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0 初见翊妃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2280 2019.06.02 10:05

  谢连岳古代第一次进宫,跟着元柔,一路绕过位于中轴线上的乾阳殿、融合殿和坤安殿,直接去到了“后宫禁地”。

  乾阳殿是皇帝上朝的地方,但是南宫瑾更喜欢在溪风苑接见臣子处理政务。

  坤安殿是皇后的宫殿,但是南宫瑾这一朝不知为何迟迟没有立后,因此一直空着。而后宫妃嫔们都住在后面的东西六苑。

  元柔带着谢连岳穿花拂柳,一路来到第一个宫门口。

  谢连岳抬头一看,宫门上写着“菡梦苑”,心想,这里住的是哪位妃子呢?

  “这里是大皇子的生母翊妃的宫苑。”

  谢连岳忽地想起来元柔之前告诉过他,翊妃是丞相祖齐宇的女儿,是最接近皇后位置的女人,也是庆国宫里权力最大的女人。

  拜山头当然要先拜这一位了。

  刚来到宫门口,就有一位小宫女接出来。

  “奴婢给公主请安。娘娘这会正在佛堂,您先到宫里坐一坐,奴婢去给您通传。”

  那宫女不过十六七岁年纪,相貌虽然平平,但是说话做事却很老练。

  “有劳玉壶姑娘了。这位是驸马,阙云客。”

  玉壶一笑,道:“奴婢正想说呢,常听娘娘提起,说阙大学士的长公子相貌堂堂,英俊潇洒的好男儿,如今一看果然气度不凡,公主眼力真是不错。”

  元柔抿嘴一笑,算是默认了。回头看了谢连岳一眼,眼里竟流露出柔情无限。

  谢连岳不禁愕然,元柔小小年纪,这演技真不是盖的。

  “玉壶姑娘嘴真甜,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呵呵!”

  谢连岳真心夸到。

  玉壶心下惊奇,还第一次听见这么夸人的,这驸马真跟外面传的一样,不同凡响。

  面上却自然地挤出一个明媚的笑脸:“驸马不必过谦,况且这是娘娘说的,娘娘说的哪里会错?”

  说着,另一个丫头玉琼上来,笑着引他们进了正宫。玉壶自己去偏殿通传。

  谢连岳四下用余光打量了一下菡梦苑的布置,处处镶金带银,玉器满眼,华丽非凡,果然一派皇家气象。

  没人在跟前的时候,谢连岳悄悄向元柔道:“我猜这翊妃一定长得不怎么样。”

  元柔把眼一抬,扭头问到:“何以见得?”

  “你看这满宫的宫女什么长相就知道了。虽然一个比一个机灵,但是相貌太普通了。我寻思皇宫里选人,就算打扫庭院的都得是水葱似的。除非正主本人长得就不怎么样,否则她怎么能容忍宫女比她漂亮呢?”

  元柔听了会心一笑。这家伙看起来傻呆呆的,没想到眼光倒是毒辣。

  他说得不错,想要来菡梦苑伺候的宫女,实在是太多了,但是翊妃选人的标准却与别的宫不同,向来是挑最丑的那一个。

  但是原因并不是因为翊妃丑。

  元柔正打算敲打一下谢连岳,让他不要像这样随意乱讲话,免得惹祸上身。帘外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

  她赶忙向谢连岳递个眼色,整理了一下坐姿和仪容。

  “元柔来啦?本宫正愁没人说话呢,可巧了。”

  谢连岳抬头,只见一个容貌甚美的中年美妇在一个宫女的搀扶下,迤逦走了进来。

  那妇人看起来顶多三十来岁,保养得甚好,眼角看不出来一丝皱纹,很难相信她竟然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儿子了。

  “元柔携驸马阙云客专程来向娘娘请安。多有来迟,还请娘娘勿怪。”

  说着悄悄拉了一把谢连岳,矮身跪了下去。

  谢连岳心中诧异,这翊妃竟然不是个丑八怪?

  正想着,一阵异香从身旁略过,谢连岳偷偷抬头,翊妃穿着的一件金色凤袍拖尾特别长,却不觉得行动不便。

  坐上凤榻上的一瞬间,两个宫女算好她转身的时机,一同掀起下摆,翊妃便端端正正坐在了中间,一系列动作配合得既默契又行云流水,可见都是训练有素的。

  翊妃坐好之后,仔细看了一眼默默低着头跪好的谢连岳,才用一种柔柔的语气道:“起来吧!赐座!”

  元柔起身,跟谢连岳坐回了椅子上。

  翊妃脸含笑意道:“元柔一向有心,是个孝顺孩子,还特意带驸马来瞧本宫。让本宫瞧瞧,这就是让我们元柔倾心的如意郎君了?”

  谢连岳听说,急忙站起来,躬身行礼。

  “嗯!确实不错!维儿自从上次宴会回来,可没少提这位当朝驸马。说是一表人才,文武双全,堪称独一无二,本宫还觉得他有些夸张了,没成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元柔可是咱们本朝唯一的公主,身份最是尊贵,驸马实堪匹配,本宫就说嘛,陛下的眼光最是独到了!”

  谢连岳心中暗笑。大皇子只不过跟自己说了两句话而已,就能看出自己“一表人才、文武双全”,这对母子可真会吹。

  元柔起身道:“娘娘您过奖了。驸马不过是一介书生,连个官职都没有,哪里堪称独一无二。不过是元柔跟他自小的情分罢了。”

  翊妃做出吃惊状,问旁边的宫女玉壶,“驸马还没有官职在身呢?”

  玉壶点头回到:“驸马潜心学业,尚未出仕。”

  “嗯,这可怎么好?我们元柔这么优秀,虽说历来驸马不担任朝中要职,但是位份也是该有的。”

  元柔听翊妃言语中尽是点拨之意,立刻婉拒道:“娘娘,您不知道,其实元柔私心是不想让驸马出来做官的,即使是再小的官,也是担了莫大的责任的,他一向不爱仕途一道,恐怕会辜负陛下的圣心。”

  翊妃满意地笑道:“这种事咱们娘们儿还是不要操心的了,也许驸马人才出众,陛下早有属意也说不定呢!来来来,本宫这里得了一对上好的玉钗,你一向最懂玉器的,与本宫说说它们的好处?说得好了,本宫就赏你了!”

  元柔开心地笑道:“娘娘最是心疼元柔的了,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给元柔留着。”

  说完又嘱咐谢连岳道:“夫君,我这里陪着娘娘说话,你在这里等我,可不要误闯隔壁大皇子的寝宫啊!”

  说罢上去携了翊妃的手,往内殿走去。

  谢连岳低头答应,抬头的瞬间,似乎看到翊妃眼中勉励的眼神。

  元柔这是什么意思?不是带自己来看各宫嫔妃吗?怎么扔下自己就跑了?而且最后嘱咐让自己不要误闯隔壁……

  大皇子的寝宫?

  谢连岳想了想,见玉琼站在旁边没跟着走,立刻会意了。

  上前对玉琼施了一礼道:“劳烦姐姐,请问大皇子在宫里吗?”

  玉琼还礼道:“可巧今日大皇子也在,驸马,请随奴婢来。”

  谢连岳心下稍定,看来今天进宫的目的,果然还是来见大皇子。

  可是大皇子平时不是能出宫吗?随便把自己约到天一阁就能见面了,元柔她们到底在故弄什么玄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