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5 奶妈也是妈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3257 2019.05.05 10:05

  谢连岳明白,现代交通工具的发达对他心里的震撼肯定非同寻常,岂有不想体验的道理?

  只听阙云客又道:“谢兄,稍安勿躁,我相信以你的本事,绝对不会久居人下的。情势一定会变,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了。我是对那些蝇营狗苟没什么兴趣,只想远离,所以以后就看你的了。有什么难处尽可以问我,可能我帮不上什么忙……但请你务必相信元柔,她会助你一臂之力的。如真有不虞,也可去黄龙山找‘黎先生’,他是我的方外恩师,一定会帮你的。”

  谢连岳知道在没找到穿越回来的办法之前,说什么也没用。只好无奈叹道:“那好吧!这边我先替你撑着。其实你也别太小瞧我了,等我熟悉了环境,一定打个翻身仗给你看!对了!毕萦的事,回头有新进展要随时向我报告啊!不要对她存什么非分之想!你的明白?”

  “……好。”

  阙云客答应着,顺手把手机上毕萦的备注改成了“1300”,时刻提醒自己:欠谁的钱都不能欠女孩子的钱!

  谢连岳又与阙云客说话到半夜,看了一眼外面的天,已经朦胧欲曙,赶忙收好铜镜,胡乱在书房的榻上缩起来打个盹。

  以后需要躲的明枪暗箭还多着呢!不养好精神怎么行呢?

  正神游太虚境,突然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少爷!少爷!快开门呀!张妈妈不好啦!”

  谢连岳迷迷糊糊翻个身,隐约听见“不好了”三个字,神识立马清明了一瞬。

  “哎呀!能不能让人喘口气,一直这么紧张会神经衰弱的呀!”

  谢连岳嘟囔着坐起来,朝门外喊到:“这次又是什么事啊?”

  是青儿回的话。

  “少爷,是张妈妈,她的病势又沉了几分,托人给捎来口信,想见您一面!”

  张妈妈?原来不是我的事啊?

  谢连岳松一口气,倒头准备再睡。

  门外青儿等了半天不见动静,只好再次扣门。

  “少爷,您起来了吗?张妈妈还盼着你过去呢!”

  “哎呀知道了!马上来!”

  张妈妈不是别人,正是阙云客的乳母。他听阙云客提过几句,母亲去世后,是张妈妈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他直到成年,后来阙秦氏上位后,就不让张妈妈在阙云客的院里住了,把她安排到了下人房里。

  阙云客随便套上一件宽袍长衫,也不管是不是昨天穿过的,有没有被揉的皱巴巴。

  一开门,青儿一看就急了,死命抓着他非要给他换件新的。

  谢连岳倒无所谓,没人照顾习惯了,哪管衣服整齐不整齐,只要两只鞋能穿成一双就算达标了。

  换好衣服,青儿引着他来到下人住的院里。

  那是一进小小的院落,一溜的格子木门在院里排的满满当当,看间距,一间房间大概也就不到十平米,一个房间里还要住至少四个人,真的比起帝都的蜗居差不多了。

  中间还有两间是连在一起的通房,没有门,那是厨房。

  这里是阙家公共下人们住的地方。所谓公共下人,是不私属于某个主子,需要各人领各人的活,为整个阙家服务的人。

  比如专门洗衣服的、专门做饭的、专门打扫院子的、专门套车喂牲口的等等。

  当然主子的各个小院里也是小厨房、洗衣间等设备齐全的,但那些是专属下人、贴身奴仆做的事,他们比这些公共下人地位高多了。

  谢连岳一进院子,就看见原本逼仄的小院,被各种人和乱七八糟的器物塞得满满当当,一棵绿色植物的影子都看不见。

  “大少爷好!”

  所有见到他的下人赶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恭敬向他鞠躬问好。

  谢连岳和颜悦色地向他们摆摆手,“大家好!”

  没办法,在他生活的时代,阶级敌人早消灭干净了,所以在谢连岳眼里,这些都是从事专职工作的底层劳动人民,虽然他们身份有别,但是他们至少应该受到尊重。

  下人们受宠若惊,急忙让开一条道,围着谢连岳转。

  “这环境住的也太憋屈了吧!这么多人挤这么一个小院,怎么住的开嘛!”

  谢连岳皱眉道。

  一个有些肥胖的妇人,大概五十多岁年级,梳着普通的发髻,穿一身青色布衣短打,小跑着迎面过来,边跑边往身上擦手,脸上带着谄媚的笑。

  “哟!少爷怎么亲自过来了?这里地方又小又脏,少爷您有什么吩咐,派人说一声就是,这可真是委屈您啦!”

  “这位是?”

  谢连岳回头问跟着的青儿。

  青儿答道:“这是专管下人事情的周妈妈,这个院里的大事小情都归她管。”

  谢连岳点点头,这妇人看面相十分精明,一身的肥肉却着实令人厌烦。

  “没什么事,你们忙自己的。我来看看张妈妈。她在哪个屋呢?”

