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大清贵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贵人来访

大清贵人 尤妮丝 2187 2019.03.31 14:00

  永寿宫。

  姚佳欣看着这座满后宫数一数二的宫苑,黄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宛若鎏金,正殿的双交四菱花扇门迎面敞开,展露出了那富丽堂皇的正殿。

  殿前有极宽阔的月台,月台之上于殿门两侧摆了两只硕大的青花瓷海水龙纹大缸,缸中栽植两株碗口粗的四季桂,已经开出了淡黄色的若点点碎金般的桂花,花香虽不比金桂馥郁,但清甜宜人,像蜜糖似的。

  只见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太监领着一群低头顺耳的宫人快步迎了上来,他太监麻利地甩下袖打前儿请安,“奴才永寿宫首领太监王以诚参见贵人,愿贵人如意金安!”

  后头跟着的一众四五十号宫人也紧跟着跪了一地,齐刷刷磕头道:“给贵人请安,愿贵人如意金安!”

  这么多人一起磕头请安,这迎接的阵仗还真是不小呢!

  据她所知,东西六宫,凡是有主位的,均设有首领太监一员,负责打理一宫上下琐碎事物,嫔妃宫苑的首领太监都是正八品、皇后与太后处则是正六品。

  所以,按理说永寿宫既无主位,就不应该有首领太监才对……

  姚佳欣虽然满腹疑惑,却也不敢怠慢了眼前这个首领王太监,她忙抬手虚扶了一把,语气十分温和地道:“免礼。”

  王以诚似乎看出了姚贵人的疑惑,起身便解释道:“小主容禀,奴才原是御前整理笔墨的太监,因办事还算仔细,故而张大总管向万岁爷保举奴才来永寿宫伺候贵人您。”

  也就是说,这个王以诚是张起麟派系的……

  这个张大总管冷不丁塞过来一个首领太监,是几个意思?

  姚佳欣笑了笑:“我只是个贵人,永寿宫又没有主位。”所以,永寿宫没必要设首领太监。而她这个贵人,也并没有权利使唤一宫的首领太监。

  王以诚笑容中带着谄媚:“贵人实在是太过自谦了,您可是与宁嫔娘娘一同进潜邸的人,福气还在后头呢。”

  说着,王以诚连忙躬身道:“贵人您病后初愈,吹不得冷风,还请进殿歇息吧。”王以诚所指,明显是正殿。

  姚佳欣只当是没看懂王以诚的意思,转眼瞅了瞅东偏殿,“这永寿宫的偏殿瞧着也挺宽敞的。”说着,便迈步而去。

  那王以诚也没有加以阻拦,而是快步跟了上来,“贵人谨言慎行,是奴才太心急了,还请贵人恕罪。”

  姚佳欣心道:王以诚之举,只怕大有试探她心性的意思,若她真是个一朝得宠便跋扈的,只怕王以诚就要良禽择木而栖了。

  这东偏殿也是一派崭新,虽不及正殿巍峨华丽,但也比咸福宫偏殿强了不知多少倍。一应家具摆设都是崭新的花梨木,珠帘幔帐无不华美,床上已经铺设了上好的云锦褥被——完全可以直接拎包入住。

  这才像是娘娘小主们住的地方,她先前的屋子,若没人告诉她,她都不敢相信是个贵人宫苑。

  姚佳欣满意地点了点头,素雨笑着说:“这里里外外竟都收拾得如此妥帖。”

  王以诚笑着说:“贵人再瞧瞧,若是觉得还有什么欠缺的,奴才这就叫人补充。”

  姚佳欣细细打量这个王以诚一眼,面白无须、笑容和煦,一幅忠厚好人的模样——貌似宫里长成这样的太监蛮多的,但姚佳欣可不相信宫里有那么多忠厚老实的人。

  “都挺好的,劳你费心了。”姚佳欣客客气气道。

  王以诚一幅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弯腰道:“贵人真是折煞奴才了,皇上指派了奴才来伺候小主,奴才不过就是尽些本分罢了。”

  这姿态倒是摆得很谦卑忠诚。

  姚佳欣被素雨搀着走到临窗的罗汉榻前,踩着脚踏坐在那柔软舒适的金盏黄云缎条褥上,心中啧啧称叹,这样好的云缎,她从前都不舍得做身衣裳,如今却垫在了屁股底下。慵懒的手臂搭在旁边的金盏黄云缎引枕上。

  王以诚快步上前,躬身请示:“小主的行囊不知还剩多少,奴才这就叫人去搬回来。”

  “额……不用了!”此时此刻姚佳欣难掩尴尬之色,“已经搬完了。”小杨子、小柳子、素雨、浓云四个人一趟就都搬完了……

  王以诚着实没有想过这种可能,虽然他也知道这位姚贵人家底不会太多,但也没料想……沉默了片刻后,王以诚笑着说:“伺候小主的这几个,手脚倒是勤快。”

  夸了四人之后,王以诚立刻转移话题:“内务府的那些狗奴才,先前克扣了贵人不少份例,奴才已经着人去敲打了,用不了多久,缺的东西都会给您补回来的。”

  姚佳欣瞟了王以诚一眼:“你倒是很能干。”——克扣?年节期间克扣了鸡鸭肉,可不就是张起麟的手笔吗?看样子张起麟安排王以诚过来,这是弥补加示好?

  王以诚谦虚地低下了头:“这都是因为小主您得了圣上青眼,奴才不过就是跑跑腿罢了。”

  只要她能一直得到四爷陛下“青眼”,这样的待遇就会一直持续下去,反之……

  姚佳欣深吸了一口气,“我有些乏了。”

  “是,小主请安心歇着,奴才先退下了。”王以诚跪了安,躬身退了出去。

  见状,素雨低声道:“小主,王公公是御前八品太监王朝卿的亲兄弟。”而王朝卿是张大总管的徒弟……

  姚佳欣点了点头,原来有这层关系,所以张起麟才把王以诚给塞过来。

  “小主,这王公公,能信得过吗?”素雨露出忧虑之色。

  姚佳欣略定了定心神,“他一见面就自报来历,办事儿也都十分尽心。”

  “先用着吧。”姚佳欣觉得,只要她能得宠,王以诚的问题不大,若是她不能得宠……这王公公有那样的靠山,必定不会留在她一个老贵人身边伺候,自然会另觅高枝。

  素雨低声道:“小主放心,奴才会多上心盯着的。”

  “唔……别太刻意了。”姚佳欣叮嘱道。

  “是,小主。”

  这一趟搬家,姚佳欣虽然没出什么力,但一路走咸福宫走到永寿宫,双脚和小腿都有些酸麻了,的确是有些乏。——她这身子骨,还真是娇贵啊。

  斜倚着引枕,姚佳欣假寐养神,这时候太监小杨子走了进来,“小主,启祥宫的两位贵人前来拜访。”

  启祥宫两位贵人?

  姚佳欣陡然一个激灵,那不就是乾隆老妈钮祜禄氏和弘昼老妈耿氏吗?这可是雍正朝后宫最终两大赢家啊!

  “快请进来吧!”姚佳欣急忙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