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3 打脸二重奏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2217 2019.06.05 08:15

  “我的好妹妹,你何时变得如此小家子气了!不就是个宫女吗?你想要几个,哥哥送给你!怎么样?”

  南宫维开始跟元柔软磨硬泡。

  元柔却不看他,只看着谢连岳,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

  谢连岳在南宫维身后朝元柔挤眉弄眼,夸张地掐胳膊抹脖子,恨不得给她跪下了。

  元柔暗暗好笑。

  “维哥哥,你平时喜欢跟宫女厮混倒也罢了,可别忘了,现在还在禁足期间,万一这事传到皇叔耳朵里,后果会怎样?元柔可不忍心看你再受苦了!”

  一句话给南宫维兜头破了一大盆冷水,让他不禁后怕不已。

  自己真是色心昏头了,要是被父皇知道禁足期间还这么胡闹,一定会惹他更生气的。

  “好妹妹,你说得对!哥哥被关得太久,昏了头啦!那……那这婢女哥哥不要了!”

  南宫维狠了狠心,暂时压下了心里这股邪火。

  谢连岳陡见事情又有了转机,高兴地直冲元柔竖大拇指,元柔仍装作没看见。

  “哥哥,你歇息吧,妹妹还要带驸马去别的宫里拜见,先告辞了。”

  说着盈盈一拜,也不看谢连岳,扭头就走。

  谢连岳赶忙与南宫维行礼,追上元柔,一路出了菡梦苑。

  南宫维目送他们一行人出了宫门,眼睁睁看着大亮的天光再次在自己眼前消失不见,愤恨地把手边的棋盘哗啦啦摔了一地。

  走到无人的后花园里,谢连岳上前对着元柔一顿打躬作揖,忙不迭地道谢。

  “真是多谢你了,否则宝音这趟就赔进去了。呼,真是吓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不住地用手往脸上扇风,额头上亮晶晶的,一张俊脸因为紧张几近煞白。

  随后又安慰似的看了看宝音,见她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得道:“师妹啊!师哥差点保不住你了,多亏有公主,你也要谢谢她啊!”

  宝音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仍旧一脸冷漠,并不答话。

  元柔冷笑一声道:“免了!这会知道谢本宫了?不知是谁说的,本宫专门‘挖坑让人跳,管杀不管埋’呢?”

  谢连岳感到半边脸被打得啪啪响,只好装傻道:“有吗?谁?谁说的?一定是你听错了吧!啊,对了,我依稀好像仿佛记得有人说过,发生什么事的话,她可概不帮忙的,是不是啊?”

  元柔一滞,卸磨杀驴,过河拆桥,这呆子脑筋倒转的快。

  故意轻飘飘道:“是啊,本宫是说过,所以现在有些后悔了,不如就答应了大皇子吧!”

  说罢转身就要再回去。

  谢连岳急忙一把抓住她的手,舔着脸求饶道:“呵呵,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紫苏、紫菀她们见公主驸马日常互怼,只在一旁掩嘴偷笑。

  宝音轻叹了口气,无奈在心里又骂了一遍傻子。

  元柔甩开谢连岳的手,一把抓住悬在他腰间的龙凤玉佩,举到他的眼前,正色道:“阙云客,本宫不得不提醒你,以前你无论怎么没心没肺、没头没脑都行,但是现在你签了契约,成了本宫的人,最好机灵一点。面对比你强大的人,不要崭露头角,更不能随意露怯,只有这样才能不受对方掌控,明白吗?”

  谢连岳受教似的点点头,随后一愣,“等一下,我怎么就成了你的人?”

  元柔脸上一红,后悔说错话了,急忙补救道:“怎么,你不是承诺为本宫办事吗?可不是本宫麾下的人?”

  谢连岳再次点头,心里想着元柔刚才的话,还真是学到了。

  如果不能一招制敌,那么就得学会跟对方周旋,最起码不能让对方轻易把你逼入绝境。如今有元柔相救,以后呢?万一哪天元柔又不开心了,真的什么都不管了呢?看来这厚黑一道,自己学得还没这小丫头精,三十年岁数都活到狗身上了。

  这么想着,又无奈摇头。

  元柔见他不说话,点头又摇头,皱眉追问道:“怎么?不服吗?”

  谢连岳急忙作揖道:“啊?不是不是!你说得太对了,我是一千个服,一万个服!以后你就是我人生路上的引路人,我的最佳向导,我的唯一上司,我保证都听你的!好不好?”

  元柔见他说得真诚,一脸狗腿样儿,不由得想笑。

  真是个怂包。不过有一点她还是佩服的——他的厚脸皮和不要脸的水平,还真是人所不及。

  元柔不再理他,转身往一条大路上走去,谢连岳急忙跟上。

  此时正值温暖的初夏,花园里牡丹和芍药开得正盛,红的似火,粉的像霞,还有一些罕见的孤种,颜色是谢连岳在后世的绿博园里都没见过的。

  这些花一丛丛都种在青花大盆里,一眼望去,花园里整整齐齐排列了几十个这种大盆,五彩缤纷,清香扑鼻。

  几个簪花的宫女正穿行其间,忙着修剪花枝,见他们过来,急忙让到一旁行礼。

  元柔忍不住走到一盆花前驻足欣赏,宫女立刻机灵地拿剪刀剪了几枝扎成一团,送到元柔面前。

  紫苏赶忙上前接了。

  “这枝竟然是双色的,是什么品种?”

  元柔问到。

  那宫女低头笑道:“启禀公主,这是江南新贡的牡丹,叫做‘二乔’,奇就奇在一株上竟能开两色甚至多色花朵……”

  宫女正细心介绍,元柔听得认真。

  背后突然响起一道冷冽的声音:“如兰!我不是说了,让你好生照看这些花吗?怎可让人随意攀折!”

  那叫如兰的丫头突然害怕地转身跪地,带着哭腔道:“奴婢知错了,请夫人饶恕!”

  谢连岳一惊,回头看到一个容貌清丽的女子,眉头微蹙,身形窈窕,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只是大热天的,肩上竟然还披着朱红色的斗篷,露出里面白绿相间的衣裙。

  元柔却不为所动,仿佛对那株花颇为感兴趣,继续问那跪着的宫女:“‘二乔’?名字倒是有趣。你接着说。”

  那宫女怯怯地看了元柔一眼,又看了看不远处那个女子,低头惶惑不语。

  那女子缓步走过来,紫苏等人低头行礼。

  “见过玉夫人。”

  玉夫人?

  谢连岳努力在脑海中搜索这个人,元柔之前跟他说过后宫共有三位受宠的妃子,第一个是翊妃,丞相祖朝中的女儿;第二个是淑妃,太尉申岐山的妹妹;还有一位是谁,当时因为自己打岔,元柔没说完。

  难道就是眼前这一位吗?

  不对。这位明明只是个“夫人”,再看元柔的态度,谢连岳立马判断出来了,她极有可能只是个不受宠、位份又不高的后宫佳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