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1 职场菜鸟来报到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3318 2019.05.09 10:08

  阙云客一觉醒来,时针已经指向早上七点钟。

  他记得谢连岳告诉他单位的地址,还叫他八点钟到单位,不要迟到。

  可是,当他穿戴好一切,做了无数心理建设,出了门以后,才想起来忘了问他怎么去的问题了。

  谢连岳那辆又小又破的钢铁盒子就停在楼下的一个旮旯里,车上到处都是积灰,挡风玻璃上还有捣蛋的小孩子用手指画的写意画。

  阙云客站在车旁,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也不可能用说的教会他开车吧?

  无奈之下,只有打开手机导航,循着地图上的标记箭头,一步一步走着去了。

  路上,当他不断地见识到人类每日上演的大规模短距离迁徙的盛况——早高峰时,激动得话都不会说了。

  各行各业的人们行色匆匆目不斜视与他擦肩而过;孩子们戴着红领巾手拉手上学一路上留下欢声笑语;买早点的小摊上人声鼎沸热气腾腾,一派平和的人间烟火气息。

  站在天桥上俯身往下看,中间穿行不息的车辆好似流水,两旁静静蠕动的人群如同蝼蚁。

  置身于像拔节的竹笋一样的钢铁森林里,他觉得连天地都小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感瞬间袭来,让他兴奋又无力。

  他太渺小了,融入洪荒的人流之中只用了一瞬。

  一路上走走停停,怎么看都新奇。结果就是,等他到了建工集团的楼下,路上行人已经可以用“欲断魂”来形容了。

  进大门开始就不断有人跟他笑着打招呼,他一个人都不认识,只得点点头算回应。

  不用处处下跪行礼的时代,真的好方便。

  循着谢连岳说的门牌号找到办公室,阙云客敲敲门,见没人回应,便推开了门。

  只见地上铺了一地的红色座签,大概有上百个,一路延伸到他的脚边。

  ”开门的注意点啊!别踢了座签!“

  “小李啊,这份文件给我复印十份,都要角订啊!”

  “这个文章还有哪里需要改?科长您先看看吧!”

  30平米大的房间里,四五个人正在来回穿梭,一派忙乱的景象。

  “喂!那谁!来一下!把这堆文件处理下!”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向他摆摆手,示意他过去。

  阙云客小心地掂着脚走过去,只见叫他的那个男人,脸上干干净净,一丝胡须也无,梳着一个大背头,更显得额头分外光洁饱满,看起来很有气派的样子。

  “我说小谢啊!你倒快活,一请假就是半个月,留下我们每天累死累活的。今天第一天上班也迟到!不过算你运气好,刚上班就赶上开大会,书记也要来,先好好干活啊!回头闲下来,请大家一顿饭,就算大家帮你干活的表示吧!”

  房间里其他人急忙附和,都闹着要他请客。

  阙云客心中不解,不知如何回答,只好面无表情地站着。

  “诶?你这什么表情?不愿意吗?”

  那个男人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哎呀周科长!你就别开谢哥玩笑了!赶紧地先帮我看稿子!马上要用呢!”

  阙云客这才知道,这个濒临秃顶的男人,就是办公室的科长周乾。

  “唉这会忙的抽不开身,先给你记下!待会再找你算账!”

  周乾嘴角抽笑着走了。

  “那个周扒皮,就是个不仗义、不靠谱的家伙,业务能力马马虎虎,整天只惦记着吃喝玩乐,平时还特爱传领导和同事八卦,谁家添了俩闺女楞没生出小子来,谁家孩子连个三本都考不上,谁家又出国旅游有钱没地方花啦……简直八国联军总司令——谁都归他管!要不是我比他晚来半年,能轮到他当科长?没想到他还真敢骑在我脖子上,让我叫他一声哥,我呸!……”

  阙云客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谢连岳对周乾的评价,几乎没一句好话。

  难道那个人真的如此肤浅不堪吗?

  阙云客正想着,没注意一个女孩子突然挨近他身边。

  “谢哥,听说你前段时间病了?到底是哪出毛病了啊?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阙云客待要如实回答,只听旁边另一个年纪稍长一点的女人道:“你问的那就不成问题,他一个未婚大龄男青年,哪里出毛病了,也是你能问的?”

  说罢自己先吃吃笑了起来。

  阙云客还没反应过来,先前那个女孩子脸就有点发红,赶着就要追打那个年长一点的女人。

  “淑云姐~人家还是小女孩呢!怎么尽说些臊人的话,羞不羞啊!”

  “办公室就是这样,荤段子聚集地,人人都不能幸免。”

  阙云客想起谢连岳偶尔的吐槽,心中了然,勉强理解了那个女人的话。

  周乾刚出了办公室,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不少。

  大家都放下手头的工作,端茶杯的端茶杯,倒水的倒水,喝咖啡的喝咖啡,放松与干活两不误嘛!

  阙云客坐到谢连岳的工位上,还在查看桌上的东西时,只见周乾慌慌张张进来,急急喊到:“快!书记来了!拿上笔本!上楼开会!”

