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4 左右为难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2215 2019.05.28 16:21

  阙云客把毕萦送到她的车旁,毕萦提出要开车送他回来,被他拒绝了。

  其实路程也不过二十多分钟,毕萦见他坚持,只好让他自己走回去。

  阙云客向她挥挥手,转身回去了。

  毕萦从后视镜里看着他笔直的背影,连走路都一丝不苟,真是个认真的人。但是怎么脑回路却又那么清奇呢?真是个难懂的人。

  阙云客两手空空,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大马路上,突然感觉天地之间只剩他自己了。

  唯一与谢连岳沟通的铜镜虽然在手边,可是莫名其妙跟他失去了联系,怎么都唤不醒,不知是不是他那边出了什么状况,他还好吗?

  自己的身份,真的很奇特,甚至有些荒诞,就算说破天去都不会有人信的,连毕萦也不信。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继续伪装,继续体验,继续抛开过往的一切,安心在这里生活下去吗?

  他摇摇头,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

  可是,真的很孤独啊!

  阙云客低垂着头走得很慢,昏暗的灯光下,像极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游魂。

  “谢连岳!”

  阙云客抬头,一个慌张的声音在喊他,紧接着一个身影猛地投入了他的怀中!

  这个巨大冲击让他吓了一跳,如果不是在想心事,怎么至于会没躲开?

  低头一看,宋瑾正满面泪痕扑倒在他怀里,痛哭流涕,鼻涕眼泪蹭了他一肩膀。

  阙云客推开她,见她脚上穿着家里的拖鞋,衣着单薄,披头散发,哭得妆都花了,一双眼睛里流出黑色的泪痕,大晚上的看起来十分瘆人。

  “你怎么啦?怎么在这里?”

  “我出来找你……”

  宋瑾一句话没说完,又开始呜呜哭起来,吓得旁边树上一只乌鸦特楞楞飞走了。

  阙云客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她,又耐心等她哭了一通。

  宋瑾抽抽噎噎又道:“我在电话里听你大喊一声,吓得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再打你电话又没人接,我不知道你怎么了,只好跑出来找你……”

  阙云客四下看了看,漆黑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连一个大男人都免不了会怕,她的胆子还真够大的。

  不过看得出来,她对谢连岳是真的关心。

  不禁皱眉道:“你知道去哪找我吗?这么晚,你一个女孩子家,独自出门太危险了……”

  宋瑾使劲摇头制止他说下去,又哭着道:“我不知道……我满脑子都在担心你,害怕你出事,你要是真出了事,我该怎么办呐?呜呜呜……”

  说着又扑到阙云客怀里哭起来。

  阙云客不知如何安慰她,直接推开好像也不好,只好两只手尴尬地举在半空。

  “宋小姐,你……能不能先不哭了?我衣服都脏了……”

  阙云客实在是忍不住了。

  宋瑾大力用拳头砸了他的肩膀一下,“讨厌,人家正在担心你,你却在担心衣服?”

  说着笑了一下,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擦了把眼泪。

  问道:“你出来干嘛了?”

  阙云客沉默,不知道说出来真相会不会又惹她哭。

  宋瑾见他不说话,撇了撇嘴问:“送毕萦是吗?”

  阙云客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云,怎么还是那么多、那么厚啊!

  “别装了,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一个女孩子自己回去,这么晚了,确实不太安全。我又没说什么,至于么?从来没见你这么关心过我……”

  说到这里,宋瑾又气愤地打了阙云客一下。

  阙云客轻咳一声,白白替某人挨了两拳,自己实在是冤枉。

  “你手机呢?怎么不接电话?”

  “哦,丢了。怎么办啊?”

  阙云客说起来还有点可惜。那么好玩的东西,被自己给弄丢了!

  “丢三落四的臭毛病就是不改,服了你了!明天我带你去买一个吧,正好你那个破烂也该换了!”

  “破烂?”

  “这回姐大出血,给你买个好的,怎么样?”

  宋瑾看着他,带着宠溺的笑。

  “大出血?你哪里不舒服啊?”

  阙云客神色慌张问到。

  “混蛋!你到底要不要?不要不买了!”

  宋瑾又是一拳捣过去,噘着嘴道。

  “你别生气啊,那要吧……”

  “那作为补偿,你要陪我吃饭逛街看电影!”

  “可是……”

  “可是什么?不然的话就签‘卖身协议‘!你选一个?”

  宋瑾笑得一脸奸诈。

  “卖……卖身?”

  阙云客哭笑不得,这到底什么跟什么啊?

  “行了行了!看你勉强的样子,事先声明啊,我可不是重新追你,咱俩确实已经分手了!这不过是你补偿我的,你工资不是还没发吗?这月的花呗都是我帮你还的呢!到时候连上手机,一起算吧!”

  阙云客不懂她具体说的是什么,但是大概知道了她的意思,自己欠她钱。

  谢连岳这家伙还真是不争气,穷的叮当响,没钱全靠女人养,真是败给他了。

  也不知道那家伙现在顶着自己的名号,在哪里逍遥呢?

  “呆子!你想什么呢?”

  宋瑾见他再次“宕机”,忍不住伸手戳了他一把。

  阙云客回神,看到宋瑾心情好点了,赶忙问:

  “你好点了么?我送你回去吧?”

  “回去?回哪里?”

  宋瑾明知故问。

  “当然是你家啊!”

  “当然是你家啊!”

  “为什么是我家?”

  “废话,就是你家别问了!”

  阙云客一脸懵逼,被宋瑾拖起胳膊就走,根本无力反抗。

  “喂喂!宋小姐,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些误会?我不是……不可以啊!……”

  空旷的大街上回荡着一个男人无助的声音……

  ……

  送走宋瑾,已经快到零点了。

  阙云客望着桌上的小蛋糕,蛋糕上还点着一根没有燃尽的小蜡烛,那光不怎么灿烂,却一直亮着,温暖着他失落的内心。

  那束玫瑰花静静躺在桌上,散发着独特的清香。

  原来今天是宋瑾和谢连岳认识十周年纪念日。

  宋瑾可爱的脸庞,映着烛光点点,像慢放的镜头一样在脑海中划过。

  阙云客不禁使劲摇了摇头。

  眼前的生活无比真实,又无比陌生。

  以前的生活锦衣玉食,每天那么多奴婢小厮围着自己打转,到哪都有人高看自己一眼,虽然觉得有些不自由,但现在真的自由了,无人管束了,又有些怀念了。

  而且三十年来,自己最干净的就是感情生活了,没想到一到这里,便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遇。

  回头一想,并没有一个人有错,毕萦和宋瑾,一个纯粹,一个深情,自己真的有资格接受她们对自己的好吗?

  如果她们知道自己不是谢连岳,会怎么想呢?

  还有,那个不靠谱的家伙,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呢?

举报

作者感言

春树流苏

春树流苏

不好意思!最近事情有点多,精力有些不济,更新晚了!明天会继续两更~:)

2019-05-28 16: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