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 小贼是色鬼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3674 2019.04.30 16:24

  阙云客正津津有味地品咂嘴里残存的美味,想要知道这个酱汁是怎么调出来的,余光竟然瞥见宋瑾张开双臂向他猛扑过来!

  还好他身手敏捷,一闪身躲了开去,宋瑾扑了个空,“哎哟”一声摔到了沙发里。

  宋瑾摔了个脸红,本来挺生气的,一抬头看到谢连岳的脸上竟然写满了惊恐和嫌弃,深悔自己莽撞的举动。

  两人还在分手期呢,自己怎么能这么不顾矜持,直接扑上去呢?

  “宋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诶?没事,没事,刚刚不小心跌了一跤……我先走了……”

  说完抄起手提包,低着头冲出了谢连岳的小屋。

  阙云客看她来去都是一阵风似的,只觉得奇怪无比。

  宋瑾走后,阙云客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深感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奇怪了。

  此时他并不知自己是个穿越者的事实,但是他却并没有谢连岳那么慌张。

  这个时代节奏很快,人与人之间也很冷漠,但是大家都很平静,似乎没有那么多的不安和躁动。而自己所处的那个世界,却是个处处要靠心机和诡计的修罗场。

  最初的担心和害怕,很快就被他强大的定力压下去了,他适应得很快,哪怕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叮咚!”

  手机亮了。一条信息出现在屏幕上。

  “我到家了。那面镜子我放到你的床头柜上了。”

  阙云客目光投向床头,那面镜子镜面朝下,似乎幽幽泛起了黄光……

  …………

  谢连岳派出去的小丫头小四,很快来回报了。

  “少爷,我刚才去公主房间送茶,听到她吩咐紫苏把东西收好,等她回来再说。”

  “把东西收好?什么东西?”

  “奴婢不知。”

  谢连岳咕噜着眼珠点点头。

  不管什么东西,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她让紫苏等她回来,那不就是要出府?没想到这么快我的机会就来啦!

  谢连岳来到公主房间门口,见有两个侍女安静守着。

  他故意咳嗽一声,背着手来到门口。两个侍女赶忙向他行礼。

  “那个……我想见公主,能不能给通报一声?”

  “启禀驸马,公主不在房中,您还是待会再来吧。”

  “哦,这么不巧啊?那……那紫苏呢?”

  他知道紫苏是个厉害角色,看身形似乎有功夫,要是她在的话,恐怕不好对付。

  “紫苏姑娘也跟着公主出府了。”

  谢连岳点点头,心想那就好。

  “啊,行,那我等会吧!对了,这婚都结过了,这院子里的装饰还没撤下,也该收拾收拾了,前院他们都在忙活呢,人手不太够,你们两个也去帮帮忙吧!”

  那两个侍女互相对视一眼,有些不太确定要不要遵命。

  “哎呀去吧!待会收拾完了,我重重有赏!”

  谢连岳还是第一次说赏人的话,不禁感觉倍有面子。这可比那些富二代开着豪车把妹的感觉好多了!

  两个侍女一听,只得对他行了一礼,跟着小四去了。

  谢连岳见四周无人,轻轻推开房门,闪身进了房间。

  他踮着脚仔细辨听,房间里确定无人,便径直向里间走去。

  公主所住的房间分里外两间,外间东边是棋屏,西边是会客几,卧房在一架凤穿牡丹的玻璃屏风后面。

  卧房里摆着一张挂着三重幔帐的雕花大床,离床不远的地方还摆着一个大木桶,里面似乎水汽氤氲,不知何用。

  谢连岳一心都在寻找铜镜上,没怎么留心,直接向梳妆台走去。那里很多抽屉柜子,铜镜那么小,极有可能就放在某个小屉里。

  谢连岳找了一会,把那些大大小小的抽屉柜子一一打开查看,可惜除了一些钗环首饰外,并没有铜镜的踪影。

  谢连岳不禁疑惑,转过头见床边的大立柜,似乎也是藏东西的地方,便过去翻找。正上下左右翻找时,突然听见房间门被推开了,两个人一前一后进来。

  谢连岳心里发急,这要是被公主逮到私闯她的卧室,以她的暴脾气,恐怕自己要倒大霉的,赶忙就近溜到床帐后面,躲了起来。

  “……您是千金之躯,为何要亲自做这件事,吩咐下去就是了。”

  说话的正是侍女紫苏。

  “别人做本宫不放心。你马上安排人盯着他们的后续动作,有什么动向尽快报本宫!”

  “是!”

  这个回答的声音,应该就是元柔了,只是不知为何听起来跟平时不太一样,很急又很凶的样子。

  接着响起一阵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

  谢连岳悄悄探出一只眼睛,想看看什么情况。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

  只见公主的脸上和脖子上皮肤黝黑,沾着泥巴一类的脏污,面目着实可憎,除了脸上一双明亮的眼睛,根本看不出来是她。

  她身上也穿着一件又脏又破的衣服,谢连岳见过的所有乞丐都没她穿得脏、穿得破。

  他躲在幔帐后面夸张地悄悄作呕。

  想不到那丫头平时看起来干干净净的,竟然私下里这么邋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又接着看时,却悔之不及,只见元柔小手一抬,紫苏竟然麻利地帮她脱起衣服来!那速度之快比谢连岳闭眼还要快。

  元柔脖颈下面露出的肌肤,雪白细腻,好像上好的锦缎,跟脸上的黝黑形成鲜明的对比。

  谢连岳彻底看呆了,忘了此刻自己已经有偷窥的嫌疑。

  “您受大委屈了……水已经备好,快快沐浴吧!”

