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而已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我养了一只老鼠(转载)

而已集 肖霄 1143 2005.07.27 04:46

    前些日子一人跑到市区买毛线,看到花鸟市场有卖小动物。突然觉得一个人的日子很孤独,于是就买下了现在的阿摇——我的老鼠。

  对这只老鼠的品种众说不一,有的说是金钱地鼠,有的说是珍珠熊,最恶劣的一种说法是半大老鼠染色得的。阿摇有漂亮的皮毛,当时选中它就是因为那身淡褐添些白的毛。寝室重新布置,选用的色彩竟是与它十分相配。阿摇很小,大不过我一个拳头,初来时十分怕人。我让它出笼子总会引起它激烈反抗,同学因此判断说它的性别为F,理由是在遭我非礼时它表现地十分贞烈,在作出如此判断后她们对我的“暴行”发出了强烈谴责。@@阿摇恋家,在桌上巡回演出N周后总是会自觉跑回自己的笼子,也许是因为美食吧,我总是为它准备好各种各样的吃食,而它总是十分矜持地拨拉两下,然后颇为不屑地走开。它的笼子是方的,曾经是圆的,我对让它不断奔跑以取悦人的不人道做法大不以为然,所以换了。大概是在圆笼子里跑累了的缘故,换了笼子的阿摇在白日里总是昏昏欲睡的样子。阿摇的牙齿生的不好,暴牙,而且上嘴唇大概因为常啃笼子而豁了个小口,那牙就更显细长。女生们围着它,宠着它,时不时还抱抱它,但阿摇抬起头时总能令众mm变色,它龇牙咧嘴的样子的确面目狰狞。母不嫌儿丑,我总不能和别人一样见它对我龇牙就尖叫一声搞不好还让它自由落体吧。我写信,它就在我信纸上爬来爬去,合作的很,从来没在公共场合做有损形象的事。我在窗边织围巾,拎它放窗台上,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这朝北的小屋便会有些阳光。于是我们一起晒太阳。阿摇常打哈欠,好大的一个哈欠,脑袋不比我拇指大的阿摇打哈欠时我往它嘴里塞进一个手指头应该没问题,所以说这哈欠打地简直是惊心动魄,不小心让我同学看到了,还弄地人家花容失色。阿摇娇气,不吃红枣不吃月饼不吃饼干不吃爆米花,碰上火腿肠倒是兴高采烈,扑上去便咬,大失风度,而米饭则是用两手捧着小口小口细嚼慢咽,那样子最是可爱。用餐完毕,它还懂得抹抹嘴,我真很不得递张餐巾纸给它。

  昨晚替它洗了个澡,我不太欣赏它身上的气味。它在洗澡过程中的挣扎可谓是凄惨悲壮,小小的爪子竟然在我手背挠出数条红印,使我怀疑我这不是替它洗澡而是谋杀。水盆里放浅浅的温水,我努力不使它的脑袋碰到水,打湿它的毛,用了一点点沐浴露,也不敢狠力揉,匆匆洗干净了用电吹风吹干,阿摇滑湿的毛下是瘦骨嶙峋的身体,摸上去很可怜的样子。这次洗澡使它大受惊吓,回笼子后神经质地满地转悠,肩上还一耸一耸的,断续发出像我们打嗝的声音。同学很担心地问它怎么了,我也担心,将它抱出来,用手暖着,它却一直挣扎,只能放回去,不久阿摇便安静了,小睡一会儿。12点半我们熄灯,它似乎在咬笼子,再后来大家便睡得人事不知了。早上看它好好地,心便宽了。

  不多说了,回去给阿摇准备中饭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