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7 是不是喝多了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2180 2019.05.24 09:51

  大家狐疑地互相看了一眼,见大皇子似乎没有叫梁继臣起身的意思,只好各自归座,不敢说话。

  谁都知道大皇子是个什么样性情的人,高傲暴戾,不可一世,当面给他难看,就是给自己难看。

  梁继臣心中一寒,看来这位今天还有些心气不顺,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巧,撞枪口上了呢?

  谢连岳虽然也不敢出声,但见梁继臣接连吃瘪,心中觉得又解气又好笑,不过对这位大皇子也不禁注意起来。

  那大皇子是个典型的北方人长相,身材高大,面阔口方,浓眉大眼,一身明黄衬得整个人光彩熠熠。眼神霸气侧漏,透出一股阴狠高傲的气势,让人见了就不自觉矮三分,果然有一国大皇子的风范。

  跟他旁边那位说话带三分笑的二皇子比起来,俩人特别不像是弟兄俩,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不是一个妈生的。

  “大皇子?”

  梁继臣悄悄抬头,试探着又叫了一声。

  毕竟自己身后有一个国公身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算是大皇子,也得给国公爷留点面子吧!

  大皇子左右开弓,先喝了侍女送到唇边的两杯酒,才恍然大悟似的,向梁继臣道:“诶?你怎么还没起来呢?难不成还等着我扶你起来呢?哈哈哈!”

  梁继臣见他笑了,才抹抹额头上的汗,急忙跪谢道:“不敢不敢,谢大皇子体恤。”

  看来自己那酸诗还是别念了。

  祖齐宇也看出来今天大皇子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八成是被陛下给责骂了。心里不禁埋怨起申少戈来:我就不信你不知道大皇子被骂的事,你小子嘴严,却害的大家措手不及,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实在是不讲义气!

  看了一眼申少戈,他正津津有味地吃菜喝酒,丝毫没理会各人的心思。

  又看了一眼二皇子和南宫续,大家都像没事人一样,只顾自己喝酒,跟身边的美人说悄悄话。

  祖齐宇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鼓起勇气去大皇子跟前,小心翼翼道:“大皇子,您看咱们这……继续?”

  大皇子如梦初醒一般,看一眼他道:“继续啊!进行到哪了?安排些喜庆点的节目,大家解解闷!”

  “是!是!”

  祖齐宇急忙召来乐师,又召来事先准备的特色舞娘,一顿莺歌燕舞。

  期间二皇子、南宫续等人不断来敬酒,几支曲舞罢,气氛终于又缓和了许多。

  谢连岳其实早就坐不住了,真是无聊透顶,但又不敢走。

  虽然昨天跟元柔签订的不平等条约里写明了,自己要乖乖参加这种聚会,但今天来也来了,吃也吃了,见也见了,自己这算完成任务了吧?

  正努力想办法遁走,突然听见有人叫他。

  “这位是阙大学士家的大公子吧?算来我该叫你一声哥哥。嘿嘿,来,我敬你一杯酒!”

  谢连岳一惊,转头一看,大皇子已经拿着酒杯酒壶来到他面前了。

  只见大皇子脸上皮笑肉不笑,看起来实在怪异,目光阴沉地盯着自己,一杯酒已经递到了面前。

  谢连岳有些发蒙,不知道大皇子这是何意,他丝毫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矛头突然又指向了自己?

  他不敢伸手去接,赶紧脸上堆笑道:“不敢劳动大皇子赐酒,我自己倒吧!”

  说着赶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来。

  大皇子见他还算机灵,冷笑一声道:“不错,我很欣赏你!其实我有件事想问问阙兄,父皇最近派给我的那件差事,令尊大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会建议让我来办呢?”

  谢连岳见他脸色阴晴不定,心道不好。瞬间头脑风暴了一阵,他说的“令尊”,也就是说的阙云客他爹阙胜吧,难道说这事是他爹惹出来的?

  不用说,这件事就是最近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的“童谣案”,虽然这件事没公开,但是其实早就在圈子里传遍了。就在刚才,又是热心的小弟弟朱焰中,已经绘声绘色跟他讲过了。

  大皇子查了好几天,始终没找到源头从哪开始的,早上陛下问起,还白白听了顿训。

  其实谢连岳虽然刚穿越过来,但为了更好地在这里生存下去,他平时非常注重收集并且分析信息,毕竟这样才能做到少踩雷。

  作为一个现代人,倒不见得他比古人有多聪明,但是有一点是肯定比他们强的,那就是对世界的科学认识。

  古人因为受到种种自然限制,“鬼神”思想特别严重,对什么“天命”“运道”也深信不疑,简单来说就是两个字:迷信!

  听到关于“童谣”的传闻,他便断定,那不过是有心人耍的一些小伎俩,怎么可能真有人能预言未来呢?他自己倒有资格当个“预言师”呢!只是后悔上学的时候没有好好学一学历史。

  再听到关于那个传播童谣的“小乞丐”凭空消失,他立刻便联想到某一天晚上无意间看到元柔洗澡的事。一个疑问盘桓在他的脑中:会不会是她搞出来的呢?

  谢连岳只呆立了片刻,立即机灵地跪在地上,一脸诚恳道:“回大皇子,您说的这件事,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想来父亲一定是知道大皇子您有足够的能力解决这件事情,才在陛下面前举荐您的吧,而且很明显陛下很认可您呀!不然也不会叫您去做了不是?”

  大皇子顿了一顿,脸上的表情终于松弛下来,把酒杯放到桌上,亲自扶他起来,笑道:“阙兄请起,我也不是怪阙大学士,这差事说到底也是我分内的事嘛,但是我平时太忙了,哪有时间管这些小事……”

  “大皇子您当然用不着亲自动手,您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吧!我保证三天之内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谢连岳说得斩钉截铁,在场众人全都震惊地呆立当场。

  南宫续也吓了一跳,他本来在想办法替他开脱,结果没想到他竟然主动“引火烧身”,难道是喝多了?

  不过谢连岳的脸上只是有些轻微的红晕,眼睛里好像闪着渴望的光芒,怎么看都像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大皇子突然皱眉,一张威严的脸贴近谢连岳,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问道:“你知道骗我的后果吗?”

  谢连岳使劲掩饰心中的骇然,坚定地点点头。

  大皇子忽然眉头舒展,眼睛微眯,重重拍打谢连岳的肩头,朗声大笑起来。

  “好!好!有魄力!元柔那丫头果然没有看错人!哈哈哈!来,我敬你一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