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和血族公主有个约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与你做一对神仙眷侣

我和血族公主有个约会 浛央 2957 2019.12.02 20:52

  龙虎山共有三位上五境,不提掌门真人,剑仙臻逸和罗城,都是万众瞩目之存在。

  他们也曾师出同门,在修行路上互为羁绊,相互砥砺道心,至今难分高下。

  但剑来峰和丹霞峰两相对比,就显得罗城门下凋敝,远不及臻逸百分之一。

  即使他剑术更高,高到稳坐祖师堂第二把交椅,也赶不上臻逸的桃李天下。

  “但人家罗城,几时被一剑从天而降,不由分说就削去了一半道宫?”

  “说到底,还不是臻逸的剑术不够高,修为更是马马虎虎?”

  果真是坏事传千里,这才眨眼工夫,剑来峰的事情就传遍宗门,各种讨论不绝于耳。

  一向强势惯了的剑来峰弟子,这回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毕竟自家道宫,就像是被揭开了盖子的破锅,就在那里。

  连同张斗都被人腹议,什么“张斗师兄人面兽心,睡了一条千年蛇妖,结果提裤子不认人。被那上五境蛇窟老祖宗,千里之外递出一剑。”

  还有人说的更加言之切切,亲眼所见一般:“不是蛇妖,是猪妖!上回他参加南部蟾州明子论道,经过那片猪妖横行的野猪林,和猪妖一夜春宵。也不知道张斗师兄怎么想的,连猪都下得去嘴。”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乱弹琴!

  张斗今日道心稀烂,面对师尊的无尽怒火,他只能选择缄口不言。

  他也想解释几句:“师父,弟子一心向道,从未做过传言里那些下流勾当。”

  可问题是,谁会信呢?

  毕竟那上五境剑仙的剑气,从天而降,点名道姓直奔他而来。若不是他当真做了什么下流勾当,怎会招致如此横祸?

  他想来想去,自己都觉得那些谣言居然有模有样。也是,那种程度的剑气,也只有千里之外的大妖,才有本事展现出来。

  臻逸好不容易按捺住脾气,抬手恢复剑来峰山水禁制,将整座剑来峰都遮蔽起来。

  良久,他才看了一眼自己的得意弟子,痛心道:“是为师的错,你如今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为师早该为你寻一良配道侣。”

  “师父,弟子我一心向道…”

  张斗脸色一变,他此生修道,唯一的目标就是跻身上五境,得道长生。至于儿女情长,那是尘世那些凡夫俗子的把戏,与他何干。

  他听见师父的口风,立马要拒绝。

  不料师父阴沉着脸,似乎是做了某种重大决定一般,再度痛心道:“你师父我,也不是顽固不化的老古董。只要你们两情相悦,不用担心师父会反对。”

  “妖就妖吧,是十绝深渊的蛇妖,还是弥天森林的猪妖?”

  “……”

  张斗想死的心都有了,师父,我是真的一心向道啊。

  他不惜消耗巨大代价,多次推演轮回因果,将那个害他的幕后黑手,足足骂了祖宗十九代才罢休。

  “让我抓到你,定要取你狗命!”

  沐云打了个喷嚏。

  ——

  玉贞峰,玉女林,陆婉兮的小院儿。

  陆婉兮眼眸如水,她抬起头,长长的睫毛,也跟着思绪纷飞,微微颤动。

  这么近的距离,沐云不用九幽瞳,便能看见熟透的果实挂在枝头,仿佛一伸手就能将她温香入怀,所以他极力压制心跳。

  这是我家婉兮!

  当年他不过十岁出头,在街上碰见惹人怜爱的小婉兮,尾随着跟她到陆家。

  再后来央求父亲,去陆家提了娃娃亲。对沐府二公子而言,那些都是游戏人间之举,做不得数。

  那时候他哪懂得,女子才是这世间最动人的风景。

  但他误打误撞,居然押中了宝。当年那个不起眼的小婉兮,终于长成了清丽无双的窈窕仙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看见沐云,陆婉兮惊了一下。

  “守门的朱嬷嬷,怎么肯放你进来?”陆婉兮言下之意,知道你就是那个休了我的沐云,她没把你大卸八块?

  沐云正色道:“朱嬷嬷啊,方才有位剑来峰的张斗师兄,在角门外说你的不是。”

  陆婉兮眉头微蹙,将信将疑。

  却听沐云云淡风轻:“张斗师兄,他,他言语中,好像对你有些轻浮。朱嬷嬷视你如己出,怎肯忍受他放肆,这会儿应该是仗剑剑来峰兴师问罪去了。”

  沐云说话之时,并见到方圆百里的空中,两道璀璨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在一起,迸发出亿万光芒。

  沐云耸肩道:“瞧,这不就打起来了。没想到啊婉兮,你们玉贞峰还有这么一位隐姓埋名的大剑仙。”

  陆婉兮这才信了他,心里对张斗鄙夷至极,没想到表面上正人君子的张斗,也是个花花肠子!

