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8 秋后算账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2285 2019.06.20 09:39

  “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话吧!客儿再不好,也是我们阙家的嫡长子,秦氏就算有什么心思,你让她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别以为这些年我不知道她在背后使了多少手段,客儿没事便罢了,要是有什么事,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何况,现在她那些愚蠢的手段也行不通了,元柔这孩子是个绵里藏针的人,绝对不会让她讨了好去的。当然她也是个有分寸的,这一点你不用担心。还有,你也不要再纠结以前的事了,客儿已经长大成人,他最近来我跟前尽孝,可没少说你的好话呢!知道体谅你的不易,这说明孩子终于懂事了,你也该放心了。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该享受享受天伦之乐啦!”

  阙胜的表情变幻莫测,显然进行了一番激烈的心理挣扎,最终他长长舒了一口气,冷静而坚定地对阙白氏道:“母亲,您教训的是。儿子不会一意孤行了。但是客儿出仕的事,还希望您能再斟酌。如果这并非他所愿,而是背后有人在推的话,将来必会出事的。还请您三思。”

  阙白氏想了一想,这个家终究是他们父子二人的,自己也只能选择退让。长叹一口气道:“也罢,你们父子的问题,你们自己去解开吧!至于出仕的事,让他自己选择吧!我相信他知道该怎么取舍权衡,如果他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的话,那就算我看走眼了!”

  阙胜拱手低头施了一礼,知道阙白氏在这件事上还是妥协了。但是那背后之人会善罢甘休吗?

  …………

  阙家西边的小院里,庭院寂静,并无闲杂人等。自从元柔上次处置了爱生事的周妈后,借机又整肃了一下整个阙府的下人纪律,现在的阙府井然有序,尊卑分明,每个下人都谨小慎微,生怕再撞到公主手里。

  已经日上三竿了,谢连岳还在书房里闭门补觉。昨晚他才知道了关于自己和阙云客的“惊天大秘密”,这个秘密让他激动到半夜。

  在制定了一系列所谓的“逆袭计划”后,谢连岳终于恋恋不舍地结束了自己的畅享美梦,一翻身进入了真正的梦乡,丝毫不知道他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卡住了。

  正睡得香甜,突然被一阵稀里哗啦的破门声惊醒。

  “啊——怎么了?怎么了?地震了吗?!”

  谢连岳从睡梦中惊醒,一翻身从床上滚了下来,头重重磕在床前的一个凳子上,疼得他眼冒金星。

  等他揉着额角,好不容易清醒过来,一抬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人的脚边。

  顺着粉色的鞋子、粉色的裙摆、粉色的外套一路向上看去,谢连岳终于看到了元柔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唉,是你啊……大清早的干什么啊,私闯民宅是犯法的……”

  边说边打着哈欠爬起来,想要继续爬回床上睡觉,不料后衣领子被人劈手逮住。

  “站住!先别睡!本宫问你一件事!”

  谢连岳想起昨晚自己趁她睡着,在她身上“为所欲为”的事,一时心虚地缩起了脖子。

  “问……问什么啊?你好好说话,不要拽我衣服嘛……”

  边说边挣脱开,同时害怕被元柔堵在床上,便远远地绕着元柔走到外面来。

  元柔果然跟过来,再次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前襟,将他拽到自己面前,面对着他的眼睛,目露凶光瞪着他道:“本宫问你问题,你老实回答。如有半字虚言,小心你的脑袋!”

  谢连岳倒了一杯水,咕嘟咽到肚子里,舔舔嘴唇小声道:“你问吧,我尽量……”

  “昨晚本宫是不是喝酒了?”

  “是……”

  “喝了多少?”

  “也没多少,三杯吧……”

  “是不是喝醉了?”

  “是……你也太不胜酒力了……”

  “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话?”

  “是……”

  “说了什么?”

  谢连岳见元柔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而且表情凝重又紧张,急忙转了转眼珠,回想了一下,斟酌着开口道:“你好像也没说什么……就是……”

  “就是什么啊!快说啊!”

  元柔揪着他的衣服更紧了,也顾不上男女之别,一张泛白的俏脸快要贴到谢连岳脸上。

  “你说不让我叫你元柔,你的名字叫……叫什么……哦对了,南宫曦月!再往下,就没了。”

  “真的吗?只有这些?”

  “真的,只有这些,我发誓!”

  谢连岳赶忙竖起三根手指,做好了指天誓地的准备。

  元柔狐疑地瞪了他一会,之后明显地舒了口气,放开了他的前襟,坐回到凳子上。

  谢连岳揉着微微有些发疼的胸口,嘟嘴不满道:“干什么啊,大早上的吃人家豆腐……况且你怎么两面人啊,昨天还‘我’来‘我’去的,今天又打回原形了!”

  元柔皱眉看了他一眼道:“那是本宫高兴,才对你一时好,别得意忘形了!还有,本宫本名的事,你不许说出去,也不许再叫!听见没?”

  谢连岳撇了撇嘴道:“我实在不懂,叫你本名怎么啦?你本名又不是不好听……话又说回来,那你说我该怎么叫你吧!叫你元柔?好像哪里不对;要不老婆?你肯定不让;叫你亲爱的?你一定会杀了我!再说我自己也叫不出口啊!所以还是叫你曦月的好……”

  谢连岳在一旁一本正经抗议和狡辩,元柔在对面好容易才耐着性子听完,然后脸上突然现出神秘莫测的笑意。

  “嗯,你说得很好,还有一个问题,本宫睡着以后,是怎么到床上的?”

  谢连岳丝毫没看出她的异样来,见她笑了,便没有防备,顺嘴便道:“当然是我把你扛回去的啊?没办法,谁叫我那么热心……”

  “那这么说,本宫的衣服,也是你解的了?”

  “什么?我可没有动你衣服啊!我顶多就是轻轻打……不对!摸了两下你的脸!真的是轻轻摸的!你衣服可不关我的事啊!”

  谢连岳赶忙撇清关系。

  眼见着元柔的笑意冷在脸上,散出阵阵寒意。

  “你敢趁我睡觉轻薄我……”

  元柔一激动连“本宫”都忘了说,立刻挣扎着起来要厮打谢连岳。

  谢连岳这才知道自己着了她的道,连滚带爬地从椅子上栽下来,绕着书房满屋躲。

  “给我站住!你这个禽兽!混蛋!大色狼!”

  一时间,房间里文房四宝共桌椅板凳齐飞,谢连岳左挡右躲力不从心,只好急得大喊:“宝音!救命——”

  等了几秒不见有人来救,慌忙向门口看时,只见不光是宝音,就连紫苏、紫珠和紫菀都在倚门掩嘴偷笑,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宝音……”

  谢连岳皱着一张脸,可怜巴巴地向她伸出双手求救。

  宝音皱了皱眉头,无奈叹口气,直接转身走了。

  这什么神仙师兄,简直丢死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