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大清贵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你居然养猫!

大清贵人 尤妮丝 2485 2019.04.03 14:00

  一觉醒来,枕边多了个四爷大大,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睡迷糊了,做梦呢。

  姚佳欣揉了揉眼睛,她也很确定自己没看走眼,四爷陛下平躺在她旁边,两排乌黑纤长又微微有点翘的睫毛静静垂着,眼下还有一抹乌青,明显是昨晚又没睡好觉。

  枕边突然多了个男人,讲真,只要是个女人都会忍不住尖叫的吧?

  但姚佳欣却生生忍住了,严格来讲,四爷陛下还是她的合法丈夫呢,钻进她被窝是合法行为。

  何况,人家四爷陛下也没光天化日干别的,她身上衣服都好好的呢。

  她瞅了瞅睡在最里头的鸳鸯,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儿。

  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是……她觉得自己脑子有点昏昏的,那是午觉睡多了才会有点赶脚。

  话说,现在几点了啊?围子床被厚厚的云锦帐子遮蔽了大半光现,昏暗得紧,根本分辨不出大致的时间段。

  姚佳欣瞄了一眼睡得酣熟的四爷陛下,小心翼翼爬起来,绕到他脚下迈过去,然后掀开帐子,下了床。

  一下床,额滴妈呀!

  暗红色的夕阳映在西窗上!

  她居然睡了一个下午!

  可恶的素雨,不是说好了半个时辰就叫她起床吗?!

  姚佳欣一直深深怀疑自己上上辈子是二师兄投胎,平生最喜欢的就是吃和睡,如果不定闹钟,她能一口气睡上十二个钟头!本以为到了古代,有人形闹钟不必担心,没想到素雨这个人形小闹钟居然跟我玩罢工!

  哼,回头就扣你薪水!

  因围子床不算太宽敞,四爷陛下完全就是挨着床沿躺着,亏得四爷陛下睡态端正,若换了是她,早翻下床了。

  姚佳欣坐在脚踏上,先给自己穿上了花盆底鞋。

  “皇上,都傍晚了,您该起了。”姚佳欣轻轻推了推皇帝陛下的肩膀,实在不是她冒犯,都傍晚了,再不醒,难道要在永寿宫过夜?!

  四爷陛下,您距离除服可还有半个月呢!不能夜宿后宫啊!就算您真的只是纯睡觉,估摸着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四爷陛下睡得稳如泰山。

  姚佳欣:……猪啊你!

  “醒醒!皇上!”姚佳欣加大了嗓门,这一喊倒是真的把四爷陛下给喊醒了,可这声音大到外间的人也都听了个真真。

  张起麟、苏培盛、王朝卿、王以诚一干人吓得直打哆嗦!

  叫万岁爷起床,绝对是养心殿最危险的工作!不过幸好万岁爷极少睡过头,一般都是天不亮就醒了。

  万岁爷每天醒来的时候,永远是脾气最糟糕的时候!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多嘴半句!这位姚贵人,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胤禛幽幽醒来,虽然被吵醒有点不高兴,但是一觉饱睡之后,原本压抑阵痛的太阳穴已经舒缓平复,而吵醒他这个人又恰恰是给了他这顿安睡的人。

  所以胤禛也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加以责怪。

  姚佳欣忙道:“皇上,这会子都傍晚了,您要是再不起……”

  胤禛忙瞧了一眼西窗上映着的斜阳,只觉得金红一片,恢弘壮美得紧,胤禛一个翻身爬了起来,语气颇为感慨:“都这个时辰了啊……”

  姚佳欣瞧着四爷陛下似乎心情好不错,忍不住问:“皇上,您怎么会突然……”

  胤禛挑了挑眉头:“朕来永寿宫,你难道不高兴?”

  “额……”姚佳欣汗然,急忙:“当然高兴,只不过婢妾未能远迎圣驾,实在惶恐。”

  胤禛打量着侍立床头的姚佳氏,因未穿外袍,那身量显得更加纤瘦了,那张小脸上的确很是惶恐不安的样子。胤禛真要宽慰几句,却忽的听见床榻里头传出了“喵”的一声。

  胤禛脸色僵住了。

  姚佳欣:刚才忘了把鸳鸯抱下来了。

  胤禛僵硬地视线转移过去,只瞧见一只阴阳脸的肥猫,着实面目可憎得紧,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姚佳欣:“你、居然养猫?!”

