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0 在大雨中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2209 2019.05.25 19:42

  阙云客永远也忘不了这一晚,眼前的女孩对他甜甜地笑着,两只眼睛似弯弯的月牙,里面像是有星辰大海。

  “我没有男朋友,不过……应该很快就有了!”

  她的话如此笃定,让他不由想起另一个说话很笃定的女子。

  那女子从小就与众不同,遇事果决,说话果断,让人没来由的想要信服她、追随她。即使她比他小那么多。

  他原本以为,两人此生的缘分,仅限于哥哥和妹妹,谁能料到,竟然会有夫妻之分。

  不过此时,他与她的距离,不知相隔几许,更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他”,那个人,既是他,又不是他,让人既迷惘,又无能为力。

  毕萦见他只顾看着自己发呆,脸上不由得有些红了,刚刚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立刻消耗殆尽。

  “嗯……我们接着走吧!马上就快到了!”

  说着转身,走路都有些不太自在了。

  “如果我说,我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人,你会相信吗?”

  阙云客突然问到。

  毕萦回头,看阙云客一副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不禁有些疑心。

  “什么意思?‘你’不是‘你’,你在说一个哲学问题吗?”

  “你可以理解为,我的这句躯体,和里面的魂魄,不属于同一个人。你觉得怎么样?”

  “哦,明白了。就是说,你的身体不是你自己的,是别人的,你的灵魂附体到了他身上。对吗?”

  阙云客郑重地点点头。

  毕萦皱眉,想了一会道:“如果有人对我这么说,我可能会觉得,那人大概是个傻瓜吧?”

  阙云客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失望。

  果然不会有人相信的。

  对于穿越这件事,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兴奋的,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心里的那份淡定已经所剩无几。

  而且前天又跟谢连岳失去了联络,他越发觉得自己像个异类,每天孤独地生活在一个虚假的世界里,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他甚至渴望有人知道真相,有人能够懂他。

  为什么选择想要告诉毕萦,他自己也不清楚。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没忍住,轻易地把这个秘密说给她听。

  毕萦见他脸色现出失望的神色,赶忙接着道:“但是你不一样,我相信你。”

  阙云客惊讶地抬头看着毕萦的笑脸。

  “为什么?”

  “因为你说什么我都愿意相信。”

  阙云客愣了几秒,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真是个有趣的人,难道不会觉得我是在骗你吗?”

  毕萦摇摇头,凝望着他的脸,郑重说到:“不会,我相信你不是在骗我。不管你是谁,你就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只要每天都能看到你,我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毕萦的话,像是一颗陨石,瞬间投入他的心湖,溅起滔天的浪花。

  阙云客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脸也不由自主地红了。

  幸好毕萦说完这些话就连忙转过身去了,没看到自己手足无措的表情。

  三十年来,他以为自己的心底是一潭死水,没有什么人可以轻易激起水花,哪怕是元柔,也不过被他珍藏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而已。

  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子,他了解得并不多。他只知道,她漂亮、自信、成功、有魅力,而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能得到她的青眼。

  阙云客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正想办法缓解眼前的尴尬,突然觉得头顶一凉,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连从天空落下。

  “下雨了!”

  毕萦开心地伸出手接雨滴,阙云客见她穿的单薄,急忙拉着她躲到旁边一个公交站台下面。

  这场及时雨,暂时缓解了之前的尴尬气氛。

  只是这雨越下越大,不知何时才能停,难不成一直在这里等着吗?

  “怎么办?吃饭的地方就在那边的街区,拐个弯就到了,可是没有伞,到了估计也要淋湿的。”

  毕萦幽幽地道。

  阙云客四下看了看,此时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车辆也不多了。地上已经开始有了薄薄一层积水,雨滴落到地面,溅起一朵朵小伞花。

  自己倒是无所谓,淋湿一点没关系,但是就怕毕萦淋到会生病。

  这会要到哪里才能借到伞呢?

  正焦急,只听毕萦又道:“其实没什么的,我喜欢下雨天。春天的雨是最滋润的,不会轻易受凉,不如我们一起跑过去吧?”

  阙云客还在犹豫,毕萦一把抓住他的手,两人便跑进了大雨中。

  哗啦啦,凉丝丝的雨滴落在头上、脸上、身上,刚开始有些凉,但很快就适应了,然后就是一种少见的爽快贯穿全身,让人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和谐的步子一同迈出,溅起阵阵雨花,仿佛慢镜头一样,在空旷的大街上放映、回响。

  毕萦和阙云客手牵手在大雨中奔跑,边跑边忍不住开心地大笑。

  好久没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了!

  但愿这条街长一点,再长一点!雨大一些,再大一些!

  ……

  终于到了那家饭店门口,两人站在走廊上,互相对视一眼,眼中映出对方的狼狈,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心中都感觉新奇又珍贵,完全是从未有过的神奇体验。

  阙云客看了看毕萦,她差不多已经浑身湿透,长发上滴着水,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短裙紧贴在身上,暴露出她火辣的身材,让他瞬间感觉到脸上一阵燥热。

  赶紧移开自己的视线,看向橱窗里面。

  “你怎么样?没事吧?呃……要不我们别在这里吃了,回去吃吧!”

  毕萦刚开始没有觉察他的异样,简单理了理长发,整理了一下衣服。

  “怎么了?好不容易才到这里……”

  橱窗里映出阙云客一张表情不自然的脸,毕萦下意识看向自己的胸口,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回事。

  她赶紧双手抱胸,转过身去,背对着阙云客,脸红的像番茄。

  “这里好像没有位子了,咱们走吧!只是我的车在……”

  “如果不嫌弃,先去我那吧!我那离这里不远。”

  阙云客说着,当先一步,又窜入了大雨中。

  毕萦没办法,只得跟着他跑了出去。

  终于到了阙云客租住的房子,两人都已累得气喘吁吁。

  “不好意思,我想借用一下洗手间……”

  阙云客没有看她,快速地用手指了一下门口的小房间。

  毕萦赶忙进去关上了门。

  背贴在门上,感觉到一阵虚脱。

  吁,好丢人啊!

  明明一直是很浪漫、很唯美、很刺激的,可是最后……

  为什么会这样!

  摔!

  ……

  毕萦不由得捂住了自己发烫的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