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而已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而已集 肖霄 2683 2006.01.09 21:04

    1.

  我在灯下凝望自己的双手,看到十个手指在微弱灯光下像十朵洁白的兰花,有些细如发丝的血管在指间轻盈地游走,似乎一触即碎。我的女人说,这已经不是一双杀人的手。

  昨天,飞鸽传书带来了鹏的消息,他在信中说,五月,我觉得你的双手不是用来拿金币的。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觉得我的手应该拿刀,应该去杀人。

  我的炼狱现在就挂在墙上,像一位年老力衰的妇人,斑驳的锈迹已经掩盖了它的锋芒,只剩下长长的柄依然光亮,那是十年前我的双手磨出来的。现在,它在灯光下发出暗淡的光,像一面久未擦拭的铜镜,我从这面铜镜向十年前的时光里张望,就会看到我十年前的模样。虽然我很害怕看到,但我常常会忍不住去看。有些回忆,就像泼在宣纸上的墨,怎么也无法擦去。

  十年了,时间就像奔流的江水,卷起我的青春一去不返。

  2.

  现在,我是一名商人,腰间坠满沉甸甸的金币,我的仓库,四处是黄灿灿的金砖。它们可以让我买下很多东西,包括很多人的命。但是现在没有人看得起我,包括我最好的朋友鹏和天。

  鹏可以看不起我,他是沙城的城主,富甲天下,我满仓库的金砖在他眼里也许只是沧海一粟,他有权力这么做。可天呢?十年了,他至今还一无所有。为了一根梦想中的裁决,他浴血拼杀了十年,到如今,还没有得到。

  前不久的时候,我在我仓库里随便拿了几块金砖在苍月岛上买了根裁决,我拿去送给天,他竟然不要。他对我说,他觉得用金子换来的东西毫无价值,他看不起金子。我明白他的意思,他不仅仅只是看不起金子,还看不起我。

  价值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我一直以来就不知道。我只知道,人不管选择何种生活方式,自己开心就好了。因此我不会看不起天,尽管他一无所有。

  3.

  苍月岛上也许没有月光,也可能有,只是我从来没看到过。其实我是很害怕看到月亮的。我常常问我的女人,月亮是什么颜色的?她会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月亮的颜色跟你仓库里的金子一样,是金黄金黄的。

  我不相信,尽管我知道,我的女人从来都不会骗我,但是我还是怀疑她骗了我。为什么在我的记忆里,月亮是红色的呢?红得跟流淌在我体内的血液一样。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就会对我的女人说,你错了,月亮其实是血色的。我的女人就在灯下笑,她的笑容很好看。

  十年了,我还记得十年以前的那轮月亮。这些年来,我很想再看一眼十年前的那轮被我们用血染红了的月亮。十年前在那轮月亮下面厮杀的人,大多数都已经死了,没有死的,可能也像我一样,老了。只有月亮,也许永远才不会老。

  4.

  十年前,我的手还不像现在这么细腻,也没有这么白嫩。那时我的手也像天和鹏的手一样,苍劲有力,像老树的根。用那双手,我杀过很多人。即使到现在,我还可以闻到残留在手指间的血腥味。我十年的商人生涯,也不能将它们擦去一丝。

  我记不起我曾经杀过多少人,但我永远记得其中的一个。我的炼狱挥出以后,他的头颅飞向空中俯视了我,面带微笑。他的头坠入泥土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沉重的叹息,我的儿子十年后也会砍下你的头。在这声叹息里我抬头看了天上的月亮,月光如血。

  5.

  我去海边看铸剑师,他枯坐在一块被海风磨光了的石头上,头上顶着两片白茫茫的雾。十年了,我一直看到的都是这两片雾,但他说那是花。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铸剑师总爱把顶上的两片雾说成是两朵花,如果是花,为什么只有两朵而不是三朵?每次我都会这样问他,他说这是禅,方外人永远都不会明白。

  我问他,那你要多久才能等到第三朵花?他说一千年,五百年的叹息,五百年的微笑。一千年是多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千年很长。海潮击在石块上,震耳欲聋,四溅的水珠扑在铸剑师呆滞的脸上。我低头离去,我知道他活不过十年。人为了一个梦想,往往都会变成呆子。

  6.

  今天晚上,我看到了月光,心情分外地沉重。我对我的女人说,我仇人的儿子就要来了, 他要来砍下我的头颅。现在我终于相信了我女人的话了,月亮是金黄金黄的,挂在天上,如黄金铸成的盘。我对她说,原来这十年来,你一直是对的。 我的女人就在灯下哭,她哭的时候也很好看。

  十年来,原来我一直就是在等这一刀。这种等待跟铸剑师的坐禅并没有什么区别,这样看来,我也是一个呆子。

  他来了,我记得这张脸,跟十年前的那张脸如出一辙,这张脸在月光下躲躲闪闪游移不定。他的手也跟我十年前的手一样,如老树的根。手中拿了一把凝霜,是他父亲生前爱用的刀。

  7.

  月儿圆了的时候,他就走到我面前来了。他立定在了月光下,冷冷地看着我,凝霜发出冰冷的光,你就是五月?他的目光如一匹饥饿的狼,我知道,那是仇恨。我微笑着点了点了,没错,我就是五月。

  他的凝霜就抵在了我脖子上,被剑抵住喉咙的感觉很好,冰冷冰冷的,似一阵冬天的风吹进体内。我拿出一把金币放在凝霜的锋刃上,就不冷了。我看到他的手开始颤抖。我就知道了,这双手虽然跟我十年前的手一样,但是不是一双杀人的手。

  我从腰间取下了一枚明晃晃的钥匙,在他眼前晃了一晃,指着我的仓库对他说,从这边走过去,打开门,里面有我这十年积累起来的金砖。他就把凝霜扔了,拿起我的钥匙往我仓库里飞奔而去。

  8.

  今晚的月色很好,我的女人就站在我身边,平静如水地看着这一切,黑色的眸子如银河里的星光。十年了,她还在穿着这身蓝色的旗袍,其实,她也是呆子。可她又是在守住一个什么样的梦呢?

  我洁白细长的手指拂过她的长发,捧住了她的脸庞。她从脸上拿开我的手,捧在手里仔细地看。她说,原来,杀人并不一定要手。一阵风吹来,她裹了裹身上的旗袍对我说,五月,我冷。我扶着她回了房间。

  9.

  不久,我仇人的儿子从仓库冲出来了,手里拿着两块金砖在月光下狂歌狂舞。我知道,他疯了。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它光辉清冷,没有血一样的颜色。

  我的双手依然白净,残留了十年的血腥味瞬间消失。我取下挂在墙上的炼玉,将它深埋进了泥土,如尘封一段十年的往事。

  10.

  我又去了海边,铸剑师已经走了,他悟出来了十年跟一千年的距离了吗?下一个轮回里,也许我也会坐上那块石头,等待生命里的第三朵花。

  海风从海面上掠过来,我看到我的女人在我身后,被风撩起的长发遮住她如花的脸庞,我的眼睛被她的身影潮湿了。

  我想,我应该去忘记之前的十年。

  我想,我已经忘记了之前的十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