  姚佳欣:这语气怎么好像我干了十恶不赦的事儿?

  姚佳欣小小声说:“宫里没有规定不许养猫……吧?”

  胤禛一噎,哪怕是皇帝,也不能不许旁人养猫,他还没不讲理到这个地步,但有生以来,胤禛这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嫔妃养猫!!而且,居然还养在床上?!

  鸳鸯不明所以,歪着胖滚滚的鸳鸯脸又“喵呜”了一声,然后身轻如燕从床上飞跃跳了下来——没错,就是从四爷的眼前飞跃过去的。

  鸳鸯稳稳落地,蹭蹭姚佳欣的花盆底鞋。

  胤禛脸色黑沉沉的:“那也不能让一个畜生上床!”——难道朕刚才居然跟一只猫睡了一个下午?!可恶!胤禛只恨不得灭了这只面目可憎的猫!

  见皇帝陛下发怒,姚佳欣连忙跪了下来,“回皇上的话,婢妾体质虚寒,抱着鸳鸯睡觉,是为了取暖。”——鸳鸯的确是最好的汤婆子。

  胤禛的火气一瞬间熄了泰半,因为冷,只能抱着只猫取暖……的确是可怜到了极点。

  胤禛常常吐出一口气:“怎么,底下克扣了你炭例?”

  姚佳欣急忙道:“炭自是够用的,只是被窝里冷,若用汤婆子,半夜便凉透了。”说完,她再度底下了头。

  胤禛一直体质偏热,从来没用过什么劳什子汤婆子,更何况养心殿有地龙、火炕,反倒是他一直嫌弃火炕太热,宁肯睡冷榻。胤禛也是晓得,女子体质偏阴寒,若是阴虚体弱的,就更加畏寒了。

  一时间竟无言责怪,瞧着姚佳氏跪在地上,瘦巴巴的,也不落忍,他伸手过去:“起来吧。”

  姚佳欣看着那只带着薄茧的大手,小心翼翼把瘦削的小手搁了过去,这才起身。

  胤禛顺手握了握那只小手,的确是冰凉的。

  被这么一只热乎乎的大手握着,姚佳欣有点不好意思,连忙道:“皇上,婢妾叫人进来伺候您洗漱更衣吧。”您再不走天都要黑了。

  胤禛淡淡嗯了一声。

  姚佳欣知道,自己总算是过了养猫这一关了,不过以后还是不要让鸳鸯上床睡觉了。

  张起麟苏培盛等人也是纳罕得紧,姚贵人如此冒犯万岁爷,居然没挨罚?而且万岁爷也似乎心情还不错的样子,一时间众人都明白,这位老贵人这是要一飞冲天了啊!

  胤禛洗漱罢,只觉得清醒了不少。

  姚佳欣也穿上了那件七成新的加棉杨缎袍子,顿时觉得暖和不少了,二月里的傍晚还是很冷的。她瞧见四爷陛下被宫人伺候着穿上藏蓝色缂丝江崖海水的外袍,缕金缂丝的纹饰,宛若雕刻出来似的,藏蓝的蓝色浑厚大气,绸缎的光泽透着华贵,合体的长袍衬得四爷陛下身形颀伟,周遭都是些低头哈腰的太监宫女,一时大有鹤立鸡群的既视感,四爷陛下目不斜视,黑沉沉的眸子凛然巍巍,檀色的嘴唇微抿——不但帅气,而且相当有气势——嗯,吊炸天那种。

  姚佳欣偷偷瞄着四爷陛下,却突然撞上了四爷陛下对过来的目光。

  顿时,她脸上有些尴尬了,偷瞄被逮个正着。

  四爷陛下嘴角翘了翘,湛黑的眸子打量了她的一通,忽的,那英挺的眉毛忍不住皱了皱。

  姚佳欣一时不明所以,“皇上,婢妾有什么不妥吗?”

  “没什么。”胤禛吐出这三个字,便淡淡道:“朕回养心殿了,你不必出来送了。”

  那感情好,我也不想出殿门挨冻,连忙屈膝恭送四爷陛下:“是,婢妾恭送皇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