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和血族公主有个约会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他还是个孩子

我和血族公主有个约会 浛央 2498 2019.11.30 20:00

  阵灵心意流转,护山阵法微微荡起涟漪,沐云凭空挪移数十里,出现在玉贞峰一处偏僻的角门外。

  虽是深秋时节,仍有花香满地。

  好在阵灵没有存心坑他,十天前百余女修齐齐祭剑的壮举还历历在目。若不是他跑得快,如今该…咳咳,妻妾成群了吧,真可怕!

  然而他好运,不代表别人也能洪福齐天。

  沐云略一感应,便将玉贞峰大门外鸡飞狗跳的场景了解个七七八八。

  数十个飞信示爱的同门师兄,被以赵梦雅为首的玉贞峰女修,以关门打狗之势围在一处山水大阵之中。逃也逃不得、打又打不过,简直愧为男儿身。

  “活该!”

  沐云冷眼笑道:“这帮蠢材,画虎不成反类犬。真以为小爷的飞信示爱,谁都能学得来?”

  赵梦雅洞府修为,高居新秀榜第七,本命飞剑“竺泉”化作漫天剑雨,将山水大阵笼罩其中,瞬间搅起一股血雨腥风。

  被困在其中的男修,来源则是五花八门。除了玉贞峰与丹霞峰,其余四脉都有人在其中。

  剑来峰、太岁峰、天雷峰、甚至天师府,共约三十人,匆忙结阵,符箓、飞剑,各种手段层出不穷,然而齐三十人之力,对比玉贞峰的百余人同仇敌忾,却也是杯水车薪。

  他们一方面要反抗山水大阵的绞杀,另一方面还需躲避赵梦雅的本命飞剑,捉襟见肘,逐渐走向穷途末路。

  “师兄弟们,大家都是各脉翘楚,千万不能被玉贞峰这帮娘们镇压了!”

  他一马当先,六境修为展露无余,祭出天师府秘传法印,全力将赵梦雅的竺泉剑雨撑开一道缺口,其他人才能缓一口气,顿觉压力大减。

  修士斗法,讲究一口灵气悠久绵长,所以高阶修士天然比低阶修士优势更大。比斗之时,谁先憋不住,喘息之时,就是身败之时。

  被困阵中的男修,本来都非无名之辈。他们换气之后,气势大振,居然在玉贞峰女修的进攻下,开始步步为营、甚至转守为攻。

  喊话的人叫钟楚,是天师府嫡传,沐云刚好认识。这人倒没什么黑料,同样洞府修为,为人守道有礼、谦谦温和,虽然不在新秀榜里面,同门中对其颇多赞誉。

  只是有一件事,让沐云对钟楚有些芥蒂:山上宗门,也讲究人情往来。每年开岁,各峰弟子会去其他几脉拜岁,同门之间讨个喜庆。

  钟楚这厮,另外各脉都踏遍,却从未踏足丹霞峰。

  甭管他出于什么考虑,沐云心里就是不爽:可怜我师父师娘准备那么丰厚的辞礼,你连进来道个新年都不肯,怎地,瞧不起我们丹霞峰?

  沐云来玉贞峰,是试着安抚一下陆婉兮那颗被伤透的心,顺便当着他家婉兮的面破个境,然后风紧扯呼。

  但他瞧着玉贞峰大门外,双方你来我往,各种神仙术法眼花缭乱,打起来不亦热乎。

  尤其是一众男修居然在钟楚的带领下,大有扭转乾坤的态势,沐云皱眉道:“路见不平一声吼,我身为婉兮意中人,那就是玉贞峰半个姑爷,怎可看着自己人被欺负!”

  打定主意,他呼唤阵灵,为他挪移位置。

  下一瞬,他凭空出现在山水大阵中间,那是一个不过百丈大小的空间。

  其中巨浪滔天、就像是远古恶蛟即将现世一般,三十个男修,被困在巴掌大小的一小块陆地上,进退维谷;

  不仅如此,那块弹丸陆地,居然开始天崩地裂一般,不停崩塌,并且有无数陨石从天而降,稍有触碰便是重伤。此刻已经有好几个男修,被陨石砸中,奄奄一息。

  除此之外,还有不下一百飞剑不死不休,例如赵梦雅的飞剑竺泉铺天盖地,比那山水之势更加霸道。

  这就是赵梦雅开启的那处山水大阵当中!

