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和血族公主有个约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我有第三只眼

我和血族公主有个约会 浛央 2094 2019.11.25 11:17

  安静的可怕。

  雨滴从叶尖落地的声音,秋风吹过巢穴、野兔蹬腿打了个盹儿,鲫鱼跃出水面,沐云如临大敌,他闭目凝神,五感全部打开,天地之间的点点滴滴,都显化在他心湖上。

  他闭着眼,心湖之上,一只竖目缓缓睁开,是他还没能实质化的第三目!

  第三目睁开的刹那,整个世界犹如透明一般,更清晰显化在他视野中。

  一个略带好奇的少女脸庞,出现在他鼻息近处。那是一张好看的脸,沐云不由得想起一句诗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那张脸虽然有所残破,眉心、鬓角、脸庞、下甚至下巴,都有缺损,他仍能看出那是一张风华绝代的脸。

  她穿着一身染血的白衣,像个幽灵,倒挂在树枝上,轻轻地晃着秋千,正是那只血灵!

  她好奇打量着沐云,距离沐云越来越近,伸出苍白的手,想要摸一摸他的脸。

  滴答,沐云头上全是冷汗。

  天地生灵,以人族最弱。这是一只会隐身的血灵,意味着她绝非等闲之辈。却不知她的战力,相当于几境剑修。她乃是天地恶念而生,战力想必极高。

  那只苍白的手,隔空比划着他脸上的轮廓,似乎是在丈量。

  沐云吞了口口水,师娘个蛇皮的!长那么俊俏做什么!走到哪里都不缺仰慕者!

  或者,她在考虑几口咬下我的头颅?

  天雷峰的戒律真人,还有宗门暗卫,都是饭桶!一只血灵出现在龙虎山,居然没人发现?

  “先下手为强,绝不能被一只血灵摸了去,呸,不能被她咬死。”

  沐云打定主意说干就干,他闪电间伸手,在那张残破的脸上摸了一把。

  诶?说好的血灵乃至阴之物,怎么手感有些丝滑?

  沐云记得这种手感,他在下山游历的时候,曾经假装不经意地,蹭过陆婉兮绝美的脸庞,就是这种感觉,肌若无骨,吹弹可破。

  沐云心中十万个为什么,却不耽误他出手更快。他两只手捧住血灵脸庞,在她好看的脸蛋上捏了一把,再次确认手感。

  除了触感有些冰凉,感觉还不错啊,像个瓷娃娃。

  “救命啊!”

  血灵全身上下一阵颤栗,被吓得魂飞魄散。渺小的人族,怎么会看见我的存在;他,他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摸我!

  血灵本为天地所不容,只能生活在最阴暗的角落,胆量能有多大。可怜这只血灵,碰见了龙虎山六脉最大的流氓!

  她绷直身体,把自己弯曲成一张弓的形状,瞬间弹射出去,仿佛她面前这位是洪荒猛兽。

  “诶,别跑啊小血灵,我会对你负责的!”

  “我叫沐云!”

  那只受惊的血灵,像是被吓破了胆子,顷刻间不见踪迹。即使沐云把心湖上第三目催动到极致,也无法发现她留下的痕迹,她一定是跑远了。

  他睁开眼睛,从心湖景象中退出去,回到现实中,山林依旧。

  “可惜啊”沐云叹了口气,那只胆小如鼠的血灵,长得倒是挺娇俏,足以和陆婉兮媲美。陆婉兮的美,是气质高贵,她五官精致,美起来不食人间烟火,让人不容亵渎;但那只血灵的美,则是另一番风景。她有一只狐媚的丹凤眼,一个眼神可抵千言万语。她骨子里天生流露的怯懦,更让人忍不住一股保护欲望。

  沐云尝试联系龙虎山阵灵,毕竟自己面前躺着几个脖颈喷血的无头尸体,还见过一只形迹可疑的血灵。

  从那只小血灵表现出来的胆量看,人不是她杀的,这附近应该还有其他的邪恶血灵。

  这件事不解决好,他无法安心修行,总感觉有人在挖坑害他。

  但这种事,是戒律真人及其手下的宗门暗卫负责处理。照理说,沐云只需将此事上报,自会有人前来解决。

  可他转念一想,天雷峰那位戒律真人,被师父强压多少年,心里正憋着一股火,没准儿回头给他安上个什么罪名。沐云倒是不怕,师父的剑,再不出鞘就绣了。可他不想横生枝节,得想个办法让上面知晓,又不暴露自己。

  他眼珠子一转,有办法了。

  “好兄弟,快出来!”

  他以千里传音术呼唤阵灵,一个威严的声音炸响在他心湖:“放肆!吾乃龙虎山阵灵,历经万载岁月。是与创道祖师同代之人,汝为何物,敢与吾称兄道弟!”

  沐云笑嘻嘻道:“行行行,你是前辈!”

  “但你可知,怡红院老鸨为何欲生欲死、女弟子贴身亵衣为何频遭失窃、数百头母兽为何半夜惨叫、陷空山小妖精为何长相怪异、夜袭寡妇村究竟是何人所为、老尼姑的门夜夜被敲究竟意欲何为、数百只女妖意外身亡背后又隐藏着什么?这一切的背后,是命运使然,还是有心人道德的沦丧?”

  阵灵不屑一顾:“这些狗屁不通的东西,跟我有什么关系?”

  沐云哈哈一笑:“我的好兄弟啊,有没有关系的,在别人嘴里,咱自己说了又不算。”

  阵灵心里颤了颤,这小王八蛋还真是谁头上都敢扣屎盆子。

  沐云一挑眉,祭出杀手锏:“假如有天,我路过北俱芦洲,见过那位传说中的女子,要不要跟她提起你,说你......”

  “打住!”阵灵一改之前高冷的样子,笑道:“好兄弟,我不过是个真身湮灭在光阴长河的人,往事不提也罢。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沐云得意打了个响指:“小事一桩,帮我把这几具尸体送到天雷峰。”

  “这怕是不妥吧,此地阴煞之气浓烈,暗卫很快就会赶过来,你只需精心稍等片刻......”

  沐云皱起眉头:“据说洛阳城里的梅子酒,行情一年好过一年,价格跟着水涨船高。我这么个清苦的小剑修,都不见得能买得起一壶咯。”

  阵灵叹了口气,我这好兄弟,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天地间一阵细微的灵气转换,阵灵一挥袖的工夫,那几具悲惨的无头尸身,瞬间消失。应该是到了天雷峰、而且是那位戒律真人的洞府外。

  沐云隔空抱拳:“好兄弟敞亮,改日下山游历,小弟我定要搬几坛最好的梅子酒上山。”

  一夜无事。

  沐云在深山老林中开辟了一个洞府,专心修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