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大清贵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欺人太甚

大清贵人 尤妮丝 2189 2019.03.22 14:00

  不出两日,小凌子便跑来咸福宫,据说是苏培盛的腿伤已经大好,所以特意叫小凌子替他来磕头谢恩。

  懋嫔果然好人做到底,又叫人拿了一支老参,叫小凌子带回去给他师傅补身子。

  小凌子千恩万谢才跪安,正要出咸福宫,却瞧见西角门处站着个宫女,那宫女面带微笑,显然是特意在此等候。

  “凌公公好,我是偏殿姚贵人身边宫女素雨。”素雨先自报了身份。

  小凌子露出不解之色,“素雨姑娘这是……”

  素雨笑容里带着几分深意,她低声问:“听说苏公公的腿伤已经没有大碍了,想必不日就能回御前伺候了.”

  小凌子叹了口气,“师傅如今吃罪了大总管,大总管只消说是病笃缠身,又如何能回御前伺候。”

  素雨笑着说:“苏公公伺候皇上二十余载,皇上早晚会想起苏公公的。”

  小凌子更愁楚了,一张脸跟苦瓜似的:“皇上日理万机,只怕一时半会儿是想不起师傅了。这时日一久,只怕会生出变故来。”

  素雨忽的近前一步,压低声音道:“所以,凌公公不能坐以待毙,得皇上早早想起苏公公来才是。”

  小凌子一愣,她如何不明白素雨的意思,只不过……

  “我只是个茶水间的烧水太监。”小凌子低声说,“没资格奉茶御前。”

  素雨低语说:“事到如今,小凌公公若还是不肯冒险,只怕是前途堪虑了,你可是苏公公的徒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事成了,苏公公也会念你的好。”

  听了这话,小凌子不由咬了牙,茶水房的管事太监,无非是拿不准苏公公是否还能回御前伺候,这才没把他给打发了,张大总管又一时半会儿懒得例会他这个小角色,所以才他能伏低做小在茶水房当差。若是师傅迟迟不能回去,只怕不必张大总管想起他这号小角色,茶水房的首领太监就得先把他给料理了!

  瞬间,小凌子觉得脊背发寒,不能再这么坐等下去了!小凌子郑重地拱了拱手:“多谢姑娘提点!”说着,小凌子看了一眼东偏殿的那紧闭的殿门,一幅感恩戴德的样子。

  小凌子心想,回去之后,得立刻使银子买通茶水房首领公公,好叫他去御前露个脸、求个情!小凌子不敢多耽搁,连忙辞别了素雨,便匆匆往养心殿方向去了。

  至于这御前如何明争暗斗,姚佳欣已经没有心思多加理会了,因为咸福宫的荤菜被断了。倒不是小厨房的问题,而是咸福宫份例的那些鸡鸭肉一应都没有送来,膳房的汤公公虽然厨艺不错,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凭空也变不出肉来。

  “庆丰司的管事太监说,懋嫔娘娘既然发愿要给两位小公主抄经百卷祈福,那自然要茹素斋戒,不可动荤腥。”素雨一大早便来禀报。

  姚佳欣耸了耸肩,问素雨:“懋嫔娘娘抄了多少卷了?”

  素雨低声道:“娘娘不过是做做抄经的样子,又没人监督,只怕是连一半都没抄完呢。”

  姚佳欣叹了口气,她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

  素雨低声道:“奴才方才瞧见,正殿的玉髓丢出来不少碎瓷呢。”

  姚佳欣忍不住笑了笑,“既然插手了御前近侍之争,就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还是小主未雨绸缪,提前叫汤公公置办了些腊肉、火腿,小主的桌上的荤腥断了不了。”说着,素雨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只可惜新鲜的鸡鸭肉是吃不上了,小主才刚病愈,身子正要补身子呢。”

  姚佳欣抿了一口枸杞茶,“不是还有火腿么,那也是温补的好东西呢。”

  素雨笑逐颜开:“前日奴才去瞧了,有一整根上好的金华火腿呢。奴才这就去通知膳房一声,让汤公公给您做一道蜜汁火方。”

  然而,不消两刻钟,素雨就灰头土脸回来了,面色很是憋屈:“小主……”

  姚佳欣正撸着鸳鸯,只听着素雨的语气不太对劲,忙抬头看了她一眼:“这是怎么了?”

  素雨咬了咬嘴唇,“那跟金华火腿……被姓汤的老东西,偷偷拿去孝敬懋嫔娘娘了!还说什么等回头跟补上!欺人太甚!小主素日里也没少给膳房打点,他竟——”素雨气结得说不出话来。

  姚佳欣沉默了三秒钟,“你……在膳房那边,没说什么冲动的话吧?”

  素雨眼睛有些泛红,“奴才知道小主的处境,所以自作主张跟汤公公说,那金华火腿您本来就是预备着孝敬给懋嫔娘娘的,所以不用还了。”

  姚佳欣叹了口气,“难为你,跟着我一起受委屈了。”

  素雨狠狠摇了摇头:“做奴才的,哪有不受委屈的?奴才不打紧,就是替小主觉得委屈,您好歹是个贵人啊!连个太监都敢欺负到您头上了!”

  姚佳欣心里当然也是不痛快的,若是那汤太监提前来说一声,让她把火腿让给懋嫔,她自无二话,可偏偏这个汤太监竟自己做主,拿个她的东西去讨好懋嫔!可不就是欺人太甚么!

  姚佳欣苦笑了笑:“太监如何?懋嫔娘娘如今不也是被个太监给欺负了吗?”若不是大总管张起麟发话,庆丰司能有那么大的胆子,敢直接断了咸福宫的荤肉份例?!懋嫔一宫主位尚且如此,何况是她了。

  素雨低声咕哝:“那是懋嫔招惹在先,小主您可没亏待汤公公!”

  姚佳欣眼睛突然有些阴霾,“是啊,我没亏待他,他却欺到我头上来,打着懋嫔娘娘的旗号,我自然不敢不给,但是……却也不能白白给了。”

  素雨一愣,“小主,您打算如何?”

  姚佳欣淡淡一笑,“帮我梳妆,咱们去正殿请个安。”原想着这两日懋嫔脾气不佳,她想躲几日的,可既然有人连躲清闲的日子都不给,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小奶猫啊!

  小奶猫鸳鸯抬头“喵”了一声,奶甜奶甜的。

  咸福宫后头膳房,肥头大耳的汤太监躺在躺椅上,跟个弥勒佛似的大肚子高挺,旁边一个小太监正给他捶腿,那小太监露出几分不安之色:“汤爷,咱们就这么用了姚贵人的东西,会不会有什么后患?”

  汤太监“嗤”地笑了,油腻的大手似蒲扇拍了拍那小太监的肩膀,“一个不得宠的老贵人,若不给足了暖灶钱,往日里可是连顿像样的饭食的都没有,她不也没敢吭一声?!我拿她的东西的孝敬娘娘,那是瞧得起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