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 凶你没商量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3279 2019.04.30 16:21

  “不不不不用……”

  谢连岳被两个长得娇花一样的女孩子逼到了先前的房间里,两人都是十六七岁的样子,模样还没全长开,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像他这糙汉子模样的大叔,原本是受嫌弃的命,怎么今天突然这么受欢迎了?

  见那两个女孩伸手来够他,谢连岳吓得后退不迭,那两个女孩子却训练有素似的,行动极为机敏,脸上笑嘻嘻的追过来。

  “少爷,一会要给老爷夫人奉茶的,您不能还穿这身喜服啊?”

  他低头一看,的确还是新郎官打扮,不换还不行了。

  “不用你们帮我,我自己来就行,我该换什么衣服呢?”

  其中一个身材高挑、长手长脚的姑娘轻笑一声道:“少爷如今大婚了,我们以后不能再伺候少爷了,只盼少爷今后能想着我们两个,也不枉我们服侍少爷这么几年。”

  另一个脸圆圆的姑娘笑着推了她一下,脸上笑了笑,又显出一丝悲戚的神色,鼻尖红红,泫然欲泣,甚是可怜。

  “你怎么啦?”

  谢连岳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

  “没什么。”她赶忙走开去找衣服。

  “少爷,她不过是伤感罢了。我们以后不在这个院伺候了,要去二房了。看二房那个样子,我们两个去了,也是三等下人的命罢了。”

  这个女孩子明显比另一个要大方些,说话也分明爽朗。

  “这是什么意思呢?”

  “少爷你呀,真是读书读呆了。咱们府里的规矩,少爷你成婚了,今后有专人伺候了,像咱们这算是服侍过少爷的老人,就要拨出去伺候二少爷了,直到他成婚,只不过,二少爷跟你一向不睦,我们可不就成炮灰了么?”

  这女孩子说话不藏着掖着,每句话都让谢连岳惊讶。她一边说话,手上的活却没停,帮谢连岳脱去大红喜袍,换上一件石青色暗纹外袍,又帮他拿过一条镶了玉的腰带系上。

  谢连岳听她说得入了神,没留意她动作行云流水,一抬头一张俏脸已经快到怀里了。

  平时谢连岳看影视剧的时候也想过,什么时候能一亲那些女星的芳泽就好了,但是平时却正经得很,尤其是有女朋友小瑾在,他更是连跟女同事靠近一点都没有过。但是眼前这两个陌生的女孩子,上来就要扒他衣服,还是对方还是未成年,他可不敢造次,于是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那女孩脸色就不好看了。

  “少爷,你是现在就嫌弃我了不是?这最后一个更衣礼也不让奴婢帮你完成了?也罢,公主带来的侍女就在外面候着呢,奴婢这就唤她们进来伺候少爷。在少爷心里我们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有跟没有一个样,有什么意思呢?小四我们走!”

  谢连岳见这女孩子眼眶红了,竟然生气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肯定跟他有关。

  “诶!等一下!等一下,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驸马,公主请问驸马可准备好行拜见礼了?”

  门外又响起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来啦!少爷你快站好吧,不闹了,公主已经在催了。晚了主母肯定要责罚我们的。”

  “等一下,你们谁能告诉我这是哪啊?”

  眼前长手长脚的女孩子突然一愣,“少爷,你怎么啦?”

  “不是,我不是你们少爷,我是……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到这来了,你们叫什么呀,还有,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

  那女孩脸上怔怔的,突然堕下泪来。

  “果然老爷还是把你打着了。之前为了逼你……唉……”

  另一个女孩子慌慌张张地说:“快别说了,咱们去禀告老爷吧!少爷病了!”

  然后两个女孩子就慌慌张张跑出门去了。

  留下谢连岳一脸懵逼。怎么回事?谁打我了?没人打我啊?

  他仔细回忆,记忆里最后的影像是一道光,一道闪电一样的光,足以把他闪瞎。那么他来到这个鬼地方,应该是跟这道光有关了?这道光是从……对了,是从那枚铜镜里发出来的!

  “铜镜!一定是铜镜!镜子呢?”

  谢连岳急忙在身上找,摸了一遍还是没有,再一想,醒来是在另外那间屋子里,那镜子一定在那里!

  “驸马,您装扮好了吗?公主已经等候多时了。”

  他刚推开门又被人堵住了,何况他也不知道先前醒来的那个房间在哪,只能稀里糊涂被许多人簇拥着来到一个房间。

  谢连岳进去一看,这是昨晚他挨打那个地方啊!那么那个打他的女孩子在这里吗?

  “公主,驸马来了。”

  谢连岳知道这是公主的卧室,其实应该是公主和驸马两个人的卧室,不过这公主似乎对驸马不满意,所以才新婚之夜把他撵了出去。

  但是听那仆人说,明明是公主自己向皇帝求赐婚的呀,这什么套路,他实在不懂。

  “走吧!”

