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而已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次初恋

而已集 肖霄 1829 2005.07.27 15:10

    告别的时候,他送一张玫瑰的图片过来,玫瑰花的图像自上而下慢慢显现,倾斜着的花朵出现了,细细的花茎出现了,绿绿的叶子……

  看到这里,她忍不住断了线,然后痴痴看着差不多传完的一半图片,呆坐不动,直至扭曲翻转着的荧屏保护程序碎裂了一切。

  在一个热得无法忍受的夏日,他递给她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用户名和密码。那时他们正百无聊赖地相对坐在图书馆里,周围没有几个人,头上的吊扇慢悠悠转着,风涟漪般自上而下漫过,不但难以让人感觉凉快,反而煽动了烦躁。他说:“我们都去泡网好了,然后在网络上开始第二次的初恋。”

  她笑了,她就喜欢他用“第二次初恋”这样的句子说话。与其说她也想上网,不如说她是被“第二次初恋”这样的事情所打动。

  从共用一个电脑互相往对方的信箱里收发第一个伊妹儿开始,一切都如同他所说的那样是他们之间的“第二次初恋”。包括调情,包括吵架,包括赌气等等。恋情在数码生活中就这样又过了半年。

  她发伊妹儿给他:“我现在变得有些担心起来了,因为我爱上你了,怎么办?”写这个信的时候,她轻轻咬着下唇,眼睫毛有些紊乱。接到信,他就跑到她家里去。

  门开了,他笑容可掬,从身后晃出一束红红的玫瑰。她勉强笑笑,说声谢谢就随手把花接过,把他让进屋子。他知道有些问题,上前把双手放到她的肩膀上,望着她的眼睛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她眉头一皱,转身向沙发走去:“没有什么啊,你坐吧。有什么事吗?”

  回家的路上,他回想这半年来为了玩这种第二次初恋,已经完全把第一次初恋给冷落了。

  打开电脑接上网络,她在。看起来是在等他,因为她呆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进去的私人聊天室里。看到他上来,她很娇惯地扑了上去,亲热得让他不相信刚刚被她赶出门。说了半天废话之后,他终于忍不住问道:“刚才在你家时你是怎么了?情绪怎么那么不好?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吗?”她顿住,隔了一会才说:“刚才你来的时候,我正在想你。可是你来了,我却找不到你。”

  仿佛看到她有些俏皮的幽怨表情,他终于轻松地咧嘴笑了起来,打消了对那封信是否送错了人的怀疑。因为他们之间经常玩这种非逻辑的语言游戏。他抽出一根烟,借着打火机暖和一下冷得有些发僵的手指,然后不慌不忙地敲下说话:"我以为只有自己才可能主动地患上人格分裂症,没有想到这种病症现在已经能够被动地被别人赋予了。呵呵,在我去你家的时候,网络上的我难道真的不在场吗?”

  她沉默了很久,打出一段字:“我知道你在微笑,可我真的开始担心。现在你是你,刚才在我家的是另外的你。我发现我已经不爱你了,因为我爱上了你。”

  停了非常久的时间,正在她怀疑网络是否断线的时候,他先打出这样的句子:“好冷,所以我现在手指已经热乎起来了…………………………………………”因为从心里往外冒的冷已经低于这个冬天的温度。他飞快地用越来越灵活的手指键入了一连串的省略号……………………………………

  又是一个夏天,在依然不食人间烟火慢悠转动着的吊扇下,他们相对无言。室外的蝉声攻不进他们的沉默,连风的涟漪也只能在他们之间的空间里艰难挪动动。她低垂着头,鬓发纹丝不动,而他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

  他终于小心翼翼地说:“你一定要这样决定吗?我们都不小了,可以别闹这些以后会后悔的事情吗?”她没有抬起头,也没有说什么。隔了一会,她转头望向窗外,轻轻说道:“对不起,对我们之间我真的已经没有感觉了,我不想骗你。”此时,夕阳从窗外突然闯入,她的额角被铺上一层阳光,柔和得如同梦境。于是,他起身,离开。

  她发现他们之间的私人聊天室已经被取消了,而他正在外面的公共聊天室里和一群人吵架。她小心地问他:“是你取消聊天室的吗?”他回答:“难道你没有想到这是必定的结局?我一直就没有分成两个人过。”

  她说:“我是知道这个的,只是你知道,我有这个毛病,总不相信自己所深知的东西。”她顿了顿,“而且,我不愿意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欺骗了你。没错,和你继续下去我能保住现在的你,但是却是对你我的不忠。我不想这样,难道你想吗?”他很快回答:“我决定自杀,灭掉我这个自己的情敌。当然我知道这无法挽回什么,只是虽然我已经在你那里分裂,我自己还无法允许分裂自己。”他自嘲地一笑,“这是必然的结局。永别吧,现在我送你最后的礼物。”

  然后,他把一张黄玫瑰的图片扔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