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和血族公主有个约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一言不合拜山头

我和血族公主有个约会 浛央 3688 2019.12.04 23:59

  值此强敌压境的危机关头,陆婉兮挺身而出,镇守冬雷峰山门,大有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有她出手,玉贞峰弟子信心大振,在赵梦雅的调度之下,立刻有一座新的山水阵法即将成形。

  伴随着一束赤色信号弹升空,百余遁光从四处落下,玉贞峰余下弟子匆匆御剑而来,足有百余人。至此,玉贞峰二百八十位剑修集结完毕,在陆婉兮身后,漫山白衣愤而执剑,巾帼不让须眉。

  冬雷峰山门,以冬雷碣石打造而成,是一方雷电阵法的组成部分。近乎透明的主峰禁制全力运转,电光闪耀的雷电之力呼之欲出,杀伤力惊人。

  但那八道不凡身影,似乎并不在乎冬雷峰的待客之道,依旧信步闲庭欺身近前。

  其中又有四道年轻的身影,大步在前。他们修道不过才二十年光阴,却已经摸到大道门槛,是洞府起步的神仙中人,将来断不会止步于玉璞境。

  放在南部蟾州其他任何一座宗字头山上宗门,他们都是百年难寻的核心弟子。宗门会倾尽资源,培养成未来千年宗门领袖的存在。

  他们分别是剑来峰张斗,一心向道,曾经引得祖师堂供奉的三清神像,也为之显化神迹,连续七年新秀榜第一;

  天师府叶秋,目前位于新秀榜第二,甚至比陆婉兮高出一个名次。小道消息,陆婉兮玉贞剑法大成之日,第一个就要拿叶秋祭剑。不过到底如何,都是别人的猜测,谁才是踏脚石,还未可知。这也是今年六脉会武,最大的热门;

  天雷峰即墨,本身的存在就是一个谜。天雷峰掌管龙虎山邢狱,更有小型宗门想都不敢想的仙家暗卫,覆灭一个中等世俗王朝,只在顷刻之间。

  即墨在天雷峰地位尊崇,被那位喜欢猪吃老虎的戒律真人视为衣钵传人。所以即墨作为板上钉钉的天雷峰下一任峰主,名利都是身外物,故而他在会武上从未表现真实实力,明面上是新秀榜第四。

  太岁峰乘龙,他和沐云的性格最为接近,是一位游戏人间的另类修士,痴迷符箓之道,最喜纸笔和天下山水。如果不是拜入龙虎山,他大概率会是儒家书院未来的风流圣人。乘龙在新秀榜上,也是被低估的存在,单以符箓之道的杀力,暂时位于第五。

  剩下四人,分别是天师府东城、西九两兄弟,位列新秀榜第九、第十;

  最后是剑来峰荀猿、天雷峰杜涓,位列新秀榜第六、第八。

  加上陆婉兮和赵梦雅,龙虎山这一代弟子前十,全部聚齐!

  “太可怕了!”沐云感受到那十人之间的风起云涌,不得不承认,自己和他们还有不小的差距。

  不过他安慰自己道:“小爷我胜在机敏啊,排名高又如何,张斗倒是排名凑合,不照样被我强行赐予一段因果?”

  一言不合就拜山头,这是龙虎山才特有的景象。原因也很简单,因为那位道祖,从来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所以才会被儒家至圣先师和佛家佛祖,骂一句臭牛鼻子。

  天下道脉,作为道祖的徒子徒孙,没几个好脾气的。

  何况龙虎山坐镇一处远古魔窟的入口,保百万里太平,更需要厉兵秣马。与那多事之秋的世俗王朝,须得兵强马壮是一个道理;不仅如此,龙虎山周围,便有寒气逼人的十绝深渊,盘踞着无数龙蛇之属;还有妖气冲天的弥天森林,强横的妖族,从未停止觊觎人族世界。

  所以龙虎山,隔几年就会有一次,弟子间的拜山头盛况。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架打。因为拜山头不讲规矩,不问缘由,比六脉会武甚至来的痛快。

  只不过这回被拜山头的对象,换成了曾经的香饽饽玉贞峰。

  沐云看着陆婉兮一马当先,独力应对八位天骄,心疼地不得了。

  但他不可能跳出去帮忙的,应该说不可以帮倒忙。所以他四周万籁俱寂,努力躲起来。事后复盘的时候,还可以一脸深情对陆婉兮说:“坚决不给我家婉兮添麻烦”

  他躲在牌楼后,翻手取出师娘赐予的一件隐匿法宝,名为遁灵幡。这遁灵幡不过是法宝品秩,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宝贝,但胜在隐匿效果不错。以他的小心谨慎,金丹之下的修士,基本不会发现他的踪迹。

  觉得不够保险,他又悄悄捻起一把用以隐匿的驼碑符,这下鬼都无法察觉他的存在。

  他不禁有些想念大师兄,大师兄的名字威武霸气,叫钟馗。据说大师兄还未下山游历的时候,那叫一个一枝独秀,牛气冲天的新秀榜,他之下的九人,全都沦为笑柄,走路都不敢抬头。

  要是大师兄还在,谁敢欺负我家婉兮!