  所有人立刻迅速行动,一阵哗啦啦过后,办公室里顿时只剩下阙云客一个人。

  “嗨!你磨蹭什么呐!生病生傻啦?赶快呀!”

  周乾没看见谢连岳,又专门折回来叫他。

  阙云客懵懂地拿上桌上的笔和本子,跟着他上了五楼。

  会议室里已经黑压压坐满了人。阙云客不知该在哪里就座,只好站在门口不住眺望。

  “同志?请让一让!”

  阙云客回头,一个五十岁左右,表情严肃的中年男人正在他身后,他的后面还跟着好几个人,都被自己挡在门外。

  “哦,抱歉!”

  阙云客赶紧让来一条路来。

  那男人本来准备低头过去,却见阙云客不仅神色恭谨,还对着他行了一个标准的拱手礼,不免诧异地看了他几眼,接着领着身后一群人直奔主席台而去。

  阙云客万万没想到,那个中年男人就是建工集团的“一把手”,谢连岳的大老板——邱雄!

  周乾一看他差点“碰瓷”领导,吓得魂都快出窍了。急忙趁领导不注意,一把将他推到看台边上角落的位置。

  “你干嘛呢!进来不着地方坐,光在那傻站着!差点冲撞了领导……”周乾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阙云客却不以为意,环视了会场一圈,意外地对上了一双令人惊喜的眼睛。

  毕萦竟然也来了,而且就在他正对面的主席台上!

  阙云客礼貌地朝她笑了一下。毕萦也看着他笑了。

  “喂快看!女神在对我笑诶!”

  慌得周乾急忙坐直身子,掸掸衣服上的灰尘,又向后扶了一把精光的油头。

  阙云客嘴角含笑,装作没看见。

  主持人的声音在音响中被无限放大,回荡在整个会场上空。

  阙云客观察大家的样子,会议才刚开始,就有人偷偷打哈欠,有人在下面低头玩手机,还有的在纸上胡乱写画,真是人情百态,各玩各的。

  阙云客摇了摇头,拿起笔,一面听讲一面在带来的本子上写起来。

  中性笔他其实第一天就会用了,比起毛笔的柔软触感来,他还不太习惯。但是有一点不错,那就是不用一直蘸又脏又臭的墨水,也不用怕墨水太多弄脏了纸张,确实干净多了。

  过目不忘,过耳能记,这是他从小练就的两项本领。因此不一会,他的本子上就记的密密麻麻了。

  不知过了多久,台上的人一一讲话完毕,主持人最后说到:“今天的会议非常重要,相信大家也都详细听和记了。我们要进行作风改革,首先就要从会风改起!那么下去以后呢,各科室把大家会上的记录都收上来,书记和我就是要看看谁真的在改,在做!谁只是在做表面功夫!”

  下面立刻开始小声嗡嗡议论起来。

  “啊?不会吧?又是这招?”

  “惨了,刚才我不过是在画漫画……”

  “我也是,没想到不上学了也得担心笔记的问题……”

  “书记还要亲自看?我这字体写得跟狗爬似的,早知道就好好写了……”

  ……

  “好啦好啦!散会!”

  全场立刻响起一阵稀里哗啦的椅子声,阙云客简单收拾了一下,也准备离开。

  “谢连岳!”

  阙云客抬头,毕萦盈盈笑着来到他面前。路过他们身边的人都向他们投来“注目礼”。

  “好巧啊!”

  “毕小姐,你好。”

  阙云客打完招呼,就准备走。

  毕萦连忙跟上,跟他并肩前行。

  “会议开完了,待会你打算做什么呢?”

  “哦,我准备去对面超市买点东西吃。”

  “你还没吃早饭啊?”

  “嗯……路上有点事,耽误了……”

  毕萦眼珠转了转,笑道:“正好,我也还没吃呢!我知道一家早餐店,实惠又好吃,一起吗?”

  阙云客正打算回答,周乾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对他喊到:“你怎么还没下来?办公室还有事呢!快来啊!”

  阙云客抱歉地对毕萦笑笑:“恐怕没那个时间了。抱歉!”

  “诶,你工作的地方是在三楼吧?我就在五楼,如果你想找我可以来这里……”

  毕萦又道。

  “哦……我知道了。谢谢你。再见!”

  阙云客大步追上周乾,跟着他一起下楼了。

  “你这小子,看不出来啊,什么时候聊上女神的?”

  “周科长,请你不要乱说……”

  毕萦听着二人的声音逐渐消失在楼梯,心中若有所失。

  过了一会,阙云客从外面回来,来到自己的工位上,只见一个牛皮袋子静静放在桌上。

  他正愣愣想着这到底是谁的东西时,先前的老大姐淑云在旁边道:“你的外卖!唉我可真是活久见了,女朋友终于懂得体贴啦?”

  阙云客没听明白她的话,打开袋子一看,里面静静躺着一盒全麦面包和两杯饮料,一张纸条上写着:“不知道你早饭喜欢喝什么,买了绿茶和咖啡。如果不喜欢,下次点奶茶。”

  阙云客迷惑不已。到底是谁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