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1 遭遇情敌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3398 2019.05.19 10:05

  “有关送礼的问题我就说到这里,说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各位领导批评指正……”

  谢连岳说完,微笑鞠躬,全然没注意到阙胜和南宫续的脸上疑惑不解的表情。

  “呃……说得好!呵呵呵,果然高论啊!本王参加宴会无数,还真没想过送礼还有这么多讲究,真是长见识了,下回再去,可不好意思再空手啦,哈哈哈!”

  “郡王过奖了,他还不知是哪里的道听途说,郡王休要抬举他了。”

  阙胜嘴上这么说,脸上却带着点笑意,可见他对谢连岳的这番“高论”也是挺赞同的。

  “诶,我知客卿不是那狂傲之人,必不会胡说的。既然如此,客卿你说,咱们送他点什么好呢?”

  南宫续这一问,谢连岳可发了愁。

  嘴快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人家可是当朝宰相最得意的孙子,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再说自己不过套的现代送礼的百度百科,听起来头头是道,其实全是没用的套路。

  谢连岳望着南宫续和阙胜期待的眼神,“这个……那个……”了好几句,眼看就要陷入僵局,突然门口响起一个清亮的声音。

  “说得甚好!驸马不愧学识渊博,学贯古今,人情也是练达得很!”

  元柔缓步进得厅来,笑着向阙胜请了安,阙胜连忙点头致意。

  “哥哥你来啦,听说你们要去参加祖齐宇的宴会,可惜元柔一介女流之辈,无缘到场,实乃遗憾。不过元柔听了驸马一番高论,深有所感。元柔既已与驸马结为连理,自然夫妻一心。特备上薄礼一份,烦请哥哥和驸马代为转达致意。”

  说着只见紫菀端上来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一对玉如意,一个刻着几个娟秀的字迹“前程似锦”,一个刻着“万事如意”。

  南宫续上前拿起把玩一番,笑道:“东西倒也寻常,不过这玉着实不错,是蓝田的孤种‘玉生烟’吧!诗云‘蓝田日暖玉生烟’,这玉远看通体洁白,近看却是云烟缭绕的天青色,果然不同凡品!妹妹有心了!”

  阙胜也在一旁捻须微笑。

  谢连岳暗暗吁了一口气,与元柔对视一眼,笑道:“我也正是这个意思,呵呵呵……”

  元柔笑而不语。

  又简单说了两句,南宫续和谢连岳坐上门口的马车,出发去祖府。

  临上车之前,谢连岳路过元柔时,趁人不备捏了她的手心一下,还调皮地对她眨了个眼。

  元柔心中一动,暗笑他是“傻子”,脸上却不动声色,免得被人看见。

  刚下过一场暮春的软雨,马车碾在湿油油的青石板路上,声音都悦耳许多。

  谢连岳挑起车帘,看向窗外,这条路是长川城第二繁华的大街,十分宽阔,即使两旁摆了卖各色物品的小贩,仍可并行三辆马车。

  不过时间已近中午,街上行人不多,小贩大都懒洋洋缩在自家招牌帘子后面,只露个头顶。

  “咱们这是去哪?”

  “先去祖相家会合。祖齐宇虽年已二十四,但因为这几年一直刻苦进学,祖相尚未为他娶亲。因此还住在祖宅里。”

  “哦,然后呢?”

  “然后再去天一阁吃饭,定了后院二十人大开间,够咱们乐呵一下午的了。”

  “哦,还得一下午啊?”

  “啊,交际交际,光吃饭能叫交际吗?当然得有饭后节目啊!”

  “什么饭后节目?”

  “一般是赛诗会啦、品文会啦,也有各色玩意儿,投壶、马吊、掷骰子什么的,总之随意玩吧!”

  “赛诗会?品文会?你们平时真这么玩啊?”

  “本王才不玩那些呢!吃个饭至于费那个脑筋么?而且对着一通垃圾互相吹捧,本王实在是看不下去。本王喜欢执壶垂钓,或者听歌听曲儿,不知道这次祖齐宇请的哪家姑娘来作陪。忘了提前告诉他一定要请竹溪馆的花云姑娘,她可是唱流行曲的好手……”

  谢连岳眼睛瞪得老大,原来古代上流社会的贵公子聚会,也是吃吃喝喝玩玩闹闹啊,跟现代有钱人家办party差不多,一样要到顶级酒店摆宴席,一样要请当红的明星来助兴,一样要互相吹捧闻彩虹屁,只不过赤裸裸的金钱交易换成了文雅一点的“以诗文会友”而已。

  换汤不换药嘛,果然太阳底下无新事。

  马车走了大约两盏茶的功夫,两人在车上正说着话,只觉马车停下了,一个模样机灵的小厮打起车帘道:“主子,祖府到了,咱们下车吧!”

  南宫续收住话头,第一个钻出车子。

  “诶这不还有挺远的么?怎么不再往前走走啦?”

  “主子,祖家的仆人刚来说,府门前的地方已经预备下了,谁家的车都不能停,咱家的车已经是最近的了。”

  南宫续皱眉,“什么情况,那也不能这么远啊!难不成那两个都要来?”

