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而已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萧萧兮我心悲狂

而已集 肖霄 3069 2005.07.27 11:02

    “我需要安静一会,失陪了两位。”

  说完江伟钻进运钞车,关上所有车门。

  现在大概10点40分,我们也回到车里。几乎所有主要媒体都在报导这一惊天动地的消息。CNN和CCTV请了一些专家教授到演播室,对事件进行背景简介和分析,以及事件的发展态势等等。CCTV还插播了一些反映日本侵华的资料片。

  NHK除了对现场和街道进行报导外,还反复播放一个简短的东京市政府紧急通告,大意是谴责恐怖活动,宣布警戒区域,劝告市民保持镇定,服从军警指挥,迅速疏散云云。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各国政要纷纷发表声明,几乎都是对事件表示震惊,谴责恐怖分子的行动,希望日本政府能尽快解决危机。美国总统还表示已经派出最顶尖的危机控制小组和核弹专家协助日本方面行动。而韩国和几个亚洲国家的声明,除了震惊和谴责的套话外,还加了一句希望日本政府正视历史,反省过去,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

  中国政府则保持沉默。

  日本也保持沉默。只有石原慎太朗那疯狗以个人名义对着镜头一通歇斯底里的漫骂,称这是战争行为,中国要为此负责等等。当他旁边的记者忍不住提醒他江伟的国籍是新西兰时,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扯其它的问题去了。

  江伟始终没有出来。黑田几次要求对话,都被冷冷地拒绝了。

  CNN的演播室内几个专家教授在讨论着核弹爆炸的后果和日本可能采取的行动。俄罗斯的发言人称从现有资料图像判断,不能确定这枚核弹是否就是失踪弹头。而C CTV的画面上,北京上海等城市街头行人稀少,人们都聚集在有电视的地方,默默地关注着。

  老编来电:“上面要求我们只作客观报导,不要评论,配合日本政府解除危机的行动。江伟的资料也找到了。如果事态恶化,你们必须立刻撤离。”资料显示在屏幕上:江伟,男,35岁未婚汉族,原籍大连。无犯罪记录。2004年投资移民新西兰。唯一亲人母亲75岁,现居北京,父亲兄长亡于*期间。

  黑田派人送来水和面包。

  3时30分,江伟出来了,他又戴上了头盔。我递过一瓶水。

  “这水我不喝,我车里有。我有些工作要完成,抱歉让你们守在这半天。天下大乱了吗?”他指着监视器问。

  我微笑。简短叙述了各方动态,我问:“可以继续我们的谈话吗?”“当然可以。”

  “可以谈谈你的经历吗?”

  “没什么特别的。大学毕业不甘心在单位混,就出来闯荡,吃了些苦头。后来慢慢有钱了,可又不知该干什么了,空虚堕落了几年。”

  “那你怎么想到要进行这次行动呢?”

  “三年前一名爱国青年在这门口喷漆以抗议日本首相参拜的事件还记得吧?我灵魂深处的某种东西苏醒了,我觉得那是一种使命感,我必须做这件事。我开始搜集资料,等待时机。”

  “那你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吗?”

  “后果?这个问题我现在不想谈!”

  我只有转换话题:“我注意到你说南京四十三万尸骨,可中国官方只是说三十万人遇难,这是怎么回事?”

  “1946年9月,中国检察官陈光虞根据十四个团体的调查,向国际法庭提出‘南京大屠杀’确定的被杀害者为391171人,未确定者4至6万人。因此‘南京大屠杀’最少有四十三万人遇难。可南京市政府不知出于什么考虑,纪念碑上只刻了3 00000的数字。我不知道那屈死的十三万冤魂什么时候才能超升...”

  我们陷入沉默。

  “江先生,中国大使馆的人想请李涛先生过来一下。”黑田在远处喊道。

  找我干什么?过去一看,原来是大使亲自到了。

  “小李,日本方面希望我们协助解决危机,他们提出一个方案,希望我们找到江伟的母亲,通过她来作江伟的工作让他放弃行动。他们想通过你和CCTV的连线让他们母子见面。国内已经同意这个请求了。”

  “这...这样做,不就意味着拿他母亲来要挟他让他有所顾忌?会不会刺激他?而且...怎么帮日本人啊?”