  沐云想了想,又自觉无趣,大师兄下山多年,如今怕是身在别的大洲,远水不解近渴。

  确保自身安全之后,沐云这才敢放心大胆盯着战场。

  冬雷峰山门并不宽阔,以主峰禁制为界,内侧是陆婉兮,以及二百多个女修,严阵以待,气氛紧张。

  玉贞峰从未被拜山头过,加之这代女修未经历过诛妖血战,难免有些紧张;

  外侧,则是张斗、叶秋等各脉首席。他们作为宗门核心,多年来在玄武地宫磨砺修为,和凶残的远古魔族拼命;甚至奉诏参与诛妖战场,带领同门历经无数血战,战斗经验丰富,看起来志在必得。

  张斗先一步跨过冬雷峰主峰禁制,累计到惊人程度的雷电之力,与他只是打了个照面,就放任他穿了过去!

  玉贞峰众人,不得不倒吸一口凉气!

  主峰禁制,是她门守山,最大的依仗之一。

  原计划,加强过的主峰禁制,要那帮天骄好好忙活一阵子。倒不至于让他们寸步难进,至少拦住他们一个时辰,挫一挫他们锐气。

  可张斗,不费吹飞之力,瞬间就突破了!

  沐云打量战场的身形赶紧缩回来,狗日的,新秀榜第一,果然不是纸糊的。

  在他缩回来的同时,张斗瞬间回头,大有深意盯了一眼他藏身的位置。

  这一眼,让沐云如同被一个狠辣老妖怪盯住一般,浑身发凉!好在张斗一无所获,继续前行。

  其实张斗心中同样巨浪滔天:先前那无妄之灾的天外一剑,让他不惜消耗数月修为,推演了一番轮回因果。

  虽然没有明确的结果,推衍却显示和玉贞峰有关。就在刚才,他察觉到一股灵机,是那个因果没错!

  但他不动声色融入全部修为的现场推衍,居然一无所获。

  这位天之骄子郁闷不已,他以宗门首徒的身份,发动对玉贞峰冬雷峰的拜山行动,醉翁之意不在酒。

  好不容易把其他几个家伙聚集一起,总不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云海之上,六位身影在万尺高空,将拜山头的一幕看在眼里,正是六脉峰主。

  陆涟漪眼皮跳了跳,发自肺腑道:“臻逸师兄果然教徒有方,我的主峰禁制中,融合了一道雷电法则,张斗的实力愈发了得。”

  剑仙臻逸冷哼一声,他的道宫被无故削去一半,怒火尚未熄灭。弟子们三人成虎,说什么的都有。

  但臻逸清楚的很,出剑那人,哪里是什么大妖,就是玉贞峰那位,以老妪面目示人的太上长老。那位太上长老,做人不讲道理,出剑更不讲道理,剑法却不掺假。臻逸自忖有点脾气,却不敢主动招惹她。

  他淡定道:“那里哪里,斗儿不过是新近参悟了《天雷五诀正法》,摸到雷电法则门槛,天下寻常雷法,自然以他为尊。”

  臻逸说完,除了掌教真人外,其他几位吃惊不已。《天雷五诀正法》,堪称龙虎山几部镇宗术法之一。百年来,练成的弟子,不过一指之数。

  “什么?那张斗区区观湖境,居然参悟了法则之力?”戒律真人大惊失色。寻常修士,直到上五境,才茅塞顿开,开始领悟法则之力。

  “天下奇才,果真精彩。”太岁峰主,是个邋遢的老头儿,也忍不住点点头。

  法则之力,是天下间最为虚幻的力量,涉及到世界本源。如果说修士,是人族万里挑一的幸运儿;参悟法则之力的修士,则是修士中百万里挑一的大道奇才,可遇而不可求。

  几位峰主也跟着附和,只有罗城灌了一口酒,无所谓道:“《天雷五诀正法》啊,张斗入门几年了,二十年有了吧?”

