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而已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钟山

而已集 肖霄 1378 2005.07.30 15:09

    下午鱼叔叔忙,子赐便带我去看中山陵。我是个对历史很后知后觉的人,只因几乎所有去过南京的人都对我说去南京必去中山陵,所以此行的第一站便是它了。

  上钟山的路上,梧桐树齐齐地列出一径深秋之意。在浙江少见大片大片缀满黄叶的林子,季节总是不分明。林子密时,小路看上去总会不觉地一路蔓延下去,仿佛只这样延伸着便能到达人世的尽头。我喜欢这样的路,只不好意思说下去走走,我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到达中山陵。

  中山陵。入陵迎面便是一座花岗石牌坊,上面有孙先生亲笔“博爱”,再向前行,便是以青色的琉璃瓦为顶的陵门,依然是孙先生手书“天下为公”。用青色的琉璃瓦别有深意,青色象征苍天,青色琉璃瓦乃含天下为公。从牌坊开始,登石阶392级,过8个平台便到祭堂,拾级而上,一路肃穆,一路景仰,对孙先生,是须仰而望之的。子赐一直很激奋地说着中山陵易名的不妥,门票上对孙先生名字的日文翻译更是让他显得有些怒不可遏。我只微笑着听他说。中山陵给我的震撼也许只在墓穴中孙先生的汉白玉卧像上静穆且双眉略锁的遗容。我在堂侧略略欠了一下身,出门便看见子赐正十分恭敬地鞠躬。他是与我迥然相异的两种人,但欠身与鞠躬中所表达的含义一定有着部分的相似。

  成为历史的已在远处,以它特有的静默看待来往于它身边的人群,对各种议论不置一词。大多时候,我都不爱发表议论。世上没有大善也没有大恶,每个人心中自有是非高下忠奸曲直,宽容待世则天地自开。

  出中山陵,子赐问我还想去哪儿。我犹豫了一下,说:灵谷寺吧。子赐答应了,问了一下去那里的车,一人十元,再问去那里要走多久,答曰二十几分钟。那就走吧,我很乐意在深秋的山里多转一会儿。

  曲径通幽。一些矮灌木的叶黄了,落了一地。多久没有在这样被落叶覆盖的山路上行走了呢?由于前一天下了阵小雨,叶有些湿软,用脚踢着表层新落的叶,让它们发出簌簌的声响,心中十分快乐。子赐折了一枚枫叶,红的很,让我顺手放到了钱包里。

  转过几个弯,便到了灵谷桂园。桂子飘香的季节早已过去,但园里还有隐隐的香,是流连不舍这园里尚未残败的秋色吧。灵谷塔,我远远地看到它,被一棵桂树王遮去了一小部分,不愿登塔,只远远看了会儿,拍了张照,我不喜欢越高越逼仄的感觉。

  无梁殿。我没想到它是这样的,森冷的一壁石墙在深郁树木掩映之后,窗是紧合的木栅,不见天日的凄苦。进殿,天顶很高,阴冷的石壁上刻有阵亡将士的名字。逝者已逝,空留一些模糊的文字供人凭吊。我伸出手想摸一下石壁却又生生收回,我害怕惊扰了那些悲怆的灵魂。出得殿外,便见两棵高大的银杏树,萧肃的黄叶合着它们身后淡赭色的石砖墙,凝重无比。很久以后,我才想到一个词来形容它们给我的印象:悲壮。子赐问我要不要留个影,我摇头,在这样的地方摆弄姿态实在是大不敬。有三座石建筑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是苏州虎丘的云岩寺塔,一是绍兴城市广场一座我至今不知名的石塔,以及眼前的无梁殿。风雨中的虎丘斜塔苍茫地令人心碎,而站在那座不知名的石塔底向上望去时,仿佛是看入了一个人深深的眸子,偶尔有鸟振翅飞去,翅膀拍动空气的声音在寂静的石塔中凄厉又肃杀,当时被吓着了,逃一般地跑出塔回到阳光下,而如此的印象却深铭于心。而无梁殿让我感到了语言的匮乏,我想和子赐说说当时的感觉,然而说出来的却只寥寥数字,平庸的很,郁闷地闭嘴,不复多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