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雪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鸠摩罗慧通见本心 蒙寺难老僧莲花开(二)

风雪恪 好蛋卤出来 2191 2020.09.16 17:13

  “晚辈刚才并非故意偷听,只不过路过此地,听闻两位禅师辩论精彩,一时听的有些入神”陈清尘面容惭愧。

  “施主既来寺中便是与我佛有缘,能耐下心听得禅辩自有慧根,何须介怀”

  那座元大师年岁稍大,身型瘦小,竟还不比身旁慧通和尚,举手投足宛若邻家老翁一般。到以望气术观之,隐隐周身金光浮现,显然佛法深厚,陈清尘一时看之不透,但要说自己与佛有缘且颇有慧根饶是他脸皮堪比大师修为,一时也有些面红耳赤。只能频频点头应着。

  自己不过是听得慧通的法号,记得是崔明冲想要为自己一行引荐之人,才堪堪多听了几句,何来与佛有缘。至于慧根一说,自己幼时偷窥女弟子洗澡并让齐宣武给自己放哨算不算颇有慧根?

  老禅师一双慧眼似乎洞穿古今,深深看了陈清尘一眼,颔首一笑,接着问道“不知施主对于刚才慧通与乌纶师的辩论有何见解”

  一听与辩论有关,慧通小和尚立时有了精神,一双乌亮双眼齐齐看了过来,也在等面前施主的答案,他相信座元师父的眼光,座元说此人有慧根,那这人的见解一定高屋建瓴。

  陈清尘此时心思却截然相反,一时之间直欲将崔大哥喊至身旁替自己答话,自己肚子里的墨水怕是连笔都润不开,可长者有问晚辈怎可不答,只好硬着头皮开口。

  “释道两家晚辈知之甚浅,言论浅薄还望两位大师误怪”见老禅师点头陈清尘略微思略后斟酌到

  “今朝未统时,除北凉南唐崇佛,余者五国皆以道教为国教,若以家做喻,则是各房自定本家吃食,黍米粳米各有春秋,彼此秋毫无犯各领千秋”想起一路行来所见种种,民俗民食风格迥异,陈清尘似有所思缓缓开口道。

  莫说陇右与京畿大相径庭,便单论京畿一道,道北百姓喜食白馍而道南则食汤饼,二者皆以白面制成,然而从做工到煮制可谓万枘圆凿无一向合。

  “而今朝一统后,将国教废除,可谓八房归本不设定食,食黍食粳自行定夺,于是二叔三叔强推黍米健气养身,其他几房则言粳米柔黏滑口,两方相持不让,依的还是分家时的规矩”

  不知为何,明明在回答老禅师的问题,陈清尘却隐隐抓住了某些思绪,只是当下念头仍在佛道之别,来不及细想。

  “各家自言所食米好,便要强迫对方同其所好,一如餐餐食荤者令其食素,岂不知荤食油腻,食者自然有食素消负之日?”

  “黍粳固各有其优,其根本者人命所需,而渡人意乃为齐一玄同”

  陈清尘说完有些茫然,这些话实在不像从自己口中说出,当下有些惴惴,不知自己这顺口而出的话语是否言塞理歪。

  “好一个渡人意乃根本齐一玄同,施主果然聪慧”座元大师听罢笑语,转头对着慧通言道“你既有同一之念,何必执着序品第一,释道有优劣,心中起执念,为平嗔而起嗔,皆嗔何如?”

  见小和尚慧通惭而低首,老禅师继续说道。

  “当年贫僧冥冥感应,往东游方,偶于密林见群狼围虎之景,那白虎足有丈长,啸惧山岗,群狼踟蹰贴地而不敢近,贫僧正待绕路,那白虎竟然发现贫僧行迹,震天一吼,将群狼逼退,贫僧将要避退之时,不想白虎竟踱步走开,露出身下遮掩之物,竟颇通人性,示意贫僧靠近。”

  莫说陈清尘听的入神,一旁慧通也不曾听过座元师父讲过这等经历,一时抬头凝神细听。

  “直待贫僧靠近,才发现白虎护住的乃是一个襁褓,方才的群狼并非想挑衅白虎,而是为了襁褓中的幼童!”

  说着老禅师看向了聚精会神的慧通,一双饱含沧桑的眼神满是慈祥。

  “那孩子便是你”没有在意一旁被离奇故事惊到的陈清尘,老禅师看着面露迷茫的慧通,双手比划了个瓷枕大小笑道“你那时不过这般大小,却浑然安睡,似乎周身风雪虎狼皆不足惧”

  “贫僧将你抱起,回顾白虎,只见白虎微微顿首,便纵跃而出,远远辍在贫僧身后,直到护送贫僧出山后,才复遁入密林,消失于风雪之中”

  “贫僧本想将你交于山下人家抚养,奈何你小小年纪指力却非同寻常,抓着贫僧一处便不肯放,贫僧感叹或许你便是此行之因,才将你抱回寺中。”

  难怪寺里师兄皆不知自己身世,原来座元师父与自己还有这么一段因果。

  “你自小机敏非常,少年得意,佛书杂学触类旁通,寺里皆言佛子降世,我寺将兴,听着他们耳濡目染,你便不自觉将一寺一教兴衰抗于肩上,那乌纶师出自西土宏兴之地,将寺内僧人一众辩赢,对你再露锋芒,本就是存了一番心思坏你心境,你一不愿认中土佛法微末,二不甘众僧受辱,三不弃一身骄傲,贪嗔痴一一尽触,今又如何?”

  那慧通小和尚初闻此言,仍有些愤愤不平,直至听闻老禅师指出自己三戒全破,反而神情逐渐平静,隐有所思。

  座元禅师微笑颔首,最后开口言到“何其自性本自清净,何其自性本不生灭,何其自性本自具足。想胜,便是输了”

  慧通双手合十,口诵阿弥陀佛,竟似一扫身上尘,神色清明“我师,我先去”

  “何去”

  禅师出问

  “既见楞伽,得付亦用,我入如来心地要门,令诸众生开示悟入。”

  “善”

  禅师开怀。

  望着出尘远去的慧通,陈清尘猜问道“慧通小师傅又去寻那西域僧辩论了?”

  “既辩且明,既思且明,既学且明,见我心性,辩而非辩”禅师看着所有所思的陈清尘,突然开口说道“小施主可曾去往前朝南唐之地”

  “不曾”

  犹豫片刻,禅师接着说道“南唐后主崇礼我佛,中土禅寺,半数出唐。一啄一饮皆有定数,施主与佛有缘,若日后得往,可去南庭大觉寺一观,贫僧曾与大觉寺首座空性大师朝夕论禅,施主如至可报贫僧法号,或可助施主明心”

  “敢问大师法号”陈清尘恭敬问到。座元乃是僧堂之首,仍在首座之上,唯有德高望重真正通读佛法之人才有德居之,面前这位老禅师自然另有法号。

  “贫僧路难”

  待得面前少年行礼起身离开,路难大师忽而悠悠一叹。

  前尘往事不肯究,麒麟何须识应龙

  那中原半数浮屠,如今又有多少楼台烟雨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