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而已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酥坛肉

而已集 肖霄 2088 2005.07.29 13:58

    一抹淡蓝色的光线在半空中优美的划出一道弧线,隐没在我面前的肉块之中。

  这光线来自于我手里的刀。

  随着‘嗤’的一声轻响,筋肉与骨头分离。然后我在心里默念:让我平静的生活。

  这是我的习惯,每一次我都这样的念。

  十三岁的时候爹给了我一柄刀。当时我说我不喜欢刀,我想去读书。但是爹反手回了我好大一个嘴巴子,火辣辣的疼。打

  那以后我就每天切菜、切肉、剔骨头。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我要离开那里,远离我的爹,还有他的巴掌和拳头。

  十年前爹死了,临死的时候握着我的手说我总算成为了一个好厨子。我想他一定死的很欣慰,我也同样欣慰。我当时一点悲哀都没有,我只是想着我终于可以不挨拳头了。我想要过平静的生活,既然我是厨子,那就让我成为一个平静的厨子。

  植物一般的厨子。

  骨与骨之间,由冲满液体的腔隔开;间隔肉与肉则是极薄的膜;至于肉与骨头,连接它们的是筋腱。不管是什么,它们都有一定的缝隙,而我的刀锋就在缝隙之间游走,转瞬之间,那皮与肉、肉与骨就带着美妙的声音分崩离析。旁人皆惊异于我的技巧,而我只是浅浅的笑。

  无他,唯手熟而。

  卖油翁的话我记得很清楚。

  我在省城做过厨子。但是让我烦恼的是,客人并不是来吃我做的菜,而是来看我割肉、剔骨头。他们总是钻进后厨来,对着我和我的刀子指指点点。老板好像对这很得意,但是我不喜欢。我觉得我好像不是厨师,倒象是卖艺人的麻绳拴着的猴子。

  所以我离开了省城,来到这个小地方。这里很偏僻,这里的人并不是很有时间揣摩别人怎样下刀,所以我喜欢这里。天亮的时候我打开店门,天黑了我关上闸板。每天面对着案板切菜切肉,并没有人来打搅我,这才是我喜欢的生活。美中不足的只是这里不如省城繁华,我这小店的生意不是很好。为了这个我的第二任老婆不声不响的走了,就如同她的前任。走就走吧,反正我正嫌她烦呢。有她在我就不得安静,所以我很高兴她走的。

  换过一块肉来,我用刀脊轻轻拍打着,心里盘算着怎样才能用最少的动作将它完成。对于我来说,这并不只是谋生的手段。从我真正的爱上这把刀的时候起,这工作就已经成为了我的艺术。轻轻的挥动它,聆听每一个细小的声音,体验它的波动着的魅力,这难道仅仅是工作么?当我的手指和心灵一共感受这美妙的韵律时,快乐也如滚滚的长江蜂拥而来,令人心醉。

  盘算好了,从这边先开始。

  我很少说话,一般邻居和我说话的时候我只是答以浅浅的微笑,为此他们认为我是一个怪人。我无所谓,他们依然会来买我煮的肉。村后赵家的媳妇常来我门口坐着,边奶她的孩子边和我说话,而我也只是朝她浅浅的笑笑。有什么好聊的?无非是张家长李家短,谁家的猪狗病了什么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病了的猪肉也不可以吃!所以我只是浅浅的笑,就和每一个像我打招呼的人一样。

  案板上整整齐齐放着一堆剔好了的精肉和一堆骨头,旁边还有一堆脂肪,一堆下水内脏。我把骨头砸碎,和着肠子扔在木桶里。后院的大黑好像听见声音了,用脚爪不停的抓挠着门板。打开门,把木桶提出去,狗儿一头扎进木桶,咬嚼着它喜欢的食物,发出喀哧喀哧的声音。我摸摸它的脊背,油亮油亮的,好一条狗儿。大黑平常不叫,老李头长说它和我一样不爱吱声。但是这并不妨碍它很凶悍,村里的狗儿没有一只是它的对手,李家的二黄还被它咬掉过半片脸,害我赔了李家五十块钱。老李头恨恨的指着它说:早晚勒死……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因为它冲着老李头扑过去,要不是我死命拽着,恐怕老李头的半片脸也保不住。

  刀子陷进肉里,“碴、碴”的响。我喜欢剁肉,因为这很需要技巧。无数刀斩下去的做法绝对拿不出很好的馅子,因为那样出来的只是肉糜。而馅子应该是极细小的肉丁,还得要精肉。七分半这样的精肉丁,加两分肥肉糜,再加半分大油,想要它不好吃都是不可能的。我不止一次的雇佣专门剁肉的人,但是她们总是干不长久,因为掌握这种技巧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的。邻居经常会来向我请教为什么我店里的馅子特别好吃,这让我怎么回答呢?因为即使我说了,别人也不会像我这么做,谁会挑最好部位的精肉去做馅子呢?

  结果我只好低声的笑笑罢了。

  至于五花肉,是炖煮的好材料。大块的斩剁,再用细麻绳紧紧捆绑,文火密封慢慢焖个一天,香可远传数里之外。别家不用麻绳,口感就差的多啦。邻村经常有人提着保温桶来买我的酥坛肉的,下雪也来,就是为这香气。

  太阳出来了,我也打开了店门。酥坛肉已经焖在锅子里,包子也蒸在屉上,我忙忙活活半天,也该歇一会儿了。打开钱箱,里面是备着找零的小钱,上午的这一段时间该我休息,有买包子的自然会把钱丢在钱箱子里。我趴在案子上,正想打个盹,对面老李家三姑娘已经出来了。

  “嘿,我说余师傅,这两天可看见赵家媳妇了么?”

  “没。”

  “听说不见了呢!”

  “唔。”

  “你说,”她走进我,神秘的对我说:“会不会被人害了?”

  我看看她,浅浅的笑笑,“许是回娘家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