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大清贵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觐见中宫

大清贵人 尤妮丝 2316 2019.04.12 14:00

  “最近太医院很是忙碌。”胤禛凉凉的声音响起。

  “是。”张起麟不敢多言,太医们可不是忙坏了么,尤其是擅长妇产千金的那几位……

  虽然胤禛也觉得该对子嗣的事儿上心些了,但是看到后宫里,上至皇后下至答应一个个都这般迫不及待,胤禛觉得相当不悦!若是底下那些没经历过场面的嫔妃也就罢了,堂堂皇后居然带头……

  胤禛深吸了一口气,暂且压下了怒火。说到底,这一切都是自他命黄岐为姚佳氏调理身子之后而起……除了齐妃和懋嫔,一个个竟红了眼般,实在是丢人现眼。

  “万岁爷,体顺堂和燕喜堂都已经拾掇妥当了。”张起麟毕恭毕敬禀报,这两处万岁爷年前就叫重修养心殿的东西耳房,是预备着作为后妃侍寝之地。——很明显,东耳房体顺堂是留给皇后的,西耳房燕喜堂是给嫔妃的。

  “知道了。”胤禛脸色冷漠依旧。

  张起麟又小心翼翼提醒了一句:“姚贵人的绿头牌……尚未挂回去。”

  胤禛不由一愣,“永寿宫没派人去敬事房知会?”

  张起麟微笑着说:“尚且不曾。”

  胤禛不由想起姚佳氏用膳时候进得极香的样子,这个女人……脑子里该不会就装了吃食吧?难道永寿宫伺候的奴才也没提醒一二吗?

  其实素雨早就提醒过姚佳欣了,姚佳欣表示不着急,因为若是报了病愈把绿头牌挂上去,可就少不了要去景仁宫请安了。面见四爷陛下大老婆这种事情虽然不可避免,但能晚一日,她就能多睡一日懒觉,何乐不为呢?

  张起麟晓得万岁爷对这位老贵人何其上心,只怕除了服立刻就会翻她的牌子,若是到时候见不到这位绿头牌,万岁爷雷霆震怒,他只怕也要跟着吃挂落。

  张起麟道:“要不奴才去敬事房通知一声?”

  胤禛淡淡“嗯”了一声。

  翌日一大早,姚佳欣正在用早点,便得知了一好一坏两个消息,都是来自御前的。

  好消息是眼前这位笑呵呵眼睛眯成一条缝的白胖太监郭善,以后就是她的专职厨子了。

  “奴才擅做苏菜和浙菜,拿手菜是东坡肉、樱桃肉、水晶肴肉、三丝敲鱼和清蒸蟹粉狮子头!”

  姚佳欣一听是那位樱桃肉公公,得嘞,这厨艺肯定一绝,听着郭善报菜名,她都要流口水了。

  毫不犹豫立刻就点了樱桃肉,其余的让郭大厨师自行发挥去。

  今日的朝食,姚佳欣可谓是大饱口福,那樱桃肉原本还遗憾不知何时能再吃到,没想到才过了一宿,四爷陛下就把这个做樱桃肉的掌勺太监赏赐给了她。

  四爷陛下大恩大德,实在是无以为报啊!

  吃了一盘子樱桃肉姚佳欣心中无比感激。

  就在这时候,坏消息来了。

  王以诚满脸欢喜地走进来,“恭喜小主,万岁爷亲自发了话,叫敬事房把您的绿头牌给挂回去了!”

  姚佳欣:……四爷陛下这是很想睡她吗?

  这点她倒是不反对啦。

  可是……绿头牌挂回去,代表已经病愈,那中宫请安自然是没有理由懈怠了。

  一想到卯时三刻就要去景仁宫请安——姚佳欣很头疼,卯时三刻啊!用现代的时间来陈述,就是五点四十五分!没错,丫的还不到六点钟!

  亏得如今是春日里了,要是冬天,呵呵,根本天都没亮呢!