  谢连岳跟着下了车,发现他们下车的地方其实离祖府大门只有十几米远。

  “唉走两步吧!没多远!你们这些有钱人呐,天天只知道坐车,从来没体会过普通人的辛苦……”

  “说得跟你出门不坐车一样,有种你走着出去啊……”

  南宫续拿扇子敲了谢连岳的头一下,一下把他敲醒了。

  这儿是大庆国,这里是宰相家,而他是阙大学士家的大公子,他今天是来给宰相的孙子送礼的!

  谢连岳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捧着元柔给的礼盒,跟在南宫续后面,向祖府大门走去。

  此时祖府门外已经停满了大大小小的马车,马已经被人牵到马棚里,只剩下一个个车厢紧靠着墙根排成一溜儿,足足有一里之长,看起来十分壮观。

  刚走到大门台阶上,迎面过来几个年轻人,先各自向南宫续行礼问安,南宫续略略抱拳回礼。

  其中一个个头稍矮,看起来年纪稍轻的年轻人笑问:“郡王,这位难道就是您的妹婿阙家长公子么?”

  “嗯,是啊!来客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忠勤伯爵家的二公子朱焰中,这位是京城守备家三公子徐琛舟。“

  谢连岳连忙上前向二位拱手见礼。

  他不懂二人的家世到底如何,什么“忠勤伯爵”、“京城守备”又是什么厉害职务,只好和气地笑道:“在下阙云客,你们好!你们好!”

  “久仰大名啊!阙公子果然仪表堂堂,气质非凡,跟传闻中的一样,呵呵呵。”

  谢连岳还在搜肠刮肚想怎么回应,回头见南宫续已经被家仆引着往里面走了。

  谢连岳赶忙向他们笑笑,抬脚跟上南宫续。

  朱焰中和徐琛舟也随后进来。

  谢连岳几步赶上南宫续,小声道:“你怎么不跟人家说一声就进来了。”

  南宫续轻笑道:“跟他们废什么话,先见正主要紧。”

  谢连岳这才知道他们二人的地位显然在南宫续和自己之下,于是不再纠结,只管跟着南宫续走。

  进了仪门和一所院子,家仆把他们引到一个宽大的厅堂,里面分宾主设了十几个座位,看来是在这里聚会了。

  眼下正是初夏时节,虽然刚下过一阵雨,但地面的潮热却起来了,午时又是最热的时候。

  但这厅却三面都敞开,两侧各挂着十余幅卷帘,天热了卷起透风,天凉了放下圈气,居然是个冬暖夏凉的所在。

  两旁又连着游廊,分别通向前后院,既可以待客又方便通行,果然设计巧妙。

  南宫续和谢连岳进来的时候,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七八个人了,见了他们进来,一起站起来见礼。

  南宫续不一一回应,只和平日里最熟悉的人闲话,其他人见谢连岳与他关系特殊,就围着谢连岳寒暄起来。

  “还没请教阁下是?”

  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书生问谢连岳道。

  谢连岳刚想答话,突然他身后一个人朗声道:“让我来猜上一猜,这位公子可是近日与元柔公主喜结连理的那位,阙大学士家的么?”

  谢连岳见那人身材高大,相貌出众,说话时眼中透出掩饰不住的傲气,拿一柄原木色折扇在他面前“啪”地一声展开,气势十足,就是有些不太礼貌。

  在场的其他人听见那人说出谢连岳的身份,都纷纷围上来。

  “是啊!这位就是阙家长公子阙云客了。”

  之前在门口遇到的那位年轻公子朱焰中热心地替他回答。

  “听说阙公子整日忙于研究琴棋书画各项杂技,从不屑参与什么聚会的,看来还是齐宇面子大,今日这稀客还不请自到了。”

  谢连岳见他说话有些不客气,暗指自己是来蹭饭的,不禁心中疑惑,难不成这人是阙云客的死对头?听起来两人也不怎么熟啊,怎么一上来就一顿讽刺呢?

  谢连岳咳嗽一声,有些尴尬道:“在下阙云客,还没请教……”

  只见那位公子折扇又一甩,扇子上的坠子差点扫到谢连岳的脸上,吓得他下意识地后缩了一下。

  “哼,不敢不敢,在学业上,你是前辈,我们都是后学,岂敢教你。只是你要多多向齐宇学习一下了,精进学业,早日进得太学,不然一辈子都是前辈,岂不可笑?”

  其他人“哄”地一声笑起来。阙云客考三次不中的名声看来传得挺远。

  “这位是梁国公的公子梁继臣。”

  朱焰中果然是个热心的,又偷偷在谢连岳的耳边提醒他到。

  谢连岳感激地向他一笑。

  国公之子,看来来头不小。可是这会正主还没到场呢,自己就先被他埋汰一场,实在憋屈。

  正尴尬不知如何回应,南宫续插进来道:“大家在说什么好笑的事呢?来来来,也说给本王听听?”

  众人都知道南宫续与阙云客交好,立刻低头收声。

  梁继臣再怎么傲,在南宫续面前还是得低头的。

  “郡王稍待,我去看看齐宇,失陪了。”

  梁继臣朝众人拱拱手,转身往后院走了,当然走之前不忘留给谢连岳一个不屑的眼神。

  “这家伙有毛病啊?干嘛上来就可劲怼我啊?”

  南宫续四下看了看,附在他耳边道:“他中意元柔已久,只可惜元柔最终嫁了你。懂了吧?”

  哦,明白了,这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