  果然还是师父说得对,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陆婉兮眼神瞬间变得冰冷:“沐云,你我缘分已尽。这里是我的闺阁,给你三息时间滚开!”

  陆婉兮抬手,沐云为她披上的长衫滑落下去,似乎要与他划清界限,却也露出她玲珑婀娜的曲线。

  她本纤瘦,山峦起伏之下,居然比采薇还要凶猛。

  沐云抓紧时间将风景看遍,心里将她和采薇比了一下高低,发现这二人居然不分伯仲。

  他自来熟一般,装作没听见陆婉兮的逐客令,不退反进,紧挨着陆婉兮坐在竹榻上,二人体温遥遥交融。

  他像个久未归家的小郎君,对自己的俏媳妇儿道:“那天的事情,一定让你很难过。都怪我,说什么不好,非说写了休书飞剑下山,害你一通担心。”

  “我这一旬心里都是你,简直是过得无比煎熬,连修为破镜都无半点滋味。这不,趁着朱嬷嬷问剑剑来峰,我才找到机会溜进来看看你。”

  他不动声色往陆婉兮那边挪了挪屁股,先声夺人:“你不会怪我吧?”

  那竹榻乃是青神山竹海的仙竹制成,和院子里的天香莲一般,对修炼天生裨益。

  沐云在心里感慨,我家婉兮不愧是是天之骄子、龙虎山的牌面,所用所住,皆是上品。他眉头一皱,坐下来就舍不得起来。

  他口若悬河,见面先认个错,才发现有些口渴,于是随手将木桌上一杯清茗摄到手中,仰头咕噜咕噜喝下去,唇齿之间还残留着她的体香。

  “你!”

  这杯茶,是陆婉兮碰过的。

  沐云不问三七二十一,端起来就喝,岂不意味着二人,不经意间,发生了最亲昵的接触?

  陆婉兮气急,她的六境巅峰修为毫不掩饰,一头青丝随风飞扬,直接施展压箱底的手段—玉贞剑法!

  一柄剑身火红色的飞剑,在空中划出一道流星,破天而来!

  传说陆婉兮那柄惊鸿剑,是灵宝品秩巅峰,即将晋入半仙兵的利器。

  这把剑,陆婉兮不用的时候,就放养在九天之上,寄身于空间风暴之中,借上古大战之后残留的远古剑仙剑意,砥砺自身。

  沐云以前还当是别人吹牛,如今一见,惊鸿剑果然不同凡响,居然比师父赐给他那柄青虹剑优胜几分的样子。

  他才起了几个念头,惊鸿剑已经从九天而归,抵在他眉心。

  痛!

  神魂即将消融的感觉!

  这就是一件准半仙兵,对他这种修为低微之人的天生压制。

  陆婉兮仍保持那个抱膝坐在竹塌的少女姿势,但整个人的气质却陡然一变,如同毫无感情的远古神祗,一双金色眼眸,看蝼蚁一般的眼神,盯着沐云。

  似乎她心意一动,他就剩下一滩肉泥。

  “我家婉兮好凶恶。”

  沐云流露出些许委屈的表情,身子依旧雷打不动,保持紧挨陆婉兮的坐姿。

  并没有因为惊鸿剑抵在眉心,就会胆怯,更没有半点起身的意思。

  他眼神清澈,醇厚的嗓音在陆婉兮耳畔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你受委屈了。如果杀了我能解你心头之恨,你尽管动手。”

  “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陆婉兮对他的恨意已然滔天,此时哪有那么多情面可讲。

  关键是,她惊觉自己内心,居然在他巧言令色之下,有些心软,这可不是好兆头。

  不行!师父教导过,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宁可与恶魔为伍,也不能轻信臭男人的话。

  对臭男人心软,就意味害自己陷入万劫不复!

  决不能心软!

  陆婉兮灵动五指轻轻掐诀,方圆百米的天地灵气呼啸而至,汇聚于惊鸿剑的剑尖上。海量天地灵气被无限压缩,传出毁天灭地的力量。

  “斩!”

  随着她决绝地吼出口诀,惊鸿剑上,有米粒之光轰然炸开,如同积蓄万年的九天惊雷,终于找到宣泄点,霸道地吞噬一切。

  沐云首当其冲,眨眼间被耀眼剑光所吞没。

  他却眼神坚定,一丝避让也没有,甚至没有发动哪怕一件法宝护身。

  一切归于虚无之前,一个温柔的男人嗓音,萦绕在陆婉兮心头:“我沐云毕生所求,不过是能与陆婉兮并肩,做一对神仙眷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