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而已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收拾心情,看海去!

而已集 肖霄 3703 2005.08.04 11:35

    收拾心情,看海去!

  坐在火车上了,去海边!

  出来三个月零四天,好多事,好多心情。把一切暂时抛开,去海边,收拾心情。

  想了很久了。怀念着曾经海边的心悸,更眷恋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刹那精彩。黄色,绿色,蓝色,什么颜色的海都是一样的深邃博大,带来的,会是一份宁静。

  不知为什么,一直很喜欢海,喜欢水和有水的地方,喜欢那种流动的韵律,喜欢清澈的海水慢慢漫过脚背的感觉,还有空气中微微的咸湿腥味。饶是再灰色的心情每至海边便会被融于这片宽厚,所以心情不畅时,最想去的是海边,于是,便去了。或许,前生我是一条鱼。

  简单的行囊,两瓶矿泉水,一份还算平稳的心情,一同上路。买到票,坐上车,越行越远,心情也愈加轻松起来。耳边是轻快的旋律,忽然不觉孤寂。旅行的感觉,很好!一个人,亦无妨。遗憾着忘记送自己一根脚链。细细的,两三圈的,银银亮亮的,没有多余装饰的那种。轻轻系在脚踝上,被海水漫过时那一点微弱的银光,一定是美丽温柔的。

  失了以前很快便能与同座的人熟稔的兴趣。一个人静静听着音乐,看着书,记录着心中一闪而逝的点滴,一句话没有,自得其乐。出行,不必费事去应对无谓的人,很好。好象自手术过后,就更倾向于书本与记录了。如果曾老师他们看见现在的我,相信一定会非常惊讶的。

  窗外是大片大片的麦田。金黄的是经收割后残存的麦秸,黝黑的是烧尽丰硕后的土壤,还有的,是熊熊燃烧的火焰。一堆,进而一线,一片,升腾起浓浓的黑烟。空气中想是应该弥漫着烤焦的麦麸香吧?空调车车窗紧闭,不得而知了。记忆中好几年前便看到过如何利用麦秸进行造纸的发明项目,投资仅十万左右。却为何至今尚未得以实施推广呢?这样的火,烧得人心惊胆颤。偶尔闪过的一片片树林被笼在灰灰的烟雾中,他们应该也在悲鸣着吧?

  凌晨四点便被灯光与人声吵醒,又迷糊了一小会儿便起身了。看看窗外,已有阳光端倪。心情平静,准备去海边了。

  乘车来到一个海湾,望见无垠的海水在车中已是兴奋不已。下车后急急往礁石滩奔去。海水比较清澈,能看清水底的礁石与青绿的海白菜。脱掉鞋,坐到海边一块突起的礁石上,清亮的海水从脚趾缝间一下一下漫过脚背,虽是正午太阳最列的时候,也不觉着炎热。双脚拍打着身下的海水,溅起朵朵雪白的浪花。心情如孩童般雀跃着。偶有一两个浪头打高些,裤脚便湿了。

  极目远眺,海水由浅入深,至尽头是凝重的墨绿色。虽觉深不可测仍是清静着。风来,一层层波浪轻漾,如流淌的翡翠,无一丝杂质。偶有海鸟掠过水面,和着零星的船舶,是流韵里跳动的音符。

  不远的水中有一精致的岩石,上书“海誓”二字。红色流畅的字体映着浅褐的岩,张扬着,如火样的青春。暮然间,飞落两只海鸟,一白一黑,互相依偎。心底涌起一阵感动,赶紧用相机记录下这一珍贵的镜头。“海誓”,是巧合吗?

  傍晚,再次行至海边。这次,是细软的沙滩。依然是在入目的一瞬便激动了。把鞋放进背包,赤足走在绵软的沙滩上,触到的,是经炙热的阳光拥吻后袅袅的余韵。把脚埋进温暖的细沙粒里,能感觉到阳光。咸湿的海风阵阵,呼吸间带着新鲜的腥气。发衫随风起舞,心情亦然。天色奇丽,天水相连处,有一根彩色光带:墨绿,花青,绛紫,紫玫,粉紫,玫红,朱红,洋红,橘金,金黄,浅黄,层层明晰,最后汇入茫茫的灰蓝色。如翻飞的裙裾,很美。

  虽是沙滩海,水质依然清洌。因时间的缘故水温已降了下来,有些凉了。但扑打上腿的时候仍是很舒服的。波浪一层层在岸边,脚下汇集。经海风拂动,有荡漾的丝绸的质感。远处,是起浪的地方。先是一条墨绿色的线,然后自中间翻卷出一小段白色的浪花,既而在向岸边推进的过程中沿两边细碎的蔓延开去,轻轻扑向绵延的沙滩,至脚下再化为零星的水泡退去。一次,再一次,再一次。生生不熄,周而复始。站在原地不动,一会儿脚趾便被流沙掩埋,然后是脚背,再后来是脚踝。拔出双脚,留下两个小圆洞,一个浪头过来,便没有了。沙粒平整如初,辨不出有过存在的痕迹。

  有人向远方扔出一个可乐瓶,让我想起漂流瓶的故事。放一个期盼在里面,等待老天给一个答案。然而很快的,这个瓶子便被浪花推回了岸上。大海有情,拒绝一份渺茫的期待。他知,等待太残忍了。

  一个人沿着海岸线缓缓前行,偶尔停下来,静静伫立,聆听大海的声音。身后留下一串浅浅的圆窝印,夹杂在其他各式各样的印迹中,是不起眼也难以分辨的。一眨眼,便被海水吞没了。