  沐云悄然出现在此,大家全力抵抗,根本无暇顾及他的存在。他瞄了一眼,好家伙,不仅是天师府钟楚,剑来峰曾诚、王来,太岁峰徐良、侯飞宇,天雷峰刘顺、孙钰,这些人可都是跟他往日有仇、近日有怨。

  沐云不禁在心里大笑一声,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此时以钟楚为首,大家不再藏私,纷纷拿出压箱底的本事,眼看着天地即将恢复清明,要扭转局面。

  却听见一个笑呵呵的嗓音响起在他们心间:“哟哟,是天师府的钟师兄,还有剑来峰、天雷峰、太岁峰诸位师兄。啧啧,怎地给一帮女子欺负成这样?”

  在场哪个不是血气方刚的人中翘楚,谁能受得了这种风凉话。

  沐云继续嘲讽道:“钟师兄,这是瞧上了玉贞峰哪位师姐?哎呦,师姐也恁的不知礼,拒绝你就罢了,怎么还翻脸不认人?”

  “我钟师兄一表人才,又非丑的不可见人,啧啧,师姐真是眼盲。”

  “何人恬噪!”

  钟楚一声怒喝,他贵为天师府嫡传,一直以龙虎山核心弟子自居。但他居然被那赵梦雅不问青红皂白,强势镇压,已经令他颜面扫地。所以才急中生智,整合人手,要为自己争一口气。

  眼看着扭败为胜,沐云那句话,让他脸上一红,道心居然不稳。

  更何况他要全力驾驭那方天师府法印,才能勉强和赵梦雅的本命飞剑竺泉抗衡,容不得一丝分心。

  沐云对此视而不见,他无事一身轻,优哉游哉续煽风点火:“哎,太懂女儿心思也不好。就说那陆婉兮吧,我明明休了她,她却还不死心,一定要和我纠缠不休的,愁死了。”

  众男修,虽说心有所属,不至于为此大动肝火。

  但陆婉兮是谁,她是公认的玉贞峰气质修为第一!

  你沐云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没点数,非要说这种遭雷劈的装犊子话?

  沐云却得寸进尺,脸不红心不燥,继续揶揄:“师弟我还算是略懂女儿心思,要不要我帮忙,给各种师兄中意的女子,说些闺房中的私密话?”

  他笑嘻嘻改口:“放心,当然是替各位美言几句。”

  他一番表演,让钟楚气的吐血,直接舍弃了最大的威胁赵梦雅于不顾,收起那方铜印,直奔他而来。

  可惜沐云又不是坐以待毙的傻子,他当然是第一时间联系阵灵,瞬间将自己挪移出那座山水阵法。

  话说两方斗法,此消彼长。赵梦雅是何等人物,自然察觉到阵中异样,立刻居中调度,玉贞峰女修的进攻愈发凌厉。

  反观阵中男修,在钟楚收起铜印的瞬间,就走了下风。

  阵中小世界,山水瞬间崩裂,如同末日。一众男修,不死也得掉层皮。

  可恨那沐云秀了一通,坏了大家道心,却不知他施展何种神通,逃之夭夭,钟楚等人想找他玩命都找不到人。

  他的诛心话,却在阵中小天地内回荡:“师兄们且玩着,师弟我,找我们家婉兮说知心话去。”

  ……

  阵灵将沐云的表演,全程看了个遍,简直惊为天人。

  沐云虽然顽劣,却并非大奸大恶,阵灵也犯不上干涉。

  何况他身为龙虎山阵灵,万年寂寞,跟着沐云看个乐呵,也不失为打发时光的好办法。

  回到僻静的角门外,沐云正了正衣冠,敲了三下门。

  阵灵默默点了点头,还是个孩子嘛,能坏到哪里去?

  “噔噔蹬”

  “谁啊?”守门的老妪问道

  一个纯良朴实的嗓音回复道:“嬷嬷,在下剑来峰张斗,求见婉兮师妹!”

  ???

  阵灵有些凌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