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而已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生命中第一次漫长的旅行

而已集 肖霄 2566 2005.07.29 05:51

    终究没有错过车,在杭城的风雨中我一次次狂乱地拉扯我的短发,承认自己的粗心和不慎重,却无计可施,离火车离站只有半个小时时,我终于拦到了一辆出租车,而到车站至少需要20分钟,我在胸前画着十字,紧张地喉咙发干,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只能这样说,上车,我幸,误车,我命。在车开前2分钟,我终于跳上了车。

  没有错过车,我不知道是否意味着这一次旅行我将一帆风顺。

  车是最古老的那种,狭长简陋的车厢里是令人窒息的闷热。风景一如往常,对已习惯独自行走的我来说,它们已成为心上的茧。我不安又疲惫不堪。

  这是这趟旅途中的第一次停车。我从书中抬起眼来,看到外面一边是草野,一边是运煤的列车,一个无名的小站,一次意外的停歇。游鸿鸣的歌声依然悲凉,而我已离开那个熟悉却令我悲伤的城市去向远方。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滞留我倦行的足,我的凝视找不到方向。草野边有树,分分明明,稀稀落落,却是春天里最新鲜的色彩,还有一条河,让我看到了似乎永远下不完的雨。

  第二次的停车,感觉已坐了很久,然而却在莫干山——似乎是离杭州很近的小站,破败的站台,陌生的一切。空气中满是流离失所的气息,离阳光很远。车又前行,寂寞与无助却滞留不前。

  第三站,湖州站,是同学的家,她是否也在今天回家呢,是否会路过我所路过的地方呢。突然很想她们,想和她们开玩笑,可以大声地笑,想在她们面前照镜子,听她们说我臭美,想和她们一起吃饭,把所有的菜都分给她们,可是她们这样远,远得连一声安慰都无法送到我的耳边。车站里有橘黄色的灯光,照在车厢里是一片迷蒙的暗常与我为难。

  5:31,车程的1/8,应该很快便能到吧。外面是一片空旷的工地,安静地不见人影,再过去便是民居,矮小的,断绝的。田野并不开阔,可以看见棕色的土壤和不远的山。某一刹那,我的思维开始贫瘠。

  又到站了,橘黄色的灯光明艳了许多,是种宽慰人的温暖,我的旅途需要如此的安慰,需要许多许多。车厢的昏暗与颤抖让我不堪忍受,书是看不进去的,文字便是我别无选择的消遣。我想起那个青梅竹马的故事,它已令我心生厌倦。我如何叙述一个我未曾亲历的故事呢?这个问题令我十分困顿。

  又是一个无名站,也许只是我无法看到它的名字,微小,才是被错过的原因吗?还是,我的倦怠和敷衍?车里几乎什么都没有,我在等待灯的亮起,这种等待让我觉得无期。

  无名小站,写下这四个字是我觉得十分讽刺,它的名字被我路过,但尚不及看清便在身后。去泡面,水在很遥远的地方,回来时,天似乎就在刹那间黑了。很希望窗外有风。

  6:58,1/6的车程过去了。如今我面临着如何入睡的问题。我在临过道的位置,一座四人,有一个已经入睡的孩子,脚顶在我的腰上,我不敢动,怕惊扰一个孩子的梦,梦对我来说,是多么的可贵啊。

  7:04。广德车站。许许多多的小站,细碎的令人心生疲惫。窗外的景色已模糊不清,夜色中有灯火点点闪烁。我不得不承认,我想家了,在离开学校的12个小时以后。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寻找背叛我而去的独自远行的勇气。

  这个小小的站,竟然有如许多的人上车。车厢顿时拥挤起来,各样的声音和各样的气味蜂拥而入。我害怕如此的拥挤,会有无法预知的灾难。

  开始想起那个摩羯座男子,曾想过与他一起旅行,一直想,直到他的面容模糊不清。心有戚戚。

  田野太多的地方,在早晨是美丽的,在夜晚却将寂寞无限扩大。窗外于是没有了灯火,夜在没有对比的情况下也不再有夜的模样。在如此的夜里,我没有方向,尽管,目标明确。如果生活如此,我没有异议。

  身边的人一再向我挤来,我的腰拧到了极限,在十分疲惫时,我用手拉住椅背分担我腰上的力。这在意料之外的损耗让我有些担忧,我的体力是否会提前透支。

  听班德瑞的音乐,微微闭眼。

  错过一个站,那个时候有倏忽的惘然,不是疲倦,是思维的断档。

  9点了,在我看来,夜算是正式开始。窗外蒙黑,夜比我更憔悴。

  有人来卖唱。胡琴哀哀的声音送到心里,压住了所有的躁动与不安。其实,一直以来都喜欢如此的声音,低凉的音直指人心。这些讨生活的艺人们呵。

  窗外有光一掠而过,是否又该到站了呢?芜湖,属于安徽的城市。就这样便出省了么?

  听班德瑞,沉默,是一种矢志不渝的固执。只为遮掩一种情绪。漫长的旅行,一些莫名的情绪疯狂滋长,像春里的草。

  是个大站,那里有久未见的光明。外面霎时人声鼎沸。窗开了,一时的清凉。9:10。

  9:19,我目睹了我生命中第一次如此彻底的疯狂与拥挤。

  窗户被打开,一个接一个的人从窗口跳入。是一些学生,和我相仿的年纪。男的,女的,戴眼镜的,不戴眼镜的,不管是怎样的人,脸上都有惊悸、侥幸、激动的神情。是什么样的拥挤让人如此疯狂?

  在我短暂的20年生命里,原来疯狂从未曾出现过。

  芜湖,记录了我受到的惊吓。

  9:37,灯终于全亮起来。风吹过,我看了看车厢里的眼睛,希望能找到一双带笑意的。

  火车路过陌生的城市,有灯火辉煌。陌生的城市,拥挤的车,我在读一个简单的故事。其实所有的故事都是简单的,相识与别离,简单的东西最容易触动一根叫感伤的神经,因为阻力很小。我无须费神。现在几点了呢?我的体力与快乐都在流失之中。陌生的旅途上,我忧心忡忡。

  10:12。我本该收拾好一切,在床上听音乐看书。如今,我所坐的不也是相似的事吗。

  我依然寻找一双和我一样寂寞却带着笑意的眼睛。

  如此黑的夜,也许只有在车上才会有。我听见隆隆之声,是另一列行驶于黑暗的火车与我们擦肩而过。那里是否有与我们相似的人们呢,是否也会有人像我一样为摆脱困倦而记录心情呢,是否会有一双我寻找已久的微笑的眼睛呢?我只知道,即便是有人对我如此微笑,我也无法回赠什么了,疲惫已极。若是我离开了这列火车,我的命运将会有怎样的改变呢?

  我已没有奢望,也无力奢望。

  我只希望,在我抬起眼睛时,我依然能看到灯火辉煌。

  这样的黑暗让我想起了黑洞,困住一切声音和光明的黑洞。我在如此的黑夜里穿行,逆风疾呼,却无人听见,包括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