  “委屈?哼,今日本宫受的委屈,他日定有他们还的时候!快去把翊妃赐下来的香体乳取来。”

  “是。”

  紫苏答应着带上房门出去了。

  元柔自己用手掬了桶里的热水洗手洗脸,慢慢地,脸上和脖子上的洁白光滑肌肤也露出来,身上的衣服跟着滑到了地上。

  谢连岳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完整的身体,而且是公主这种金枝玉叶,浑身上下一张皮,肤白如玉,不由得心头大震。

  赶忙捂住眼睛,不敢再看,却早已耳红脸热,心口更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简直快要震破自己的耳膜!

  说来也好笑,谢连岳已经到三十岁了,却还是个处男之身。跟宋瑾在一起三年,即便是再饥渴难耐,他也不敢造次。好几次还是宋瑾主动,他也没敢过自己那关。

  一方面他确实有些胆儿怂,但是更重要的是,在不能给宋瑾承诺一个未来时,他不想让他们今后各自生活时留有遗憾。

  这是一个男人能给一个女人的最后的尊重。

  谢连岳此时深悔自己造次了。

  人家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啊!这是犯法的!我怎么能干这种蠢事呢?还是赶紧溜之大吉吧!

  谢连岳本想绕到床的后面,从小卫生间的透气窗出去,谁知一动,元柔的声音便陡得响起。

  “谁?!”

  元柔耳听得幔帐后有动静,哗啦一声水花飞溅,她抓起一旁的白色浴袍裹在身上,一个灵巧的转身,反手抽出屏风后架子上的一把剑横在身前,明晃晃的剑刃吐着寒芒。

  谢连岳怕公主直接挥剑刺进来,自己小命不保,电光火石之间赶忙叫到。

  “别紧张!是我!我、我……”

  公主见谢连岳从自己卧床的幔帐后面走出来,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甚是不怀好意,不禁心头火起。

  “大胆!竟敢私闯本宫卧房!还偷看……”

  说到偷看自己洗澡,元柔忙压低声音,害怕门外有人听见,一张脸涨得通红,半是气愤,半是羞赧。

  “我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来找东西的,真不是故意的……”

  曦月脸色一窘,“你……你都看见了?”

  谢连岳赶忙摇手,“没有没有没有!我闭着眼睛的,真没看见!”

  “不可能!你……你离得这么近,怎么可能……”

  说着心头一急,那剑忽地往前一送,剑尖离谢连岳的胸前只有半公分了。

  谢连岳吓了一跳,自己可半点没有功夫,看公主这利落的架势,多半是个练家子,万一真的刺到自己身上,那可就冤死了。

  吓得连连后退,腿碰到床沿,“噗通”一声竟倒在了床上。

  “妹子,你、你别冲动,相信我,我真没有看到……我、我就是来找那镜子的,我是觉得这是我家,就忘了跟你提前打招呼,呵呵,确实冒犯了,不好意思啊,误会误会……”

  元柔本已气极,听他叫自己“妹子”,又听他说“自己家”,想到他与自己哥哥的关系,况且这里确实是阙府,不是自己的郡主府,这才稍微冷静了一点。

  真是多少年改不了的下流癖性!自己小时候怎么就乖乖叫他一声“哥哥”了呢?他这般哪有一个哥哥样子?真是白瞎了这一身富贵好皮囊。

  元柔放下心来,收了剑刃,冷笑一声道:“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外面看着倒好个模样,没想到竟怕成这样。给本宫起来!别弄脏了本宫的床!”

  “诶!好嘞!”

  谢连岳悄悄抹了把汗,赶紧装模作样把床铺抚平褶皱。

  “你真没看到?”

  元柔突然眼神锐利,再次确认。

  “真没有!我对天发誓!”

  谢连岳指天誓地,样子真诚到让见者流泪。

  绝对要稳住,不能承认!

  元柔让他背转身去,自己连忙又在浴衣外面套了两件外袍,那衣服宽大,越发显得她腰肢纤细柔弱,风姿绰约。

  谢连岳回想起刚刚那一幕,不免心猿意马,赶忙偷偷掐了自己一把,那可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妹子!绝对不能有邪念啊!

  “找到了吗?”

  元柔坐到屏风前面的绣塌上问。

  “没有。”

  谢连岳低着头站在一旁,好像做错了事的孩子。

  “那面镜子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元柔倒了一杯茶喝了。

  “是的!呃,那是我娘的遗物……”

  谢连岳说完悄悄背着元柔,吐了吐舌头。

  元柔不语,又喝了一杯茶,抬手对他说到:“那镜子本宫本来有用。既然对你很重要,本宫可以还给你。不过……”

  谢连岳喜出望外,没想到元柔竟然答应还给他,毕竟那是爷爷留给自己的传家宝。

  “不过什么?”

  “你要答应本宫,今后唯本宫马首是瞻!本宫让你做什么,你不可以不答应!”

  阙云客,阙胜的长子,将来如果真的能收服他为己用,那自己的计划就成功一半了。

  无论如何,这是个好的开端。

  “行!听你的话不就是?你是我媳妇,听你的话不是应该的吗?听媳妇的话有肉吃!哈哈哈哈!”

  元柔柳眉倒竖,正想发火,见谢连岳哈哈大笑的样子十分磊落,竟并不觉得猥琐。

  只好生生咽下几分怒意,轻轻啐了一口。

  “今天的事,不许第二个人知道,明白了吗?”

  元柔板着脸道。

  “明白明白!你放心吧!”

  谢连岳回到书房,手里紧紧攥着那面得来不易的镜子,竟生出一丝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定定地望着那面镜子,果然不久之后,镜面再次神奇地,亮起了幽幽的黄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