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大清贵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四爷驾到(下)

大清贵人 尤妮丝 2186 2019.03.26 19:00

  “万岁爷要来,小主您赶紧拾掇拾掇准备迎驾吧!”急匆匆跑进姚佳欣的书房。

  姚佳欣手一抖,直接就坏了一张刚写好的金刚经,“皇、皇上要来咸福宫?”那位重生的四爷、雍正陛下要驾临?姚佳欣小心肝乱颤。

  “是啊!”素雨飞快道,“您赶紧换一身体面些衣裳,再好生捯饬一下妆容!”

  “皇上怎么会来咸福宫?”姚佳欣犹自觉得不可思议,明明都好几个月没来了,怎么突然就要来?该不会是……她掉马了吧?

  姚佳欣小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素雨略一思忖,道:“许是懋嫔娘娘抄经祈求圣体安康,打动了皇上?”

  姚佳欣一想,也是,懋嫔毕竟打潜邸早起就侍奉的旧人了,之前又是给两个女儿抄经超度,如今又给皇上抄经祈福的,做足了慈悯贤良的姿态,皇上因此可怜懋嫔,来看望一下也不稀奇。

  “这样的话,皇上是来看望懋嫔娘娘,我……去了合适吗?”姚佳欣抬眼打量了素雨一眼。

  素雨一怔,明白自家小主这是怕懋嫔不喜,“可是,皇上驾临咸福宫,小主也是咸福宫的嫔妃,按照规矩,理当前去正殿接驾。”

  面对一位重生大佬,她才不想去会面!万一掉了马甲,那可是要命的事儿!虽说雍正陛下十有八九记不住她这个无宠老贵人,但若是露面露得多了,露了馅儿怎么办?

  姚佳欣沉思了片刻,便道:“可是我如今正在养病,若是过了病气给皇上,这个罪责我可担不起。”

  素雨道:“小主,您的病早就好了,就是身子虚弱些,不妨事的。”

  姚佳欣摇了摇头:“自打年前,我便因染病,懋嫔娘娘叫敬事房把我绿头牌撤了下来,中宫请安也一并免除。如今在外头眼里,我自然是痼疾未愈。贸贸然面圣,怕是不妥当。”

  素雨一愣,她倒是忽略了这事儿了,因懋嫔娘娘没发话,敬事房自然不会主动把小主的绿头牌挂回去,中宫那里,懋嫔娘娘也不曾上报说小主身子没有大碍了……所以,小主至今仍然在“养病中”。

  素雨忍不住嘟囔:“懋嫔娘娘这个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姚佳欣忙嗔怪地瞪了素雨一眼,“不许胡说,我身子到底太虚弱了,能免于奔波景仁宫请安,都是多亏了懋嫔娘娘。”

  素雨一时没了主意,“那,小主不打算去迎驾了?皇上好不容易来咸福宫一趟,多难得的机会啊。”

  姚佳欣笑了笑:“我都这个年纪,难道还能获宠不成?急慌慌跑去皇上面前露脸,若是因此惹懋嫔娘娘不快,只怕就得不偿失了。”

  素雨咬了咬嘴唇:“那个玉珠……懋嫔娘娘只怕十有八九会……”

  姚佳欣低声道:“所以我就更不应该去坏了懋嫔娘娘的好事儿了。”说着,她又忙道:“不过我自作主张就不去了,似乎也不太好。你去一趟正殿,请示一下娘娘,就说我旧疾还未痊愈,是否可以免于迎驾。”

  素雨叹了口气,这不过就是走个过程罢了,“是,小主,奴才这就去。”

  正殿。

  懋嫔听到偏殿宫女素雨的请示,不由露出讶异之色,这宫里还没哪个嫔妃不想面见圣上呢!这姚佳氏还算识趣,懋嫔心中暗道,“也好,姚贵人身子虚弱,就呆在偏殿休息吧。待会儿若是皇上问起来,本宫自会为她解释。”

  懋嫔心中嘲笑,皇上怎么会问及姚佳氏呢?只怕早忘了宫里有她这个人了。

  “多谢娘娘体恤。”素雨忍不住瞄了一眼旁边的宫女玉珠,已然脂粉满面、香馥袭人,一幅轻佻样儿。

  素雨蹙了蹙眉,不敢置喙,屈膝蹲了个万福,便退出了正殿。

  懋嫔抚了抚满是珠翠的鬓角,那眼角瞥了那玉珠一眼,果然是姿色卓然,想必皇上也能入眼三分,想到此,懋嫔心里有些不舒坦。

  被懋嫔凉凉眼光扫过,玉珠露出了怯弱的神色,“娘娘,奴才怕是不行,不如等改日再……”

  懋嫔哼了一声,“眼看着就就要除服了,等旁人拔了尖儿,还有你什么事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玉珠忙垂下头,嘴角忍不住抿了起来,“奴才都听娘娘的。”

  午时二刻,阳光正好。

  正殿的殿门中开,懋嫔端然站在正中,身后是一干宫女太监,宫人们俱是垂手肃立,唯独那个眼珠子不住地朝着殿外瞥去,知道看到一抹明黄色的华盖,玉珠怦然心跳加速,脸颊绯红。

  懋嫔大喜,连忙快步走出正殿,迎上了御驾,“嫔妾恭迎圣驾,皇上万福金安。”身后的一众宫女太监更是早已跪了一地,个个匍匐着,连头都不敢抬。

  玉珠只看到一双藏青色的靴子,上头用金线绣了云龙纹,那龙在太阳底下熠熠生辉,晃得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胤禛扫了一眼这满地跪着的人,却并没有找到他想找的那个瘦削身影,不由蹙了蹙眉,瞧见懋嫔还未起身,他抬手虚扶了一把,“平身吧。”然后,便兀自大步走进了正殿中。

  “是!”懋嫔欢喜地应了一声,连忙跟上皇上的脚步,一边不忘吩咐道:“玉珠上茶!”

  “是,娘娘!”玉珠面含春色,已经有些按捺不住心头的悸动了,很快,皇上就能瞧见她的脸了,很快皇上就能瞧中她,她马上就能侍寝做小主了……

  懋嫔的殿中,满是醇厚的佛香,只是佛香太浓,胤禛忍不住皱了皱眉。

  再度扫了一眼殿中的人,除了懋嫔之外,便都是些宫女太监嬷嬷之流,那姚佳氏没来迎驾?胤禛脸色有些不佳。

  懋嫔见惯了皇上如斯脸色,忙微笑着关切道:“嫔妾瞧着皇上眼中有血丝,可是昨夜又没有睡好?”

  胤禛眼睛扫过懋嫔那敦厚温柔的笑脸,“你倒是很细心。”

  懋嫔笑容愈发柔和,“皇上向来勤于朝政,宵衣旰食,嫔妾本不该多嘴,可是……皇上也是嫔妾的夫君,嫔妾当然要对皇上处处细心,只盼着皇上能保重龙体。”

  胤禛心里有些烦躁,你以为朕不想保重、不想好好睡觉吗?可是,人人都觉得他是太过操劳,日夜忙于朝政,才耽误了安睡!

  胤禛心里有些气恼,但这种事情,他不愿意与人诉苦,那样显得他太没用,而且过于弱势。他不允许自己在女人面前露出弱态!

  “朕听说,你最近正在抄写金刚经,是要给朕祈福?”胤禛立刻转移了话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