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而已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以惯之的幻灭——《玩偶》

而已集 肖霄 1337 2005.08.04 08:45

    走在草地上时,树叶突然落下。突然便想:人生不过是一场向生而死,为死而生的轮回而已。如此想着,突然觉得意兴阑珊。一直茫茫然地欢喜着,除了茫茫然之外,便一无所有。

  一个人去看北野武的新片《玩偶》。因为,我相信,我会喜欢电影中的爱情。

  三个简单的故事,一样的毅然决然,一样的终成虚空。

  男女主人公的爱情被家人阻挠,女主人公自杀未遂,心智不全。男主人公毅然逃离即将举行的婚礼,带她离开。他们一路行走,一条红色的绳子束在他们的腰上,联结着他们的命运。他们就这样天荒地老地走着,走过晨昏,走过四季,走过那些唯美的风景,面无表情地行走着,直到走到他们定情的酒店。心智不全的女主人公举着男主人公送她的项链,嫣然一笑,男主人公紧紧地将她揽在怀中,泣不成声。他们继续行走,完成戏台上玩偶们的命运,他们的幸福,不知所终。

  他们行走,路过另外两个爱情故事。

  一个黑帮的老大在暮年时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恋人,那个红裙子的女孩曾经在他身后大声地说,她会等他,每一个周六都会做好午饭等他来吃。可年华如水,青丝白发,他蓦然想起那个美丽的女子和她含泪的承诺,他回到了那个公园。走上长长的阶梯,那张长椅上赫然是他芳华不再的恋人,捧着为他烧的午饭,一再地告诉别人她的男友很快就会来吃她的午饭。可她已经认不出站在她面前的男友——那个白发苍苍的黑帮老大。当她开始遗忘那个悲伤的承诺,爱上眼前的老人时,命运再一次捉弄了她,一个杀手出现在那个白发老人的身后,我们没有听到枪声,那时,女主人公看见一片火红的枫叶随水而去。寒冷的冬天,那个曾经穿着红裙子的女子戴着一顶红帽子重新开始了她的等待。。。。。。

  直奎爱上了那个叫山口春奈的歌手。歌手出车祸毁容了,从此不再见任何人。直奎翻着她的写真集,举起了小刀。不久以后,毁了容的山口春奈见到了变成盲人的直奎。他们一起去了花地,直奎闻到了玫瑰的花香。直奎终于能够用口琴吹出山口春奈的歌,他吹着口琴蹒跚着走远。。。。。。镜头切换,我们看到直奎卧于血泊中的尸体。清水冲洗着血迹,那鲜艳的红色恰似那随水而去的火红的枫叶。

  《玩偶》被北野武称作他至今为止最暴力的电影,他说:“正当角色的生活正渐有起色时,死神却突如其来。他们都没来得及准备。由此看来,我想这才是我最暴力的一部作品……原因是今次的暴力来得出乎意料。”影片中没有太多的暴力镜头,一闪而过的血迹,突如其来的枪声,死亡被有意识地回避,退居到镜头之后。

  喜欢影片中的爱情,那种沉默的毅然决然,可以天荒地老地相携而行,可以地久天长地捧着午饭在公园的同一张椅子上等待,可以为心爱的人不愿意让人见到残损的容颜而断然地决定永不见天日。如此的执着是容易让人想到幸福已经唾手可得,然而正像北野武自己所说:当生活渐有起色时,死神却突如其来。所有的执着与坚持最终幻灭,这也是我那个下午突然想到人生的无常和毫无意义的原因。

  那节民俗学,听地时断时续,趴在桌上给朋友发消息:想出家。得来的是苦口婆心的劝说,我只笑笑,让他们别当真。其实,磕磕绊绊一场折磨后,最后仍旧是不得不撒手。

  影片中四季之景美至极致,看过的电影中唯有《醉画仙》的部分镜头可与之相比。贴了一组剧照,奇影共欣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