  一个很小的妹妹坐在水中的小板凳上认真的一勺一勺舀着面前的沙,把他们抛向大海。她的脚下不时出现一个个小洞,也不时被流沙再度填满。小妹妹执着的一勺一勺舀着。观察了一会儿后我蹲下身来询问小家伙的年龄与舀沙的理由。她指指身边小桶里的贝壳告诉我:“我三岁半了。我要给小贝壳做个家。”我问她:“你看看,你每次挖出的小洞都让海水又填满了哦。”她仔细看看脚下,犹豫了一会儿,对我说:“还剩下一点点。如果我再多挖一点,就会有了。”说完又继续埋头认真干活了。怔住的是我,为那份单纯的执着与坚定。好象已经丧失这些东西很久了吧?帮她很快挖出一个大些的坑放进贝壳,一瞬间便被流沙掩盖了。“看吧,贝壳回家了!”她红红的小脸上,是甜甜而纯净的欢笑。

  第二天也是早早便出门了,带着因浸泡海水过度有些酸麻的腿和一份好心情。今天上的是一个还没有怎么开发的小岛,人不多,很好。

  大概是因珊瑚礁环抱的缘故,这里的海水出奇的清亮,附着于水底礁石上的水草的律动清晰可见。沿着山崖上的小路往海边下,于山坳处竟然觅得几支盛开的野百合,欣喜若狂!这是种高洁刚烈的花,绝不容人亵玩的。没有人可以将其移居至家中成活,更不必说是攀折了。一旦离枝,花香立逝,花瓣也会很快合拢,不复绽放。看见一个小姑娘手里有一支刚摘下的,一抹轻笑,人不如花,小心攀上山岩,趴在崖壁上摄下这野性的美丽,鼻触间是一阵淡淡的幽香。

  在岛里的小路上行进,品位着周遭的一幅幅画卷。山景,海景,哪一幅都美丽动人。下到一处无人的小海湾里,发现从这里望出去,海水居然是湛蓝色的。意外的惊喜!赤足涉水往最高的礁石上爬去,脚被凹凸不平的珊瑚礁硌着,生生的疼,但能忍住,为着爬到最高的地方去吹吹风。也开心的发现,涂上蔻丹的脚趾泡在清清的海水里还挺好看。尝试着用双手支撑住身体,动动脚趾,搅出一小圈一小圈涟漪,折射出五彩的太阳光来。

  手脚并用爬上了礁顶,有些累了,便席地而坐。这里三面都是海,视野很开阔。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浪花拍击礁石的声音与远方渔船的马达声,还有清爽的海风与雪白的海鸟相伴。阳光炙烈,但不觉闷热,风大时背心甚至感觉到凉意。身边不时爬过一只只模样奇特的小虫子:寸许长,十足或十二足(动得太快,数不清楚),棕褐色,橄榄形,头部有两跟上扬的触须,尾部亦然,看起来颇似长了两个头。他们尝试着爬上我的脚,我略微动动,他们便四散逃开,一会儿又聚集过来。看来对我这个不速之客是非常好奇的。

  不远的海里有人在潜水,一沉一浮间慢慢向我面前游来。上岸后看清是一身着乳色潜水服的当地山民,还拎着一网兜海产。高声询问他在采集什么,得来两个奇怪的音节,连问几遍仍是不得要领,只知是一种贝类。想跟着去潜水,可惜无缘。

  一个人坐在礁顶上写日记,累了就眺望一会儿远处的大海发呆。没有船声了,只有水声与舒缓的音乐声。海风醉人,吹得浑身酥软。有冲着大海高声呼喊的冲动,然几次张嘴,发不出一个音节。只后来慢慢可以随音乐大声歌唱,也是一种补偿了。

  夹在本子里的两页被风卷入海里,没来得及抓住。也罢,既然大海想知道我的心情,就权作送他的礼物了。

  傍晚再次来到昨日停留的沙滩。人较昨日多,还多了许多五色的沙滩椅与阳伞。迅猛的海风刮得阳伞的垂帘哗哗作响。水很凉,有些沁人,让人不敢多作停留,略微在水边走走便寻了处沙丘坐下。夜色渐近,汗意早已收了,脊背飕飕的凉。舍不得离开,只好双手环住自己,加多一丝温暖。把双脚埋在沙粒里,软软的,暖暖的,是温柔的抚触。

  周围有不少人在,或嘻戏,或游水,或弄沙,都很开心,少有静坐如我的。打沙滩排球处有热烈的掌声与鼎沸的人声,比赛一定很精彩吧?左前方是一群游水的青年男女,一面互相捉弄着一面狂呼快要被冻死了。传来的,是活力四射的笑声。长者们带着小孩在赶海。无论丰瘠,即使仅是一枚残碎的蛤贝,也足以让孩子们欢呼。一个约么三四岁的小男孩在母亲的牵领下一路用小铲翻沙寻来。看到我,突然蹬蹬的跑来,冲我甜甜一笑:“阿姨”。我灿然,母亲与孩子亦然。好可爱的宝宝!心中一下温暖许多。萍水相逢,也是一种缘分。

  风更猛了,身上哚嗦起来。舍不得放弃大海的声音,冷便冷了,管他呢!

  有年轻的小姑娘们兴高采烈在水中照相,衫裙尽湿也浑不在意。为他们的美丽与自然感动。在我,这种情景已逝去近十年了。顿觉时光的飞驰。身体如是,心境更甚。好在由动转静并不觉失落与感伤。朋友替我起一卦,得一个“蓝”字,精人的准!也许一切皆有天定吧。

  回去的车上,心情回复宁静,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