  谢连岳正傻站着不知如何是好,只见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孩从对面的玻璃屏风后转了出来。

  外面穿着一袭玫红色的宽袍,里面露出金色滚边襦裙,腰间系着一条同色的衣带,上面镶金嵌银的,反正看起来富丽堂皇,十分高贵。

  再看脸,分明便是那天打了他的女孩子,皮肤白得亮眼,腮上有些许婴儿肥,眼睛圆溜溜、亮晶晶的,像两颗上好的黑曜石,乍一看跟现在的当红小花赵丽颖的眼睛很像。那天晚上没来得及细看,只记得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和胖乎乎的小脸了,细看之下,只见这女孩子不仅眉眼精致,还长了一个秀气挺翘的鼻尖,鼻子下面小巧的嘴巴鲜红欲滴,让谢连岳一下子就想起四个字——“锦心绣口”,实在是个端庄至极的好样貌。头发跟那天初见不同,卸了凤冠霞帔,在头上高高盘成了花瓣髻,鬓间簪着一支碧玉的发钗,分辨不清楚是什么花形,总之艳而不妖,浓淡相宜,煞是好看。

  没想到长得好看的女生穿了古装,原来这么美啊!怪不得现在古装写真那么火爆了。小瑾好像也有一套,但是都不如这个女孩好看。不知道毕滢穿了这套衣服又会是什么模样呢?

  谢连岳一边呆看,一边胡思乱想,眼睁睁看着这女孩来到他跟前。

  “看够了吗?”

  女孩的声音很清亮,就是感觉不太友好。

  “没呢!好看!”

  “噗嗤——”

  周围突然传来憋笑声。谢连岳一愣,才反应过来,女孩正仰着一张粉脸瞪着他,看脸色还有些吃力,毕竟她的头顶才与他肩膀平齐。谢连岳赶忙弯下腰,低了头,长得太高有时候也会让人感觉挺不友好的。

  公主见他低头,脸色缓和了些,眼眸低垂,纤长的睫毛盖下两片小扇子似的阴影。

  谢连岳忍不住想摸一下,这是真的吗?不是贴的假睫毛吧?

  “大胆,谁让你进来的!你一个世家公子,行事作风怎的如此孟浪!”

  女孩眼睛不看他,唬得谢连岳眨了眨眼。

  “不是,他们叫我进来的。我只想问一下,你……你是谁?”

  那女孩一愣,连周围人看他的眼光也带着疑惑和不解。

  阙云客不认识公主?还是他被他父亲打傻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

  那女孩面色十分不善。

  “我……我就是问问……”

  当着这么多陌生人的面,谢连岳不敢贸然暴露自己不清楚情况的事实,还是一步步确认,先找到铜镜再说吧!

  那女孩冷笑一声,“你别给本宫装疯卖傻了。提醒你一句,陛下刚刚钦封了本宫为元柔公主,以后可别叫错了!”

  “哦,失敬失敬……”

  元柔一滞,这家伙难不成真被他爹打傻了?怎么好似变了个人似的。

  谢连岳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劲,他可不知道,阙云客跟元柔可是从小就认识的。

  “那个……我再问一下啊,你有没有见过一面铜镜?就是后面有四个小动物的那个……”

  谢连岳话没说完,被元柔厉声打断。

  “住嘴!本宫才没见过什么铜镜!你不知哪里弄来的腌臜东西,本宫怎么会有!”

  “哎哟,女孩子不要这么凶哦,会嫁不出去的!”

  谢连岳一个30岁的老男人,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喜欢凶人的小姑娘,都快拽上天了,偏偏生起气来那么好玩,忍不住想逗逗她。

  元柔眉头突然一蹙,杏眼圆睁,抬手指着他的鼻尖质问道:“你说本宫凶?本宫哪里凶了?”

  谢连岳连忙后退一步,脸上似笑非笑,“那那那,还说不凶?手指头都快戳到我鼻尖了。”

  “岂有此理!竟敢戏弄本宫!紫苏!给我教训教训他!”

  一个宫女应声走出,年貌稍大,来到公主面前。

  “殿下,您也知道的,驸马一向如此,并不是真的想要戏弄公主,况且驸马新婚,奴婢是伺候公主和驸马的,不好造次。”

  “紫苏,你也不帮着本宫?”

  “殿下,眼下已经到了行拜见礼的时刻,阙家主母已潜人来问过数遍了,咱们要是不去,恐被说失了皇家的体统。”

  “笑话!本宫不去见她,她还敢来问本宫不成?!他阙家主母又怎样,本宫还不放在眼里!”

  “殿下!殿下消消气,殿下慎言。”

  元柔听了紫苏的话,稍稍平复了一下呼吸,又忽然转头看着谢连岳。原本以为阕云客只是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公子哥,怎么几年不见,竟然浪荡轻薄至此?一见他就来气,差点坏了自己的大事。真是后悔到底该不该自请嫁给他。

  “紫苏,我们走!”

  元柔不理谢连岳,转身就走,带起一阵香风,衣袂飘飘十分利落。

  那个叫紫苏的丫头路过谢连岳时,急急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他跟上。

  “诶,公主你先等一下!”

  谢连岳没办法,想要找铜镜的下落,只好跟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