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而已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而已集 肖霄 1738 2005.07.30 07:35

    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叫珊瑚岛的论坛。打开首页会看到一片幽蓝的海,泛着灰白的泡沫,一波波的涌上来又沉下去,中间有一坐很小的岛屿,是美妙的海绿色,跃动着奇异的光彩,上面是透彻的蓝天,没有云彩,点击岛屿就进入主页,里面是白色的底,蓝色的字,每个人都可以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珊瑚虫做头像,这里和别的地方没有太大的不同,都是些形形色色的路人,有的寂寞,有的快乐,有的不停的灌水,有的不停的咒骂。每次我都会把写好的东西不加修改的第一时间投到这个叫珊瑚岛的网站,然后看那些形态各异的珊瑚虫留下的评论。在发贴的同时可以选择心情的图象,我总是选择一个微笑的珊瑚虫,尽管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快乐。

  在这个网站里,叫珊瑚的女子似乎和我一样的固执,她每次都会回我的贴,她的个性签名我非常喜欢,后来被我反复用在故事里“时间仍在,我们流逝”珊瑚选择的头像是一个手举粪叉龇牙咧嘴的小虫,她在网上的帖子也尽现她飞扬跋扈的个性,和任何人肆无忌惮的开玩笑,会用任何脏字,有的甚至是我从来都没有听过的。但是,每次回我的贴她都是非常的娴静而且温婉,并且每次都不忘在结尾处留下一个笑容。因此她总能让我想起梦里珊瑚岛上的女子。

  张唯说“色色,如果有什么事无论你怎么想也想不起来的话,那就干脆先别去管他,等到你不想了,他说不定会自己跳出来呢。”我看着他笑了,看台上,我把自己的腿伸直,张唯说,色色,你想吃冰棍么?我点点头看着他跑开然后把头埋在膝盖上,眼泪就落了下来。

  事实上张唯是个很好很好的男孩子,尽管他并不高大英俊,也不是我喜欢的那种有着抑郁气质的男孩子,他甚至不知道皇后和老鹰,但是他对我真的很好,看着他举着冰棍一阶阶跑上看台心理的防线在一点点的动摇。

  “鄢易在周末带珊瑚去郊区玩,路的两边长满了很高很高的绿色的植物,天空是明丽的淡紫色,珊瑚手里捏着用狗尾巴草编的小兔子,坐在路边,头靠在鄢易的肩膀上,头发落在鄢易的脖子上,眼睛望着天空。珊瑚微笑着说,鄢易,我很想爸爸和妈妈。鄢易说‘恩‘.然后握住珊瑚的手。珊瑚说,鄢易,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活下去,我总是突然就不想再这样下去了。鄢易没有说话,只是更紧的握住她的手。太阳落下了,周围的植物在风里发出悉簌的声响,路上偶尔有巨大的卡车驰过扬起灰尘,珊瑚哭了。”

  珊瑚岛网站上的珊瑚在OICQ上敲我的门,她说,楼歌,我觉得你应该快乐起来:)

  她的头像是那个有着骄傲神态微微昂起脑袋的狗,我说,珊瑚,你知道太阳背后是什么么?

  她说,我想啊,太阳是一个对折点,太阳的背面有着和这里一样的世界。有你也有我。

  我回给她一个笑容。

  我和珊瑚很快成了朋友,这使我家的网费急遽上涨,我发现满嘴污言秽语行为看似放荡不羁的珊瑚事实上是个相当纯情的女子,她大学的时候和一个打篮球的男孩子恋爱毕业后那个男孩子去了国外从次一去不复返。她还告诉我,她曾经和一个海南的男孩子网恋,山盟海誓,她辞了工作拎了几件衣服像个小女生一样去海南找那个男孩子,但是却始终没见到他,在海南的那几天,阳光可以把人晒的化掉,但是天空却下着瓢泼大雨,就象天破了一个大洞,有个调皮的孩子端着大木盆把水从头顶浇下来。她这样说着,我觉得她还像个单纯的孩子。她告诉我,凡是太认真了就变的愚蠢就会受伤害。她说她现在已经过了做梦的年纪了,和一个日本的商人在一起,她说她已经不记得爱是什么了,但是生活却是赤裸裸的。

  我想起在我软盘里的珊瑚,那是一个孤单的珊瑚,我甚至可以看到她蹲坐在路边,在鄢易身边寂寞的眼神和姿势,那是一个需要人爱的珊瑚,在冰凉的水里,鄢易温暖而干燥的手心也许可以让她觉得快乐。

  珊瑚说。楼歌,我们见面吧,不然我就要滚去那个混帐的小日本了。

  我说,好。

  在我的清冷的蓝绿色的梦里,我终于回答了珊瑚的问题,我告诉她,太阳是一个对折点,太阳的背面有着和这里一样的世界。有你也有我。我说完之后,有一大团的云游弋过来遮住了阳光,然后投落下深灰色的阴影,珊瑚缓慢的扭转过头,看着我微笑,轻声说,“不,色色,不是这样的。”我看着她微笑着一步一步的走向绿色的海,那些奔腾旋转着灰白的泡沫里去。

  “不,色色,不是这样的。”珊瑚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