  “小李同志!注意你的立场!我们怎么会用他母亲要挟他?我们是负责任的大国!这是国家的决定,是命令,你必须执行!”

  “除非现场直播,否则我不参加这次连线!”江伟听完我的转达后,沉默半天,咬着牙留下这句话,便再也不说什么了。

  东京时间15时,几番磋商交涉,大使和日本方面终于同意直播。连线开始了。全世界关注此事的电视台都转用了CCTV的信号。

  北京演播室。主持人和一名护士搀扶着老人就座。这是一个普通的北方老太太,衰老且虚弱,头发全白了,身穿一套崭新的浆得硬硬的棉袄,只是样式已古老得有些古怪了。岁月的沧桑全刻在她慈祥而又平和的脸上,脸色异常的苍白。

  江伟摘下头盔,嘴唇哆嗦着:“娘,我连累您了...”

  老人眯着眼睛,努力想看清屏幕上的儿子。

  “儿啊,你好像瘦了。”

  “娘,我很好。您身体怎么样?血糖控制得好吗?”江伟极力让语调轻松。

  “别担心我。我没想到你会做这样的事啊...”

  江伟嘴唇咬得发白,不说话。

  “去年你带着我去了好多外国,边治病边看西洋景儿,那日子多开心啊。”

  “娘,我还会带您去的...”

  老人仿佛没听到,继续说着:“妈最大的心事就是没给你娶上一房媳妇儿,生几个大胖小子...这段日子你老不回家,我想你啊...”

  “我也想您,可...”

  “我做梦老梦见你带着媳妇回来看我...我没想到你会做这样的事啊...我也梦见你爹啦,我们一起回老家...”

  “娘,我这么做...”

  老人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梦呓般继续说:“我没跟你说过,咱们老家可美了,那山那小河,那房子...你姥爷姥姥,你舅舅,他们都来接我了. ..真想家啊...回不去喽。”

  “娘,我跟您去。我从来没听您提过,我也想看看老家。”江伟眼中的泪终于流下来。

  老人抬起眼,脸上泛起红色,话语变得清晰而急促:“回不去了。我十岁那年村子没了,亲人全死了,全村活下来的只有你爹和我。你爹拉着我钻在粪堆里才逃了命。”

  “儿啊,全村几百口人啊,全让小鬼子杀光了。我不和你说,是怕你心头恨呐,我没想到你会做这样的事,这都是天意,也是天理儿!”

  所有人全呆了,谁也没想到老人会有这血泪斑斑的秘密。

  “这里领导找到我,跟我说你干的事儿,要我劝劝你。我答应了,我是要好好劝你。这小鬼子是你江家的仇人!灭门之仇啊!”

  老人越说越激动,脸色更红了。盯着上前想说什么的主持人,眼里竟闪出寒光,“我还没说完呢!”

  “儿啊,你这么做了,不愧是江家子孙。我老了,没几天好活了,你不要挂着我。能在死前看你给全村人报了仇,我高兴。我可以高高兴兴去见你姥爷姥姥,去见你爹,去见村里乡亲了,我和他们会在九泉下等着你. ..”

  老人声音越来越低,脸上呈现出不正常的樱桃红,主持人和护士慌忙扶住,江伟急得大叫:“医生!快叫医生!”

  老人微笑着摇头:“傻孩子,没用的...我刚才自己注射胰岛素,把二十天的全用了。儿啊,你没见妈把寿衣都穿好了吗?妈死也瞑目了啊。”

  江伟五雷轰顶,扑通跪下。

  演播室里乱作一团。老人任由人们围着她忙乱,始终死死盯着屏幕上的江伟,眼中满是慈爱和柔和的光芒,但这光芒正一点点黯淡,消失. ..

  “儿啊,妈真想你...”

  信号中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