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 烂俗桥段女猪脚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3134 2019.05.03 08:58

  毕萦翻到杂志上中间一页,指给阙云客看。

  “这里怎么样?”

  “隐仙山……?”

  “嗯!这里离长川市不远,而且风景很不错。我去过一次,印象很深刻。你要是觉得可以,我陪你再去一次?”

  阙云客听毕萦说“陪他再去一次”,莫名觉得受宠若惊。

  “如果你不想去第二次的话,我们可以换一个地方……”

  “我都行!就从这里开始吧!我们出发吧!”

  阙云客看了看毕萦身后的背包,露出疑惑的眼神:“我需要带什么呢?”

  毕萦转了转眼珠,“‘伸、手、要、钱’,你都带了吗?”

  “什么?”

  阙云客是真的没听明白。

  毕萦做出一个不敢相信的夸张表情,“‘伸、手、要、钱’是身份证、手机、钥匙、钱包的谐音,你竟然不知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逗我呢?”

  阙云客的表情仍然迷惑不解。

  毕萦以为他人太老实,是真的不知道,于是不好意思再开他玩笑,认真问他到:”身份证是一定要带的,钱不钱的无所谓,现在景区一般都可以手机支付,你看一看身份证在不在身上,用不用回家拿一下?”

  阙云客下意识摸了摸衣兜,从内袋里掏出一个瘪瘪的钱包来——这个黑色的包包一直在谢连岳的衣服袋里装着的,这几天他虽然换过两次衣服,却没忘记再装上,万一有用呢?

  阙云客打开钱包,发现里面有一些小纸片,上面写着“□□”的字样。还有几个硬币,三张张花花绿绿的纸片,以及两张硬硬的卡片。

  除了一叠厚厚的□□以外几乎一无所有,吊丝男的标配。

  “在这里呢!”

  毕萦指着其中一张硬卡片给他看。

  阙云客抽出那张卡片,看着上面那个彩色的小小头像出神。

  照片这种东西他已经知道了,也在谢连岳的手机里见过不少,大概知道现代社会有这种先进的技术,可以把人的形象像画画一样瞬间保存。

  他出神的原因是,谢连岳的头像,跟他自己,长得竟然有些像。虽然发型变了,黑长直变成了有刘海的碎发,眉毛没有他的浓黑,但是黢黑的眼瞳和高挺的鼻梁还是如出一辙。

  难道说这也是他们两个人能够实现互穿的原因之一吗?

  “你在想什么?喂?”

  阙云客回神,“没什么。我们可以走了吗?”

  毕萦“嗯……”了一下,跟着出门去了。

  其实她心里想的是:现金带那么少还敢跟女孩子出去玩的,他还真的是与众不同的存在呢!

  要去八十公里外的A市的隐仙山,需要先坐地铁到大巴站,再乘坐直达的大巴经高速过去。这是最快的出行路线了。

  阙云客一路跟在毕萦的后面,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默到处看着,像极了一个跟大人出门的乖乖小学生。

  毕萦偶尔回头看他一眼,既觉得奇怪,又觉得有趣。

  在地铁上,乘客虽然不满,但是多余的座位也很少。二人坐在彼此对面,阙云客出神地看着飞驰而过的黑漆漆的窗外,毕萦却在看他。

  他很安静,爱看书;衣服虽然很普通,却干净整洁,眉目间平添了一丝慵懒风;钱包里也没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优惠券,似乎不是很适应人多的环境,不知他平时的娱乐活动都有哪些呢?

  毕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奇,既想知道,但又不好意思问,;就那么出神地看着他。

  车到了一站,一拥而上来很多人。毕萦瞄了一眼中间没有老人,于是没有起身让座,稍微往里收了收脚,靠着栏杆更近了些。

  地铁再次运行,整个车厢已经变成了沙丁鱼罐头一般密不透风。

  毕萦和阙云客中间隔了重重人头,她有些担心,怕他待会不知道下车,但又动弹不得,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可是一抬头,却迎上几个不怀好意的眼神,三个瘦得像麻杆的小伙子,大概都二十郎当岁的年纪,一个个染着蓝色、绿色、紫色的外星人发色,嘴里嚼着口香糖,嘴巴一张一合,笑嘻嘻将她团团围住。

  一个小痞子道:“小姐姐,长得挺漂亮啊!这是要到哪去啊?”

  毕萦不说话,有些紧张地往后缩了缩身子,抱紧了身前的背包。

  又一个道:“别害怕嘛,我们只是想跟你搭个讪,我们又不是坏人……”

  毕萦旁边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妈先是偷偷溜了一眼三人,然后公然用一种“死亡凝视”的眼神瞪着他们。

  毕萦心里一阵感激。

  这三个小痞子流里流气,虽然车厢里这么多人,他们不敢占自己便宜,但是万一盯上自己怎么办呢?在地铁站被色狼尾随猥亵的新闻实在是不少,光是想一想都心里哆嗦,大妈真是好人。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吗?!还是你家有漂亮女儿要介绍给我们哥仨啊?没有就一边呆着去!少管闲事!”

