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而已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愤怒篇

而已集 肖霄 1718 2005.07.29 15:05

    德德的心门,很早以前就已经关闭了,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他关上门牢牢锁着的人,叫小叠。

  小叠有一条很长的麻花辫子,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

  那条辫子曾经是我们很钟爱的玩具。

  小叠坐过我的前面,也坐过德德的前面,她在认真听讲的时候,我和德德就会拿她的辫子来玩。小叠的头发又轻又软,捏在手里很舒服,一般我会用她的辫子梢在下巴上舒服地挠痒痒,德德会暗暗用力扯她的辫子,小叠的脸涨得通红,她把头仰得高高的,就像一只天鹅。

  小叠是我们的文艺委员。

  她被德德扯痛了,就伏在桌子上哭。德德心里很不舒服,但却嬉皮笑脸。

  小叠也是我们的小组长,有时候她监督德德背英语课文,德德背了一两句就卡壳了。小叠叹一口气把课本递给他,说:“你还是读一篇就行了”。但德德拿着她的课本还是读不出来,他自己的课本上密密麻麻地用汉语写好了英语发音,读起来怪腔怪调的。

  到了考试的时候,德德的英语就要靠我和小华帮他了,我们考试按学号坐,我们三个人构成一个金三角,谁那一门功课好,谁就负责哪一科考试。但平常小考的时候,就要靠小叠帮忙了。

  小叠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女孩。

  但德德还老是欺负得她哭起来,有时候小叠站在那里,背影很柔和很好看,德德就会喝道:“天马流星拳!”一拳正中小叠的背部。

  有一次小叠听到‘天马流星拳’,慌忙转过身来,德德这一拳就打在她发育很好的胸上,我和小华一人拿着一半烤红薯在旁边哈哈大笑,小叠通红着脸跑了,麻花辫在她身后一甩一甩的。

  有一回一个高年级男生在放学路上扯小叠的辫子,把她扯得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德德冲上去和他打架,但被打得鼻青脸肿。第二天他把他爸的警用匕首带了来,和我在厕所里堵住了那家伙,我们罚他跪在茅坑边,打开水龙头把他淋了个透湿,后来他带人来报仇,但我们早有准备,我和德德还有小华拿着三把刀势如疯虎,三个人打败了对方七个人,后来就被学校处分了。

  再后来德德就和小叠好了。

  他在暑假里每天跑到小叠家去喂金鱼,小叠家有好几条金鱼因为吃得太饱撑死了。

  小叠在高中的时候,把辫子剪了,她的长发披下来,面若桃花,清丽无比。

  但她和德德已经不在一起了,德德只是说:“那时候小,太不懂事”。好象一下子就成熟起来了。

  德德整天和我们在一起,打牌赌钱,喝酒打架。

  有一天夜里他和我两个人坐在河边,把脚伸在水里喝酒,我们干掉了两瓶白酒,德德把瓶子砸得粉碎,他说,他很喜欢小叠。

  但是小叠听不到,她去了长沙读大学,有时候会来一封信,小叠说,她有了一个很爱她的男朋友。

  小叠的男朋友没有爱她很久,小叠和他分手后很伤心。

  德德说,他要去长沙找小叠。

  德德坐了一个通宵的车到了长沙,他找到小叠学校的时候,小叠正在上课,德德打不通她寝室的电话,中午的时候,德德花了三块钱买了一个盒饭蹲在路边吃。

  小叠看到德德那个样子哭了。

  于是他们又相爱了。

  有一段时间,是德德很幸福的时候,他每过一段时间,就坐通宵车去长沙看小叠。

  但小叠的心已经飞得很远很远。

  小叠毕业后不想回我们的城市,她去了很远的城市。没多久,就和另一个男人恋爱了。

  德德什么也没说,他整天和我们在一起,看上去恹恹的,但一打起架来就不要命。

  有一回我们伏击一个仇家时,德德一脚踩在他肚子上,把肠子踩断了。

  小叠和那个男人分手后,德德说,他再去找小叠。

  德德这次把小叠带了回来,他很努力地工作,他要娶小叠。

  但小叠整天闲得发慌,她说,她要出去工作,有了经济基础才能安心结婚。

  德德就很卖力地布置新房。

  但小叠这一去又没有回来,她一个女孩子飘零在外面,很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也很需要感情的慰籍。

  德德理解这一点。

  有一回德德喝醉了把布置得差不多的新房砸了个七零八落。

  德德的手被玻璃划伤了,他无所谓地任血流如注。

  德德泪流满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