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而已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岩井俊二《情书》及深作欣二《大逃杀》

而已集 肖霄 2112 2005.07.30 13:58

    这是两部风格迥异的电影,并不是树异想天开地将它们故意放在一起,树的确是在一个半小时内分别看了《情书》的下半部和《大逃杀》的上半部,两者的对比简直是天堂与地狱。

  有一段日子每天都一个人去看一部片子,《情书》是其中之一。去南京的周五,同学发消息告诉我王侃让我们看《情书》,便想起一个女孩子模糊的笑脸来。

  坐在教室里,看着剩下的半部,看到藤井树发烧被爷爷背着送往医院时,眼泪便落下来。周围是同学,我坐在角落里泪流满面,没有人会看到。博子面对着埋葬藤井树(男)的那座山,在飞扬的大雪里一遍一遍地喊:“你好吗?我很好。”

  这是一部清新隽永的电影,自始至终涌动着淡淡的忧伤。一封寄往天堂的信得到了回复,署的是那个深爱的一直不能忘怀的名字。故事便开始,那些遥远的回忆一点一点从记忆的深处走出来。教室里的阳光和阳光下的沉默,图书馆一角飞起的洁白轻盈的窗帘,学生时代单纯的笑脸。女孩子踏着自行车让车灯亮着,男孩借着灯光看试卷,怎么也看不完;男孩飞车从小土坡上冲下,将纸袋套到女孩头上,于是女孩就撞到了树上;男孩的脚受伤了却依然参加比赛,摔倒在地,女孩看着,相机记录了他摔倒的那一刻,当身边的女生同她说话时,她却问“相机是如何调焦的”;最后的那次见面,男孩将《追忆似水年华》交到女孩手中,让她帮他归还,固执年轻的表情,这以后便是别离。很久很久以后,树母校又一届的年轻女孩子们为树找到了那本《追忆似水年华》,她们笑着,让树看书后的那张借书卡,翻过那张卡,赫然是年轻的留着长发的树,物是人非。那青涩懵懂的爱情被夹在了一本书里,多年后重新翻开,依稀相似的曾经年轻的容颜,那个男孩子一直未曾说出的话,爱情以最简单却也是最含蓄的方式被收藏,而那本书,是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

  “你好吗?我很好。”这句话与张爱玲说过的一句话分外相似:“哦,你也在这里吗”。爱情因一句朴素简单的问候意味深长。如果,你曾经深爱过一个人而未敢说出,如果,你曾经深爱过一个人而未及说出,如果,你曾经深爱过一个人而未能说出,也许你应该去看一遍《情书》。遗忘与铭记只在顷刻,当你平静地看完它,那些如烟的往事也可以渐渐释怀了。许多美好的,只是为了让你缅怀而不一定要拥有。仅此而矣。

  很想问一个人:你好吗。很想告诉一个人:我很好。

  没有任何铺垫任何过度,第二部电影《大逃杀》开始。我不知道王侃将这两部电影放在一起让我们看是什么意思,是让我们感受一下日本电影的两种极致么?

  《大逃杀》的开幕便是一个女孩子,惊恐的笑脸,斑驳的血迹,她一直笑着,令人毛骨悚然。日本某高中的42名学生,被军队和坚定执行新法案“B.R.大逃杀”的老师押送到荒岛,每人只配给少量的食物和武器参与互相残杀的游戏……只有一个人能生还。

  这是一部血腥暴力的电影,但它让人感到恐怖的不是血腥,而是人性中极端疯狂极端阴暗的东西。凭心而论,日本很多的文学影视作品我都不是非常喜欢,日剧不提,我不喜欢看太长的电视剧,也不喜欢看情节性太强的故事片。日本的文学作品中有太多的阴暗压抑与混乱,这也许与日本是一个岛上国家有关,火山、地震、资源的匮乏、密集的人群渐渐形成了一种民族恐慌,他们没有中国地大物博的心理底线,他们所面对的是沉没与毁灭的恐惧。不得不承认作家导演们对这些潜在心理鞭辟入里的剖析,但我不喜欢,它们,让我齿冷。

  原以为可以平静着看完,结果电影开始后不久我就开始想要呕吐,心紧绷到了极点。电影很简单:胜者生还。42个学生,一人生还。在有一个生还机会的希望下,我们可以看到42张迥然不同的脸。绝望的、疯狂的、恐惧的、平静的、憎恶的、柔弱的等等。理念被颠覆,杀人是竞争的抽象,死亡是失败的抽象,最可怕的是你的生要建立在平日里与你友爱的人的死亡之上,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游戏。但生活的残忍被浓缩到三日,我们就不必再抱一点希望一点怜悯,再没有了信任,再没有了关怀,只有对生动物般的追逐。当袭击是正大光明的时候,我们甚至能够宽容它,这真让人绝望。幸好,深作欣二给我们留了一个稍感安慰的结尾:最后的生是被爱让出的。不过如此的生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死亡很简单,有时连挣扎都不曾有。黑色的字幕就在电影底端出现了:男生XXXX女生XXXX新亡,剩余XX人。北野五主演的变态教师在沙发上吃爆米花,欣赏这一场疯狂的自相残杀。

  一个荒诞的故事,表现着生活中真实的残酷,只是这些真实被夸张放大到了令常人难以忍受的地步。“影片表现了对人性的终极关怀”,《大逃杀》展示了人性中对死亡无以复加的恐惧和在这种恐惧中爆发出的疯狂、残忍、暴力和毁灭,以至于那一点点奢侈的纯美爱情变的如此神圣如此令人动容。因为尚未看完这部电影,所以我无法说的更多,但我已开始怀疑我是否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去看完它。

  当我离开黑暗的电教室,阴雨的天明亮无比。当我走在同学身后,无意地说:我现在在你身后,如果我们在那样的境地……结果公寓楼空荡的楼道里响彻了两个女孩子的尖叫声。

  单纯的厮杀并不可怕,狰狞的死相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突然发现身边已无人可被信任,那可真是绝境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