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 白衣少年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3251 2019.05.15 09:59

  谢连岳听到动静,睁眼一看,只见一个白衣飘飘的俊俏少年,姿态从容地从天而降,伴着零落的花雨和落叶,美得像漫画中的慢镜头一样。

  等少年落地,谢连岳不觉“卧槽”了一声。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啊!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潇洒中带着点恰到好处的阴柔,就是那种“男人看了想保护,女人看了想变弯”的感觉,连谢连岳这种千年直男都觉得美得摄人心魄。

  “这么美的美少年来救我?难不成我身上有传说中的‘主角光环’?”

  谢连岳兴奋地连呼吸都重了几分。

  “你、你是谁?!”

  蒙面首领惊讶于这少年竟然能用碎石击碎刀刃,而且是一击五中!指力和眼力必定非同凡响,就这手暗器功夫,五十个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黄龙山行凶,你们可真大胆!”

  “黄龙山又、又不是你家开的!我们在这做、做生意,关你什么事了?”

  这首领也是脑子活,还记得谢连岳说的鬼话。

  “做生意?做生意会杀人?”

  那首领被说得哑口无言,还想再坚持坚持,“呸”地一声吐口唾沫,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道:“小白脸,老子看你年轻漂亮,呸!今天暂且放你一码。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劝你别趟这趟浑水!不然的话……哎哟!”

  那首领还没说完“不然怎样”,脸上遮面的黑布突然“唰”地一下自己掀开,露出一张丑陋的大胡子脸来。

  “唉——暴露了暴露了……”

  “大哥——”

  慌得那首领赶忙双手遮脸,四个小弟忙上前把他掩在身后。

  “哈哈哈哈……”

  谢连岳不禁大笑起来。真是几个笨贼!

  只见那少年微微皱眉低语道:“还是差一点……什么时候才能练到不出血呢?”

  那首领听了不禁心里一凉,完了!要破相!

  他小心地摸了一把脸,只手指上沾了一点点血,登时放下心来,不觉庆幸,还好还好,不算破相。

  这时再也没了装逼的心思,急忙打了个呼哨,五个人捡起地上的断刀,一溜烟钻进草丛里,很快便没影了。

  谢连岳对少年佩服得五体投地。

  “谢谢谢谢!谢谢救命之恩啊!你是谁啊?”

  少年眼波微动,轻启唇瓣:“我叫宝音。”

  “宝音?好特别的名字诶!小弟弟,你有几岁啊!怎么会长得这么漂亮?不对,怎么会这么厉害啊?”

  那少年听他说完,竟然脸红了。

  谢连岳纳闷,怎么像个女孩子一样?不过这样也没什么,丝毫不妨碍他在他心目中树起的高大形象,那可是他的大救星啊!

  “宝音兄弟,真是太感谢你了!我还以为死定了呢!唉吓死我了……”

  谢连岳不住拍着胸口。

  “我其实早就到了,一直没出手而已。”

  “啊?这么说你早就看到那群山贼要杀我了?”

  谢连岳不敢置信,既然早来了,干嘛最后一刻才出手啊!还好刚刚括约肌给力,不然当场吓得尿裤子就太不美了!

  “我只是想试试身手。不好意思了,师兄。”

  谢连岳一惊,难道又这么不走运,哪都能碰到“熟人”?

  “什么?你叫我什么?”

  “我叫你师兄啊。”

  “我……你知道我师父是谁吗?”

  “知道。你师父就是我师父,我师父就是你师父。”

  “不是,你等一下,我都被你说糊涂了……我……怎么……不知道……有你这样一个……师弟呢?”

  谢连岳越说越心虚。

  “师兄不用疑惑。你当然不认识我。我是三年前才拜入师门的,一直没下过山。你自然没见过我。”

  谢连岳彻底放下心来,不住拍着胸口,“我说呢,呵呵呵,原来没见过……没见过好啊,呵呵呵……”

  宝音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没事没事,我是说,初次见面就劳你救了师哥一命,咱们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哈!缘分!缘分呐!”

  “不,是师父让我下山的。他说你可能会有难,让我来找你。”

  “昂?师父是半仙吗?这都能算出来?厉害厉害!”

  谢连岳不由得心中庆幸。看来阙云客这家伙确实没说错,这黎先生果然有两把刷子啊!

  “那师父知道我来了吗?”

  宝音点点头。

  “我有事拜托他老人家……”

  “师父不老。”

  “呃……是,师父年轻得很,呵呵,我顺口说的。”

  谢连岳讪笑。

  “我有事想拜托师父帮忙……”

  “师父说让你回去,我跟你一起,会有办法的。”

  “昂?真的吗?卧槽真神了!”

  谢连岳再也不敢在心里怀疑阙云客的这个神仙师父了,有这么厉害的师弟做保镖,有什么事办不成啊?

  “你真的要跟我回去?去阙府?”

  宝音又点点头。

  “好好好!那我们出发吧!唉我真想在这给师父磕个头,不知道他老人家看得见不看得见?”