  “当年钟馗拜入我门中,参悟这《天雷五诀正法》,不过才用了十天。”

  罗城一张口,所有人闭嘴不言。

  各脉峰主脸色很难看。

  ——

  天上,六脉峰主在言语中,相互攻伐。

  地上,针对玉贞峰的拜山头行动,正式开始。

  张斗打头,八位首徒全部跨过天雷峰主峰禁制,并且联手破了赵梦雅新开启的山水阵法,同样不费吹灰之力。

  维持阵法的女修,瞬间倒地一大片,玉贞峰一片狼狈。

  对比有些悬殊。

  钟楚等人,被赵梦雅的山水阵法围困半天,本来陷入绝望。此刻见到各脉师兄亲至,来跟玉贞峰要人,气势大振。

  钟楚道:“婉兮师妹,认输吧。张斗、叶秋、即墨、乘龙各位师兄亲自出手了,你们玉贞峰一介女流,能阻挡片刻,实在是情难可贵。此时投降,我相信六脉师兄,谁都不会说半句风凉话。”

  这话听在玉贞峰各位女修的耳朵里,脸上火辣辣的。

  什么叫阻挡片刻?明明是瞬间突破,钟楚那厮,羞辱人起来,真是信口捻来。

  玉贞峰众人,被钟楚一句话羞辱到,同仇敌忾看向陆婉兮,等待她的反应。毕竟强敌压境,只有她能力挽狂澜。

  沐云看的极为无语,以他对钟楚的了解,他不过是个沽名钓誉的傻鸟。这家伙本意,应该是表达对玉贞峰女修的关切,但话到他嘴里,居然成了嘲讽,真是太直了。

  下一刻,钟楚一声惨叫,被一道剑气“送”上半空,是陆婉兮出手了!

  这家伙,之前在赵梦雅主持山水阵法的时候,凭借一个古怪铜印,屹立不倒,便觉得玉贞峰女修的本事,稀松平常。

  他却忘了,陆婉兮毕竟不是赵梦雅,何况赵梦雅不敢杀他。

  陆婉兮出手果决,快如闪电,玉贞峰女修一阵欢呼。

  钟楚情急之中,祭起那个无往不利的铜印。然而那方被掌教真人亲手赐予的、颇有来历的铜印,居然被陆婉兮的惊鸿剑,一分为二,不堪一击!

  “陆婉兮,你敢伤人!”

  同为天师府弟子,叶秋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作为天师府首徒,对钟楚这位师弟说不上好恶。但后者毕竟是他师弟,就算通了天大的篓子,作为师兄,也只能护着他。

  然而叶秋来不及施以援手,一道闪烁着无尽白光的阵法重新成形。隔绝天地一般,将张斗等人,重新阻挡在山门之外

  其上闪烁着令人惊心动魄的水之法则!

  陆婉兮居然以洞府修为,参悟了水之法则!这比张斗观湖修为,触摸到雷电法则更让人难以接受。

  而且看那阵法上波涛汹涌的样子,似乎蕴含了一整条大江大渎,陆婉兮的水之法则,已经感悟颇深。

  万丈高空上,六脉峰主同时愣住。

  陆涟漪胸中呼出一口浊气,婉兮果真是玉贞峰最杰出的弟子,比之首席的张斗,也不遑多让。这让她很有面子,因为此刻那了不得的八人,抓耳挠腮,对婉兮的水之法阵无能为力。

  罗城一口酒下肚,晃了晃空荡荡的酒葫芦,嘀咕道:“不愧是我的徒弟媳妇儿。”

  陆涟漪瞪了他一眼。

  不要脸!

  ——

  亲眼所见,陆婉兮参悟法则之力,这让张斗等人压力倍增。

  修为进境,并不代表修士全部实力。参悟了法则之力的对手,另当别论。

  八人瞬间拧成一股绳,八柄剑同时出鞘,山河变色。

  八人缓缓升空,各自施展师门最强法决,例如张斗,施展的是《天雷五诀正法》、晴朗的天空中,忽然狂风大作,凭空出现纵横百里的庞大雷云,无尽雷电之力,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呼之欲出;

  天师府叶秋,施展的是《太上荡魔剑法》,无尽剑光铺天盖地,以他为中心,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至于天雷峰即墨,则是面无表情握着一方古老令牌,平静的表面下,似乎有惊天动地的远古大凶之物,即将破封而出。

  太岁峰乘龙摇摇头,和和气气不好嘛,为什么非要打架。但他一挥手,身后浮现一个浩浩荡荡的符箓海洋,各种符箓如同怒涛摇曳,镇杀神鬼!

  张斗依旧一人上前,客气道:“婉兮师妹,我们无意针对玉贞峰。只是六脉会武临近,玉贞峰扣押我们那么多中游弟子,意欲何为?”

  “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们放人,我们撤走,还是一团和气。”

  “那些登徒子,触犯了师尊法旨,为什么要我们放人?”

  玉贞峰众女修,有陆婉兮撑腰,才不怕张斗的威胁,立刻还击。

  “要打便打,怎那么多废话!”

  陆婉兮一声娇喝,惊鸿剑出,火红色剑光笼罩一切,瞬间将张斗吞没。

  剑光遮天蔽日,将那雷云一扫而光、逼退叶秋的浩然剑气、在即墨的令牌上留下一道裂纹,掀翻了乘龙的符箓之海。

  她遗世独立,宛若剑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