  皇后凉凉,您就不能多睡会儿觉么!

  唉,今晚早点睡吧,不撸猫和狗了。

  值得一提的是,她只是个贵人,交通工具只有一样儿——就是她的双腿。肩舆、暖轿这些交通工具,是嫔位以上才能享用的。

  永寿宫在东六宫,皇后的景仁宫在西六宫,这路程……想想就觉得腿发软!

  自打搬来了永寿宫,她已经不去西花园溜达了,因为距离实在太远,改成在每日在永寿宫的庭院里遛弯赏花。

  突然要挑战这等远距离行走,姚佳欣为自己的腿和脚默哀。

  姚贵人这个窝在永寿宫的老贵人,终于要在六宫众人跟前露面了,一时间,不知多少人如打鸡血般精神抖擞。

  每日向中宫请安,是嫔妃的应有之义,只不过却也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资格的。

  虽说如今四爷陛下嫔妃不多,都加起来景仁宫正殿也装得下,但总得为长远考虑,毕竟三年一选秀,后宫成员只会原来越多。因此皇后一早就定了规矩,贵人以上每日请安,贵人以下的常在、答应未经宣召,无需请安。

  姚佳欣的位份正要杵在够格请安的档次上,只不过她这个老贵人貌似也没去景仁宫几次,打万岁爷登基以来,她这个老贵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至少三百天病歪歪。

  打明日起,就要跟六宫的塑料花姐妹们过招了。

  姚佳欣觉得亚历山大。

  尚未除服的这段日子,她被动刷足了存在感——挪宫永寿、恩赐不断还有四爷陛下短时内三度驾临——诶,四爷三次驾到、好像两次是来睡午觉来的?

  “嗯……”没听说四爷陛下有去嫔妃宫里睡午觉的习惯啊。

  难道说……

  姚佳欣揉了揉眉心,隐隐觉得有些接近真相,但又怎么也抓不着。

  算了,有那闲工夫,还是好好想想明日觐见中宫,该如何应对吧。

  一夜无梦到天明……啊不,天不亮她就被素雨从温暖的被窝里给刨了出来。

  QAQ,早起好痛苦。

  姚佳欣觉得自己的此生挚爱绝对是床无疑了。

  离开了挚爱的怀抱,姚佳欣很桑心很郁闷。

  “小主,已经是卯时了!再不赶紧着些,可就要误了中宫请安了!”素雨急吼吼道。

  姚佳欣不由一个激灵,困意全消:“梳个简单的两把头即可!”她可没那闲工夫仔细打扮。

  于是,身边的几个宫女飞快忙活了起来,素雨负责梳头,浓云负责给她上妆。

  永寿宫的两个小宫女麻利捧了一套崭新的旗装——宝蓝色织金妆缎的袍子,宝相花缠枝纹,特意避开了大红大紫的,但这宝蓝色冷冽又贵气,气场丝毫不逊色。

  姚佳欣忍不住嘀咕:“这颜色会不会太张扬了?”说到底,她只是个五品贵人而已。

  素雨正拿着之前皇上赏赐的金累丝镶红宝牡丹钗往姚佳欣的两把头上插,她正色道:“小主,中宫请安谁不是精心装扮?何况——您这些日子还不够张扬吗?”

  听了这话,姚佳欣有点慌,貌似她最近的确是很张扬啊!氮素——这都是四爷陛下一手造成的,又不是她想搞事情!

  只不过作为受益者,她没什么资格抱怨。

  “嘶——”姚佳欣突然觉得头上坠疼,对着镜子一看,原来是素雨拿了一只沉甸甸的金累丝满池娇挑心往她发髻正中戳呢!

  “这个就算了!”姚佳欣飞快把那沉得压手的挑心拽了下来,看着镜中自己两把头两边上那成对金累丝牡丹钗,“这样就行了!”

  她可不想自己的脑袋便成移动珠宝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