  宝音想了一下认真道:“不知道。”

  真是个二傻子!

  谢连岳高兴地让李柰去整理马车,正准备走的时候才想起还有一个人。

  “介姜?!介姜你在哪?”

  两人赶紧去先前的草丛里找。

  终于在一个草窝里发现了介姜,他的大腿中了一箭,不过幸好他只是痛晕过去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两个人好容易把介姜抬进车里,可是车里地方太小,只容得下一个躺着的人了。

  谢连岳不禁犯愁,还有五六十里路好颠簸,没车没马的,要想回去,到什么时候了啊?

  “骑我的马吧!”

  宝音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牵来一匹高大的白马出来。

  “你是哆啦A梦吗?我真是太爱你啦!”

  谢连岳开心地拍拍宝音的肩膀,想跟他亲近一下,不料宝音嫌弃似的躲开了。

  谢连岳倒是不以为意,人家这么干干净净的一个小伙子,十有八九有洁癖。

  “我骑马,你怎么办?”

  谢连岳问到。

  “我走路。”

  “啊?你说真的?这可几十里路呢……哎哎哎——”

  他还没说完,宝音已经施展开轻功,像离弦的箭一般向来时的路飞去!

  “卧槽,追风少年!好帅!我怎么就不会呢!哎——等一下!你说我这么大年纪还能学吗?”

  赶在天黑之前,谢连岳终于看见了长川城的城门。

  “唉……我快被颠死了……马车难坐,谁知道马更难骑啊!我快不行了……赶紧回家,我要躺床上睡他个一天一夜……”

  “少爷,再快点吧!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城门都要关了!”

  谢连岳第一次骑马,不敢图快,以求稳为主,因此其实只比走路快一点。

  李柰在旁边驾着车着急得很,但是一直没敢说,看到城门了才赶忙提醒了一句。

  “诶?什么?城门还要关?什么鬼……”

  一车一马朝着城门走去,堪堪到了城门口五百多米的距离,城门突然发出一阵沉重的“吱呀”声,两旁的兵士真的进了城门,准备关门了!

  “喂!喂不要啊!等一下——我还没进来——”

  谢连岳急的什么都顾不得了,要是进不了门,说不定要在野地里露营了!那可不妙。

  他使劲打了一下马屁股,白马吃痛,嘶鸣一声就朝着城门的方向冲去!

  “啊——啊啊啊——救命啊——不要这么快啊——”

  谢连岳的声音好似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

  关门的兵士看到疾驰而来的白马,急忙停住关门的动作,任那马驮着谢连岳,向着城里的街道冲去。

  一直看到了阙府大门,那马才听话得慢了下来,渐渐停在石狮子旁边,悠闲地等着主人的犒劳。

  谢连岳却已经被颠得神魂颠倒,趴在马背上起不来了。

  从一旁的黑暗里显出一个白色的身影,正是早到了的宝音。

  见状轻笑一声,“还算聪明,知道不放手。”说完拍响了阙家的大门。

  两个小厮开了门,一看马背上的人,竟然是自家少爷,急忙七手八脚地把他抬下来。

  谢连岳直到两条腿落地,才感觉整个人活了过来。

  清醒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他娘的老子这辈子再也不骑马了!”

  宝音在旁边笑道:“是吗?我倒觉得你骑得还不差!”

  谢连岳摇摇头,吩咐小厮悄悄把他扶回小院里。

  紫苏出来倒水,正好看到谢连岳被人扶着进了书房,不一会,还进去一个背着药箱的大夫。

  “殿下,驸马回来了。只是,驸马好像受了伤,门前地上滴了很多血……”

  元柔正在镜前更衣,准备就寝,听了这个消息不由得一惊。

  “什么情况?他怎么会受伤?紫苏你去看看他到底怎么了?”

  紫苏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等一下!带上那瓶金疮药!”

  “是!”

  紫苏转身回里间拿了药,匆匆向谢连岳的书房走去。

  元柔也不睡觉了,干脆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消息。

  他不是去黄龙山了吗?怎么会受伤?唉,要不是自己赌气不帮他,他也不会走这一遭了。想到此处,不觉有些后悔。

  紫苏进来书房,果然见里面一屋子的人忙忙碌碌进进出出,不断有人端出来带血的盆子。

  谢连岳躺在屏风里面的床上,看不真切情形到底怎样。

  “紫苏奉公主之命,来请驸马金安!”

  紫苏朗声通禀了一声,只见屏风后面转出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骨骼根基清奇,看身形似有不弱的武功。

  “公子是?”

  “你是?”

  两人几乎同时问对方。

  紫苏审视了那少年一番,知他不同凡响,便低低福了一福,道:“奴婢是服侍公主的婢女。公主见驸马回来了,差我来问安。奴婢不才,略通些医术,还带了上好的金疮药,来帮驸马看一看。”

  说着绕过那少年,过了屏风,便看到谢连岳大喇喇躺在床上,双目紧闭,人事不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