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3 注意!前女友出没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3162 2019.05.04 10:27

  “黄龙山的风景,虽比不得五岳三山,却也有自己的几般好处。这么多年来,没怎么变化,也是难得。”

  阙云客站在苍茫山水间,手抚一株老梅枝感慨到。

  毕萦也极目远眺,周围山上植被甚多,的确秀丽,远眺堰塞湖上,还有几页扁舟,一群鸥鹭穿行其间,确实特别的有情调。

  “我想你的母亲……能够在这里长眠,一定会很欣慰的……即使找不到……“

  毕萦苦恼自己今天不仅老感觉不自在,甚至连安慰的话都不会说了!

  年龄到了近30岁,身边人的生老病死也都已经经历过了,为什么对着这个说是陌生人也不奇怪的人,这么别扭呢?

  阙云客回神,转头看着毕萦,目光和煦如春风。

  “我知道。所谓‘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那么久远的事情,寻不到踪迹也是应当的。其实我刚才又想了一遍母亲说的话,她说离开是‘解脱’,其实这也是我的解脱吧!身无负累,心无挂碍,不亦快哉!”

  说完,阙云客转头向着空旷的湖面方向放声长啸!声音响彻林梢,震得山间鸟雀不住和鸣。

  毕萦被阙云客的话和这一声恣意的长啸惊呆了!武侠小说上写的英雄们开心或者不开心时都会“纵声长啸”,她原以为是写着好玩的,谁知竟然真的有人会!

  毕萦盯着阙云客雕塑般的侧颜,很长时间回不过神来。

  此后每当她一个人的时候,她的耳边总会无意间响起阙云客的那声长啸,脑中回想起蓝天白云、青山碧水间那张倾世容颜,像被下了蛊一样,无法自拔。

  接下来的一整天,毕萦都和阙云客同吃同坐同游,她本以为阙云客性格沉闷内向,谁知竟十分健谈,并且涉猎非常广泛,文学艺术方面的见解十分独到,很多时候都让她想起自己大学时的导师来,对他也是暗暗佩服。

  就是有一点,他好像没有任何生活经验似的,单纯如一张白纸。这让毕萦心中疑惑不解。

  天色渐晚,两人搭乘最后一班专车回到长川市。

  车上,毕萦见阙云客没有要互留联系方式的意思,只好自己主动,提出想加他微信。

  阙云客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手机给了毕萦。

  毕萦在阙云客的备注上,郑重写下自己的名字。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间,她扫见对话页面上,置顶聊天的是备注是“小瑾”,于是也把自己的名字点了“置顶聊天”,之后还给了阙云客。

  阙云客看也没看,就把手机收到了衣兜。

  毕萦提着的一颗心刚想放下,阙云客突然开口道:“对了!我知道门票是什么意思了……差点闹出误会……多谢你了。今天出行,门票和吃饭,都是你出的钱,可否告知数目,日后我定会还你的!”

  出门不带钱,这其实是他一直以来就有的习惯。没办法,顶着一张阙府大公子的脸,到哪都可以直接刷脸记账,自有胡总管帮他处理,从不用自己操心。

  谁知现在花钱都要“亲力亲为”了,而且还是这种现代纸币,说他不会“花钱”,也没错啊!

  毕萦听他说的是这个,大方一笑道:“别客气,出门在外,都有不方便的时候。再说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吧!今天算我请你的,不用还了!”

  阙云客正色道:“不可不可。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何况我阙某从不欠人钱财……”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说漏嘴了,急忙补救到:“我从未欠过别人钱财,尤其是女孩子……请务必告知,感激不尽!”

  毕萦见他坚持,意识到让一个男人欠女孩子钱可能确实说不过去。只好如实说到:“嗯……这样吧,吃饭算我的,车费和门票你回头给我就行了。一共是1300,行吗?”

  阙云客摇摇头。

  “吃饭也不能小姐请,请算在里面吧!”

  毕萦眼珠一转,“要不这样,我们有来有往,这回算我请你,下回你请我?”

  阙云客想了一下,只好点点头。

  “那多谢小姐慷慨了。”

  “噗嗤——”毕萦笑了。

  “敢问小姐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说话……很有意思,你这个人也很有意思,真的有点后悔没早点认识你。”

  阙云客望着毕萦灼灼的眼神,赶忙低头。

  “让小姐见笑了。其实他们都说我这个人很沉闷的,不值一提。”

  “谁说的?那是他们不了解你。你其实又懂得多又很幽默,话还不多,我就喜欢话少的……”

  毕萦说着说着赶忙住口。这么明目张胆说出来会不会吓到人家啊!

  阙云客倒没什么感觉,但是很感激毕萦。

  “谢谢小姐的肯定。你是第二个这么说的人……”

  “第二个?”

