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逆袭祖宗十八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5 权力的滋味

逆袭祖宗十八代 春树流苏 2285 2019.06.07 10:16

  “好俊的轻功!”

  紫珠和紫菀不禁喝起彩来。

  谢连岳感觉满脸自豪,好像她们在夸他一样。

  “我师妹!当然厉害了!呵呵呵……”

  宝音面无表情看了这边一眼,转身消失在假山上。

  谢连岳眯着眼在下面翘首期待着。

  “怎么样,宝音?找到了么?是什么东西?你下来了吗?”

  谢连岳忍不住心急,朝宝音的方向喊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在这后宫重地大喊大叫,成何体统!”

  一道清亮的呵斥声从身后传来,吓得谢连岳一个激灵猛地转身。

  光想着捡宝贝的事了,一不注意就飘了。

  只见四个宫装打扮的婢女,簇拥着中间一个绝色美人缓步过来。

  那女子看起来既年轻又漂亮,头上珠翠满头,外衣上满绣了金线,在阳光下明晃晃的闪着亮光,看上去富丽堂皇,十分尊贵。

  “见过妍妃!”

  紫珠和紫菀最先反应过来,赶忙向那女子行礼。

  谢连岳不知她是谁,只好跟着一起作揖行礼。

  那女子不语,只是不住拿眼上下打量谢连岳,见是一位异常清俊的公子,举止稳重雅致,颇有大家风范。

  “哦,原来是你们两个啊!怎么,不去伺候你家主子,跑到宫里闲逛啦?”

  还是先前呵斥他们的那个宫女,脸上带着一丝骄矜的神色。

  紫珠忍不住反驳道:“关你什么事!”

  紫菀立刻往后拉了拉她,上前一步笑着道:“启禀娘娘,殿下今日进宫,让奴婢等在此等候片刻。这位是……”

  刚准备向妍妃介绍谢连岳,又被那宫女打断:“公主也是奇了,竟然会来这种鸡不打鸣鸟不拉屎的地方,不知又有什么事情呢?”

  “有什么事难道要跟你汇报?”

  紫珠怼人也是真快,暴脾气实在忍不了。

  谢连岳和紫菀都急忙拦她。

  什么情况?怎么这两个一见面上去就掐架?难不成这妍妃与元柔是对头?

  那婢女撇了撇嘴,不理紫珠,转头向妍妃道:“主子,咱们家大公子那么好,不知为什么她们家公主竟然看不上,偏偏去嫁了那阙家的一位不受宠的少爷,听说是出了名的忤逆子,年纪又大,再者他们阙府哪里比得上咱们府里呢?”

  谢连岳听那婢女说的,不就是在说自己吗?只是他们家到底是谁家,听着好像又是一个“情敌”,怪不得火药味这么浓,每一句都是在针对自己。

  不过他一点都不生气,反而第一反应是拉住紫珠,生怕她再说出什么难听话。

  紫珠果然经不得激,怒道:“你胡说什么!我们家驸马怎么就比不上你家公子了?我们驸马比你家公子强一千倍一万倍!”

  “别开玩笑了!要不是他撞了大运被公主看上,恐怕在整个京城都查无此人吧!名声、功名什么都没有,家世也普通,哪里及得上我们家公子分毫。况且我们家娘娘现在圣宠正浓,多少贵族女子想来给我们家公子求亲,我们家公子还看不上呢……”

  “兰翠!不得无礼,退下。”

  妍妃终于不紧不慢地开口,说了那婢女一句。

  兰翠知道主子要说话了,这才瘪着嘴退后一步。

  “这位公子看着眼生啊,请问是哪家子弟?”

  妍妃其实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仍旧客气地问他。

  谢连岳心道,这妍妃原来是个萌妹子,性格温柔贤淑,与她那婢女性格不同,并不怎么咄咄逼人。

  于是再次拱手,谦恭低头道:“在下阙云客,见过妍妃娘娘。”

  妍妃点点头,“驸马免礼。”

  谢连岳看她四肢纤细,只有腰肢微胖,宽大的宫裙也遮不住,唯一的可能就是怀孕了。

  想了想道:“娘娘是否已有孕在身?此地风大,再加上地下暑热,切不可久站,还请娘娘保重身体。”

  妍妃见他观察力不错,而且还知道关心一下她,足见是个细心人。只是奇怪,他的性格并不如哥哥说的那样,不近人情。

  妍妃看了一眼颐和轩,道:“多谢关心。元柔可是在这里?”

  谢连岳回道:“是。说是有事,去去就来。”随后又问到:“娘娘来这里,也是为进这颐和轩么?”

  妍妃见他问得直白,多半是不知道这颐和轩是什么地方了。

  于是笑到:“本宫来此实属偶然,只因小婢刚刚正在放纸鸢,不料被风吹断了,有宫人说像是吹到这里来了……”

  一语未了,只见一个人影忽然从头顶飞过,吓得妍妃“啊”地叫了一声。

  婢女兰翠一把上前护住她,尖声叫到:“什么人?来人啊——有刺客——”

  谢连岳本来没什么,听她一喊,赶忙上前抱住那个人影,急急解释道:“不是刺客!自己人!自己人!”

  那个人影正是从山上飞下来的宝音。此时被谢连岳抱住,一时羞赧,立刻想挣脱。

  那边兰翠因为自家主子受了惊吓,还在一叠声喊人,正闹到不可开交,一队巡逻的士兵拿着长矛立刻围了上来。

  “发生什么事了?参见妍妃娘娘!”

  为首那人声音粗重,立刻跪地行礼。

  兰翠见禁军来了,急忙告状:“就是他们!把娘娘吓着了!快把他们抓起来!”

  那队禁军见谢连岳和宝音脸生,气势汹汹上前盘问。

  妍妃见变故陡生,呼啦一下围上来一群人,一时没了主意。

  宝音仍在谢连岳怀里挣扎,谢连岳怕他们伤了她,便没有放手,紫珠和紫菀紧张地跟禁军首领解释。

  场面一时乱糟糟的。

  “怎么回事?”

  一道清冷威严的声音突然降临,众人一齐看向身后。

  元柔带着紫苏缓步走来,表情凝重,气场强大。

  说话的是紫苏,它熟练地叫出那个禁军首领的名字。

  “李解,你带人在这里干什么?明知妍妃有孕在身,还敢喧哗,冲撞了皇嗣,你该当何罪?”

  那个叫李解的见状,立刻气势全无,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向元柔行礼。

  “参见公主!末将不知二位贵人在此,冲撞了贵人,末将有罪!”

  元柔看都没看他,缓步走到妍妃身边,携着她的手问她有没有事。

  紫苏对那人挥了挥手道:“起来吧!”

  又走到正在瑟瑟发抖的李解跟前,正色道:“李解,你可看清楚了!这位是陛下赐婚,公主新选的驸马,阙云客公子!下次再不认得,小心自己头上有几个脑袋!”

  李解急忙答应下来,赶到谢连岳面前,惶恐地跪下道歉:“末将不识驸马,冲撞了驸马,请驸马恕罪!”

  说着连着磕了三个头。

  谢连岳还没经过这样的架势,初尝了权力和地位的滋味,一时之间,心里大大的爽。

  “好好,没事没事,起来吧!”

  紫苏走到他面前道:“驸马宅心仁厚,这次不与你计较了,还不快走!”

  李解听了如蒙大赦,赶忙带着一队人跑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