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今天开始做项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神医饶命

今天开始做项羽 让酒 2210 2018.09.15 06:10

  “先生慢走,下一位……你还是打算让身后的人先进去吗?”

  医馆伙计看到项雨和虞姬二人竟然已经排到了第二号心中有些诧异,换位这种情况太正常了,只是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换到第一?

  “这个嘛,就看他们的表现了。”黄牛祖师瘦脸一扬薄嘴一撇,心说这可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

  项雨微微一笑,“这位小哥,我们不打算在他前面进去,此人用龌蹉的方法排到第一的位置屡次不想进入医馆看病,为的就是贩卖第一的位置,适才还要二百两黄金卖给我,我没答应,他就说要在医馆之中看上一天的病,让大家今天都白来。”

  “你,你胡说!兄弟莫要听他胡言乱语,哪里是二……”黄牛祖师的声音嘎然而止,好险啊,差点就不打自招了,到处都是陷阱啊。

  “喔,也对,你刚刚已经降价到十两了,非是鄙人拿不出这些金钱,而是抢位售卖此风不可助长,况且这位黄某人已经远远超出售卖的范围了,他这是利用贵医馆的规矩漏洞拦路打劫啊,倘若我出钱和他换了位,他依然是排在第一,没准还要继续危害后面的人。”

  黄某人?哥不姓黄啊!消瘦男子完全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也没时间想什么黄某人了,眼前这个瞎了眼睛的竟然说他是拦路抢劫,真是岂有此理啊。

  项雨不等黄牛祖师反驳,继续说道,“况且,鄙人猜测此人身上怕是钱财不多,诊费都未必够,买药钱就更没有了,贵医馆可要小心被他骗了。贵医馆是不是该取消此人的看病资格,还请速速决断。

  另外,我也要告诫排队的诸位,对于这种小人,诸位若是再与其换位就是坑害后面的人。

  试想一下,此人若是今天在此赚了个盆满钵丰,以后会不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到排队卖钱的行列中来呢?受害者总有一天会轮到你和你的家人。”

  众人听了项雨的话纷纷点头,那家伙用龌蹉的手段排到第一也就罢了,竟然还要以此赚钱,此风确实不能助长啊。

  医馆伙计被项雨说的一愣一愣的,对方虽然没有强取豪夺排位,但是如此行径确实让人不齿。

  “呃,此事……”

  “慢着!贵医馆向来都是以诚信为本,在下并未破坏医馆规矩,凭什么取消我的看病资格?他说我身上没钱就没钱吗?我只是不想拿出来给大家看而已,诊费我是必然付得起的。”

  黄牛祖师也看明白了,今天若是不解决这个瞎眼的,自己的新财路可就要断掉了。

  医馆伙计一看众人的反应就知道项雨所言非虚,但是医馆的规矩中确实没有不允许售卖排位一条,此事他做不了主啊。

  “呃,诸位请稍等片刻,待我回去问下馆主。”

  医馆伙计走后,黄牛祖师冷笑道,“傻大个,今天你怕是要白费心机了,还有你们这些个不知所谓的病人,刚才竟然没有一个人替我说话,哼哼,你们等着瞧吧,医馆的规矩岂是简单几句话就能更改的?”

  “规矩改不改无所谓,我相信神医不会因为你一个人耽误大家看病的。”项雨心说少年你知道你在骂谁么?

  吱呀一声,大门再次打开。

  医馆伙计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块木板,上面写满了医馆的各种规矩,而最后一条,赫然写着禁止公然售卖排位!

  黄牛祖师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真改了啊……这样一来不止今天,明天以后的这条财路也断了啊。

  “好!”不知是谁带头喊了一声,众人纷纷拍手叫好。

  不过很快大家就变得鸦雀无声,因为医馆伙计竟然对着那个泼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患者,此规矩是今天所改,故此明日生效,还请速速跟随在下进入医馆看病吧。”

  “哈哈哈……我就说医馆最讲规矩了,你们就耐心的等着吧,不到午饭时间,小爷是绝对不会出来的!你们看这是什么?”黄牛祖师把鞋一脱,竟然从鞋里拿出一片金叶来,“老子有的是钱!真以为小爷付不起汤药费吗?”

  项雨嘴角抽了抽,没想到黄牛祖师还有私房钱,不过那片金叶实际上也不值多钱,怕是半两都不到。

  在场的众人包括蒯彻在内都是摇头叹息,看来今天这队是白排了啊,那泼皮真要是来个浑身疼,神医就算再有本事怕是也要费一番手脚啊。

  “唉,走吧,算咱们今天倒霉,别在这浪费时间了。”

  “这……还是等等看吧。”

  ……

  众人议论纷纷,排在后面的几个人已经转身离开了。

  “夫君,这……”虞姬没想到这间医馆竟然把规矩看得这样重,明知道那人是个泼皮无赖依旧为其看病。

  “医者父母心,医馆如此做法并无不妥,但是,在神医面前装病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吧。”项雨看见那块木板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医馆的态度了,凭此一点,就值得对这个秦神医高看了一眼。

  就在此时,医馆中传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啊!嗷……神医饶命,啊不,是,是,我的病好了,真的!嗷……疼,疼……”

  众人无不屏息凝神竖起了耳朵,这呻吟声似乎正是刚才的那个泼皮所出啊。

  “那怎么行,还有十六针未施,再说这才几个呼吸的时间你就出了这么多汗,病情比预估的还要严重,哪里好了?君有疾在肾里,不治将恐深啊!”

  项雨的嘴角狠抽了几下,这声音大概就是那秦神医的了,只不过嗓子好像不太好,听起来怪怪的,而且最后那句话似乎有点耳熟,莫非真是扁鹊传人?

  “神医且住手,在下金钱带的不多,怕是不够……”

  黄牛老祖此时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那么粗那么长的一根针说扎就扎啊,换了谁不得惊出一身冷汗?

  “那也无妨,医者父母心,你待会写个字据签字画押即可,别动,扎偏了可有性命之危。”

  “啊!!!”

  门外的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到底是什么骇人听闻的治疗方法啊,难道那个家伙真的病的那么严重?

  “你看你乱动,刚刚这针偏了,还得重新来过才行。”秦神医有些埋怨的说道。

  “不,不用了,秦神医,我刚刚想起来,外面有个眼睛快瞎的人急需治疗,再不给他诊治,他可就要真瞎了啊!在下的病虽重,却不急,不如神医先给那位急需诊治的兄弟看看,我,我明天再来。”

  黄牛祖师眼含热泪,哥这是冲撞了哪路神仙啊,太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