  毕萦突然想起他微信上置顶聊天的那个“小瑾”。

  “啊,不提也罢,都是之前的事了。”

  毕萦见他掩口不提,也不便再追问。

  过了一会,阙云客又道:“那个……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毕萦闪着大眼睛,笑着答道:“我是不是该说一句,‘但说无妨’?”

  阙云客不好意思地一笑,“其实我是想拜托小姐,如果日后还有出游的打算,能不能叫上在下一同出行呢?在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出门不多,想找个游伴……”

  “好啊!没问题!”

  不等阙云客说完,毕萦便迫不及待答应了。天知道,她正有此意!

  “我也很喜欢旅游呢!我很早就定下了周游世界的目标,不过因为工作忙,一直在找机会。我也很想要找一个游伴呢!自己玩确实有点无聊。”

  “那就这么说定了!”

  下车了,两人分别的时候,毕萦沉吟着,最后向阙云客道:“我也有一个‘不情之请’,你能答应吗?”

  “小姐请讲。”

  “以后能不能叫我的名字?可以叫我毕萦,也可以叫我……小萦,怎么样?”

  阙云客看着毕萦亮晶晶的眼睛,笑着点点头。

  毕萦回到公寓,把背包往沙发上一扔,就急着打开手机看起来,都没顾上跟正在桌旁摆饭的余姚打声招呼。

  伊妮见毕萦这次回来不同寻常,突然嗅到了一丝八卦的味道,赶忙围上来仔细盘问。

  “怎么了我们的女神殿下,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啊?快来说给宝宝听!”

  毕萦只是笑而不语,但是神情明显很高兴的样子。

  伊妮朝余姚贼兮兮地挑挑眉,余姚向她撇撇嘴。

  “不告诉宝宝啊?行!晚上甭想睡觉了你!等着宝宝盘你吧!先来洗手吃饭!”

  毕萦按下心中的小悸动,憧憬着明天在单位见到阙云客。不知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呢?

  阙云客来到租住的公寓,刚想拿花盆底的钥匙开门,却发现钥匙在锁眼上别着。

  难道进贼了?

  阙云客见门口花盆旁边放着一把铁铲,于是小心翼翼地握在手里,悄然转动了门锁。

  客厅没人,卫生间没人,厨房里有人!

  难道是个偷吃贼?!可是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啊!

  阙云客的身体紧贴在墙壁上,慢慢靠近厨房,忽地转身,举起铁铲就要往那黑影头上击落!

  谁知那人听到动静也赶忙转身,手里端着的盘子差点摔到阙云客脸上。

  阙云客一愣,“怎么是你?”

  宋瑾一脸懵逼地看着阙云客高高举着铁铲的手,“你拿铁铲干嘛?不会以为进贼了吧?”

  阙云客刚想解释,宋瑾的小嘴立刻噘得老高。

  “至于吗?防我跟防贼似的。你也不想想,除了我来,还会有谁?再说了,不是你说的可以让我随时过来的吗?难道说话不算数?亏我还担心你没饭吃,翘班过来巴巴的给你做饭,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宋瑾一边数落,手上一刻没停,麻利地把锅里煎得焦黄的一条鱼铲了出来。

  “对不起宋小姐,我不知道……”

  “宋小姐?得了吧!报复我报复上瘾了?你可真能装!赶紧洗手吃饭!”

  阙云客知道宋瑾是谢连岳的女朋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自己不好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自己并不是谢连岳,只好先闷头走着。

  “你来这里有事吗?”

  宋瑾本来就没好气,停了筷子道:“我不是早上发短信告诉你了今天会来吗?拿我的东西……”

  阙云客点点头,“请便。”

  宋瑾更加有气,她明显感觉到了,自从自己提出分手,谢连岳从医院里回来以后,两个人之间就变得十分有距离了。可是算起来分手也才没几天吧,说话就这么不咸不淡、没心没肺了?

  难不成他已经有了新欢?

  宋瑾把碗往桌上一顿,阴沉着脸问到:“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交了新女朋友?”

  这次换阙云客懵逼了。这女子的性格怎么阴晴不定的呢?

  阙云客不知怎么回答,正在这时,他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

  宋瑾眼尖,一把抓起,正好看到屏幕上的一行字:“平安到家了吗?今天跟你一起出游很愉快……”

  宋瑾气得杏眼圆睁,刷刷刷熟练地输入密码打开手机,微信置顶的对话框果然已经换成了“毕萦”。

  “平安到家了吗?今天跟你一起出游很愉快,期待下次的旅行!”

  宋瑾眼圈都红了。

  “毕萦是谁?!”

  阙云客刚端起饭碗,一口香喷喷的米饭还没扒到嘴里,筷子刷地一下就被宋瑾夺走了。

  “什么?”

  “我问你毕萦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