  一个恶狠狠的警告把大妈的“死亡凝视”瞬间击溃,大妈甚至微不可察地自觉离毕萦远了一些。

  周围的人听见小痞子的警告,都赶忙收回注视的目光,只在心里祈求自己不要遇到这种难缠的事。

  谁让这小姑娘长得那么漂亮呢?长太漂亮还自己一个人出门,那不活该被调戏么?

  “嘿嘿嘿,小姐姐,周末要出去旅游啊?一个人很危险的哟!我们哥仨陪你一起吧!你要吃要喝我们掏钱,怎么样?”

  毕萦忍无可忍,想站起来走开又没地方,只好对他们扭头不理。

  “唉小姐姐!别不理我们呀!跟我们说句话呀!”

  说着,一个小痞子就想去拉她的背包。

  “干什么!你们这群色狼!再动我东西我报警啦!”

  毕萦涨红了脸,对三个小痞子动用最后的警告。

  三个小痞子一听她要报警,不敢再动。

  一个人恼羞成怒,朝她脸上“呸”了一口唾沫,嘴里骂道:“妈的□□!哥几个又没怎么样你,谁是色狼了?!啊?跟你好好说话你不搭腔,非得找骂!是不是贱!我此奥……”

  三个人轮番对毕萦开始骂骂咧咧,毕萦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遇见地铁流氓,也是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么难听的话骂她,气得她面红耳赤,羞愤不已,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泪珠子哗啦啦就开始往下掉。

  三个小痞子见她哭了,笑的更欢了。

  正在这时,毕萦忽然觉得头顶上有一片阴影压下来。

  两边两个小痞子正笑得欢,只觉一只大手按到了自己的头顶。那只手力道奇大,自己想要回头看一眼,脖子却仿佛被定住似的,动弹不得。

  中间那个小痞子一愣,扭头一看,一个身材比他高一个头的男人,此刻正贴在他的背上,对着他“死亡凝视”!

  小痞子“咕嘟”一声下意识咽了下口水,这家伙个头可真大!两只胳膊张开好像正好能搂住他们仨!

  完了,今天倒霉,遇上个正义感爆棚的傻子,看这体格,没准还是个便衣“条子”,好不容易才出来,再被逮进去,太不划算了。

  再看那两个小痞子,正使劲掰他的手,废了好大劲终于让他放手了。

  这个人正是阙云客。他本来正专心看着地铁外的灯带,像划过夜空的流星一样好看,没想到变故陡生,听到了对面毕萦的哭声,于是他抢身站起,站到了三人背后。

  这个时候情况急转而下,三个小痞子见有人出头,害怕再待下去会惹起众怒,于是怒视一眼阙云客,准备开溜。

  “等一下!”

  阙云客一声暴喝,让本已经安静的车厢顿时抖了一抖。

  “跟这位小姐道歉!”

  三个小痞子待要不理,无奈前路已经被其他人封死,只好艰难转身,灰溜溜地走回毕萦面前。

  “对、对不起……”

  “叫姐姐!”

  毕萦已经擦干了脸上的眼泪,转头对三人嗔道。

  三个小痞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滑稽地低头小声道:“对不起……姐姐……”

  说完赶忙灰溜溜溜走了。

  车厢里顿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叫好声,原本漠然的群众一起欢呼这一胜利,仿佛那是大家共同的功劳。

  阙云客对周围人的赞誉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默默地站到了毕萦身边,饶是她身边的大妈主动让座位给他坐,他也婉拒了。

  奇怪的是,两人再没有任何交流,还像刚上车的时候一样。

  下车了,毕萦终于战胜了心中的羞怯,主动向阙云客道谢。

  毕竟光天化日之下,她一个跆拳道黑带的实力选手,却措手不及当了一回戏剧化的“英雄救美”的女猪脚,实在是有些对不起每天下班后的挥汗如雨。

  “谢谢你啊,要不是你帮我解围……”

  “不必客气,我想即使不是我的话,也会有其他人挺身而出的。”

  “那可未必。不过我也挺能理解的,毕竟谁都不是行侠仗义的江湖大侠,如果无辜被卷入还有很多麻烦事,大家都不容易……”

  “是吗?依在下来看,自保是无可厚非的,但是要在无人受伤害的情势下。如若有人正在遭受苦难而不作为,那跟无胆鼠辈有什么区别?在下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阙云客待要接着说下去,眼看着毕萦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奇怪,赶忙住口。

  少说多做,这是谢连岳给自己的“忠告”,怎么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呢?

举报

作者感言

春树流苏

春树流苏

今天晚了点~安啦

2019-05-03 08: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