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8 当街调戏有夫之妇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2254 2019.05.30 17:35

  谢连岳见宝音一身白色劲装,还是跟初见那天一样,面庞清丽像个女孩子,但气质却帅气无匹,越看越喜欢,不禁笑道:“没关系没关系,师哥正在想你呢!走走走,来我房里,我有事要问你!”

  说着上来拉宝音。

  宝音后退一步,正色道:“师哥,已经很晚了,我就是来跟你说一声我来了,有事的话,明天再说吧!”

  说完转身就走。

  “唉——别走啊!我真的有事!”

  谢连岳眼看着宝音进了一间厢房,关上了门。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书房,心想,他这冷漠的性子到底像谁呢?不过是想请教他几招,将来好对付紫苏她们,这孩子怎么不听人说呢?搞得好像自己书房像有老虎要吃他似的!

  只好摇摇头叹口气,自己进了书房。

  第二天一早,谢连岳正在梦里,又被青儿的大嗓门给叫醒了。

  “少爷,快起来吧!公主已经在洗漱了,车已经套好了,马上就要出发了。您可别待会又挨骂……”

  “唉呀真啰嗦,我动作快着呢!真是搞不懂为什么非得天不亮就走,我就不信皇帝一个懒觉都不睡的!”

  “嘘——少爷轻声点!让公主听见,又该说您胡说八道了。”

  “哼,她就是个世界警察,哪哪都管。走吧!”

  谢连岳费了好大劲,里三层外三层穿好进宫的礼服,跟着青儿出了房门。

  一出门便看见四个宫装打扮的丫头,俏生生站在院子里台阶下,静静候着,十分养眼。

  “哟,这不是紫苏、紫菀和紫珠吗?真好看,呵呵呵……”

  紫苏三人笑着向谢连岳行礼请安。

  谢连岳点点头,见另外一个小丫头低着头不动。

  好奇上前看她,见那小丫头跟紫苏她们一样穿一身粉色沙织宫装,但是却比其他三人更加明艳动人,脸上仅仅薄施粉黛,就已经堪称绝代芳华,再加上身材挺拔,腰身纤细,这哪里像个丫头,明明比大户人家的小姐还要娇俏几分啊!

  “诶?这丫头新来的吗?之前没见过啊?不过看着面熟是怎么回事……我们在哪见过吗?”

  谢连岳好奇地问那丫头,紫苏她们三个竟然都看着他笑起来。

  谢连岳正不知何意,只见那丫头垂目轻叹一声,淡淡开口道:“师哥,我是宝音。”

  “嗯?宝音?诶?还真是你哦……我去!没想到你是隐藏的女装大佬啊!你这造型谁给你做的?简直比男装还好看!”

  谢连岳一连发出几个“卧槽”,感慨古代化妆术也这么出神入化,不比现代整容技术差啊!

  “宝音啊,你想去宫里玩玩,也不用牺牲这么大吧?男扮女装你太厉害了!哈哈哈……”

  宝音无奈低头叹气,这师哥怕不是个傻子。

  紫苏和紫菀掩嘴偷笑,紫珠忍不住笑道:“驸马,你再仔细看看,宝音姑娘,本就是女子啊!”

  谢连岳如遭雷击,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宝音,身材虽然称不上“有料”,但是一穿女装仍旧曲线毕露,比那些男扮女装的“人妖”要养眼太多了。

  她本身就是女子?那么第一天救自己的时候……怪不得总觉得她那天哪里觉得怪怪的,有些娘,有些女气,原来是自己眼瞎啊!

  “哎呦,没想到古代女扮男装还真不是扮着玩的。嘶~我竟然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师妹,哇,不得了了,师父可真是有眼光啊……”

  谢连岳正美滋滋地想着,以后可能会跟这位漂亮的师妹有什么故事发生,元柔轻飘飘一句话来到了耳边。

  “驸马在想什么好事?能不能告诉本宫,让本宫也高兴一下?”

  谢连岳背心发凉,急忙摆摆手,假装委屈地抱怨道:“原来你们已经商量好了啊!就瞒着我一个人。”

  元柔瞥了一眼宝音,语气凉凉道:“你那好师妹怕你有什么危险,非要跟着去。先说好了,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本宫可不负责帮你们收场!”

  谢连岳向宝音笑了笑道:“果然还是师妹心疼哥哥,不像某些人,挖坑让人跳,却管杀不管埋!”

  元柔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会,当先一步出去了。

  紫苏三个跟在元柔后面,宝音单独跟着谢连岳。

  黎明时分,第一大街上除了洒扫街道的人,几乎没有闲杂人等。

  两辆华盖马车一前一后走在第一大街上,谢连岳在前,元柔在后。

  谢连岳正在车里跟宝音说话,车子竟走着走着停下了。

  “少爷,有人拦咱家车子。”

  小厮李柰在帘外小声禀报。

  谢连岳正打算掀起帘子看看是谁,只听车下一个声音恭敬道:“梁国公府梁继臣请公主安。”

  谢连岳心里一乐,原来是自己那位情敌啊!

  “宝音,你下去问问他,有什么事?”

  宝音不知谢连岳什么意思,只好皱眉照做。

  “你有什么事情?”

  梁继臣抬头,只见从车里出来一个惊为天人的婢女,只是表情疏离冷漠,而且开口很不客气。

  这马车上的标志是公主的车驾无疑,但是她身边的服侍宫女自己都认得,这个难道是新来的?

  心里虽然疑惑,但也不敢怠慢,忙又躬身道:“继臣请公主安,希望能一见公主金面。”

  抬头见宝音回头跟车里人交流了几句,然后冷冷对他说:“我们家主子说不见。还有,上次在天一阁的事,她已经知道了,所以跟你没什么好说的,还请让开吧!”

  梁继臣心头一凉,难道元柔真的因为自己对谢连岳出言不逊而生气了吗?他们的感情何时有这么好了?自己真的没戏了吗?

  “公主,请听继臣解释!继臣并不是因为嫉妒驸马才对驸马出言不逊的,而是因为……实在是对公主情不能自已,为公主感到不值,还请公主体会继臣的一番苦心,不要生继臣的气……”

  谢连岳在车里憋笑,这傻小子,当街表白有夫之妇,有种!只是能做到这一步,看来对元柔也是十分有心了。

  宝音看到梁继臣在悄悄抹汗,又回头等谢连岳指示。

  “你告诉他,公主不生气了,叫他以后对驸马好一点就行了。”

  宝音皱眉,师哥这样骗人家,真的好吗?公主那脾气,他是不是忘了昨晚什么待遇了?

  宝音正要传话,紫苏突然从后面走过来。

  “梁公子有礼了。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梁继臣看看礼数周到的紫苏,再看看前面马车上高高在上的宝音,疑惑道:“公主不在这辆马车里?”

  紫苏道:“公主在后面马车里,这是驸马的座驾。”

  梁继臣好似被天雷劈中一般,呆立当场,自己刚刚……当着正主的面向人家媳妇表白?这要传出去,不仅阙府面上无光,就连国公府都要无地自容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