  谢连岳说着摆摆手,示意周管事和其他人继续工作,由青儿带着他向其中一个房间走去。

  谁知周管事急忙赶上两步拦在前面,谄媚笑到:“呵呵,少爷,张妈妈一向身体康健得很,怎么突然劳动您费心来看呢?是不是哪个小丫头在您面前乱嚼舌根?奴婢知道您挂念她,每天都派小丫头精心服侍着呢,您大可放心。您可千万别听小丫头子乱说啊!”

  说着恶狠狠拿眼溜了一圈周围的小丫头,瞪得她们都不敢抬头。

  谢连岳觉得奇怪,他还没说什么,也没看见什么,这周管事怎么就先一口咬定是有人告发,才把他引过来的。

  十年的办公室老罐头经验告诉他,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谢连岳和气一笑,道:“周妈妈,瞧你说的,我不过是偶然想到张妈妈了,来给她送点她爱吃的点心,尽点孝心,你怎么就说的,好像我来专门揪你错似的了?放心吧,我看看就走,没什么好说的。”

  说罢绕开周管事,径直向青儿打帘的屋子走去。

  谢连岳不免诧异,这都四月的天了,别的门上都没有布帘,只有这间还挂着厚厚的布帘,到底是怎么了?

  一进屋子,一阵恶臭混合着浓重的药味扑鼻而来,屋里又暗又闷,让谢连岳差点喘不过气来。

  怪不得要遮帘子了!

  再看屋里,小小的空间只有一张床和一个烂木头箱子,连张桌子都没有,一个茶水壶就放在床边的木头杌子上,实在简陋到家了。

  仔细分辨,床上盖着一床分不清颜色的补丁被子,被子尽头露着一张惨白的脸,没有生气地闭着眼睛、张着嘴,让谢连岳一瞬间仿佛回到爷爷去世那天的画面。

  所幸床上那人听见有人进来,很快张开了松弛的眼帘,眼中有一点光亮透出来,让她跟一个真正的死人区别开来。

  不过看她这个样子,距离死亡也差不远了。

  “是……是少爷来了吗?”

  床上的人声音微弱,青儿忙上前一步道:“是!少爷来了!”

  谢连岳也忙上前查看,老人皮肤松弛,露在被外的手瘦骨嶙峋,看起来十分凄惨。

  他是爷爷奶奶养大的,跟他们相处久了,自然对老人有种天然的亲厚。但这个人似乎与阙云客描述的不符啊!按他的说法,他的奶妈只比他母亲大两岁,年龄应该不到五十岁,怎么就如此老态龙钟了?

  想来也只有一条原因了,一个人生病如果得不到妥当的照顾,衰老是首先不可避免的。

  这些该死的烂人,这是一个病人该有的待遇吗?怪不得那周管事要拦住自己先打预防针,原来就是怕自己找她的事!

  “张妈妈!我是客儿,我来了!”

  谢连岳说着,眼眶湿润,差点堕下泪来。

  这个老人看自己的眼神,完全跟爷爷临去之前一模一样啊!

  “客儿!真的是你……妈妈可把你盼来了……妈妈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谢连岳握住张妈妈的手,低声道:“张妈妈,对不起,我来迟了!没早点来看你……你感觉怎么样?还撑得住吗?”

  一抬头看到门口有人鬼鬼祟祟向里张望,谢连岳眉头一皱,大声道:“我现在就带你走!给你找好医生看!你一定会没事的!等你好了,咱们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把那起小人的嘴给他撕烂了!看他们还敢再虐待你不敢了!”

  门口一下子鸦雀无声。

  张妈妈咧开嘴无声笑了一下,摇手道:“客儿,不必为我费事了。我老了,不中用了,苟延残喘了这么久,也该去陪你娘了。我托人找你的原因,只有一个,有一样东西,我知道你娘的意思是想留给你,但是又防着别人知道抢了去,所以一直没告诉你。那件东西藏在宗祠里,你娘的灵位下面……”

  谢连岳捏了一下张妈妈的手,小声在她耳边道:“张妈妈!你说的我已经知道了!那东西现在在我手里,我谁都没告诉!你放心吧!”

  谢连岳其实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大概率猜是那枚铜镜。阙云客是阴差阳错才得到的,想来张妈妈还没来得及告诉他。

  张妈妈欣慰地点点头,表情一瞬间舒展开来,似乎放下了很重的心事。

  “我本来想等等再告诉你,谁知不慎染上这难熬的伤寒,一连小半年都卧病在床,看病抓药一直在没断,可就是下不了床。我真怕我这把老骨头撑不下去!好歹托了个小丫头给你院里传了个信,你终于来了!我这悬着的心可算能放下了!”

  说罢长叹一声,浑浊的泪水从眼角淌下。

  谢连岳被这两行浊泪刺激了泪腺,也不禁红了眼睛。

  “妈卖批的,这群没良心的东西!张妈妈,你等着,看我不收拾了他们,给你报仇去!”

  谢连岳说着起身,抹了一把脸,向外面冲去。

举报

作者感言

春树流苏

春树流苏

上班啦!继续默默更文~路过的大神,求推荐票!

2019-05-05 10: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