚佳欣忽然一个激灵,不对啊,四爷陛下不是重生的吗,为什么他没有保全大阿哥和二阿哥?

  若说四爷是力有未逮——姚佳欣倒是不信了。四爷陛下明明对三阿哥弘昀十分上心,这个本该夭折的孩子,应该就是四爷陛下出手保住的。

  姚佳欣忽的心头明亮,四爷陛下没能挽救大阿哥和二阿哥的唯一原因只可能是——四爷重生的时间点,应该在这两个孩子夭折以后。

  也就是说,四爷陛下实在康熙四十三年春天以后重生的。

  这样一来也就解释得通,四爷陛下为何在一废太子中大放异彩了。一废是在康熙四十七年,四爷陛下谋划四年,当然足以让废太子再无翻身机会,同样也让他自己取而代之,入主东宫,再以储君身份继位,成为不再被质疑正统的雍正帝。

  不过,康熙会驾崩在废太子后那年冬天,这点也让姚佳欣很在意。

  这到底只是蝴蝶效应倒是的意外,还是……四爷陛下对自己的皇父做了什么?

  姚佳欣心里打了个激灵,不会的,四爷那么能隐忍,当时已经是太子的四爷完全可以走稳妥路线,没必要做那么冒险的行为。

  这时候,皇后的矜傲的声音响起:“姚贵人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姚佳欣瞬间回过神儿来,连忙起身福了一福,虚弱地说:“婢妾只是有些精神不济,还请皇后娘娘降罪。”

  齐妃挑眉打量着姚佳欣的那瘦弱的身板,她扬声道:“姚贵人体质羸弱,精神不济也是有的,皇后娘娘最是宽仁体恤,哪里会真的怪罪?”

  虽说齐妃这话给姚佳欣解了围,但更是挤兑了皇后。

  皇后的目光嗖地扫向齐妃,她深深道:“齐妃还真是了解本宫的心思啊!”

  齐妃嘴角翘起:“臣妾与皇后娘娘一起服侍皇上多年,自然是最了解您的人!”

  一时间,姚佳欣仿佛能看到这两个女人的视线交击处,都能对峙出火花儿来了。

  这后宫,仍旧还处于皇后、齐妃两巨头势均力敌的状态,年妃还在湖广老家当萝莉,日后的乾隆老妈钮祜禄氏,如今还只是个不起眼儿小陪衬,连半句话都不敢多嘴。

  走出景仁宫的时候,日头已经老高,姚佳欣的肚子已经咕咕叫了。

  这请安,虽然精彩,但可真耽误时间。

  二月底的阳光,明媚灿烂,却不会太灼热,照在脸上,很是舒服。在阳光下,姚佳欣那张白嫩中透着苍白的小脸竟堪称无暇——明亮的太阳光下,最能照出肌肤的瑕疵。齐妃李氏看着姚佳氏那堪称完美的脸蛋,不禁有些吃惊,一个快三十岁的女人,竟能如此细腻的肌肤……

  一身崭新的宝蓝色妆缎旗服和头上那金累丝的首饰,在太阳光照之下,都是异常华美粲然,眼前这个纤细羸弱的女子,这样通身的打扮,竟是贵气难掩。齐妃的目光有些复杂,她妒忌姚佳氏这样的年纪竟然还能有这般容色且再度获宠,但又觉得这不过就是个老贵人,还能有多大造化?

  齐妃虽心生妒忌,但终究是轻视姚佳欣的。

  姚佳欣正想着得赶紧回永寿宫,今日的朝食她提前吩咐了郭善做樱桃肉和清蒸蟹粉狮子头呢,所以没有察觉齐妃那异样的目光。

  这时候,齐妃突然开口了:“姚贵人不如去本宫的承乾宫坐坐?”

  姚佳欣一愣,看样子因为她怼了皇后一句,所以齐妃生出了拉拢之心?

  齐妃的位份足足比她高两级呢,齐妃相邀,她若是拒绝,可有点不识趣,可若是应允……她好饿啊,好像回去吃早饭啊。

  这时候,只见耿贵人笑着道:“齐妃娘娘还真是心急,只不过姚姐姐才刚病愈,今早早起来请安,已经很乏累了。”

  齐妃挑了挑眉,她方才殿中才说了姚佳氏体质羸弱、精神不济,如今的确是不能又改口、硬让她去承乾宫做客,的确是她心急了些。

  齐妃淡淡一笑,“那就算了。”

  姚佳欣松了一口气,连忙屈膝道:“若娘娘不嫌弃,等婢妾身子好些,自当前去拜见。”

  这幅谦和之态,让齐妃很满意,“本宫也不是那不通情理之人,本宫不急于一时。”说罢,齐妃步履蹁跹,登上了那顶华美的肩舆,悠然远去。——明明承乾宫离着皇后的景仁宫辣么近,还需要做肩舆?

  心中吐槽了一下,姚佳欣笑脸看着耿氏,“多谢耿贵人为我解围。”

  耿贵人一脸柔和,“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旁边的钮祜禄贵人趁机道:“姚姐姐,咱们三人既然同路,不如一起吧。”

  被邀同行,姚佳欣没有理由拒绝,便笑着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