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雪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鸠摩罗慧通见本心 蒙寺难老僧莲花开(三)

风雪恪 好蛋卤出来 2031 2020.09.16 17:14

  云水堂一处厢房内,送走前来问讯的慧通,一直盘桓在寺内不肯离去的乌纶上师突然口喷鲜血,急忙席地而坐,双足跏趺手结三昧印盘坐运功,一条脊椎如直龙升天,眉心一点朱红熠熠转紫,似有云雾盘于天庭之上蒸腾不散,显然功力深厚。

  突然间他的僧衣一鼓而起,宛若衣下无数狂风肆虐呼之欲出。乌纶僧眉间印记紫红转黑,全身赤红,面露痛苦之色,身上一袭僧衣几欲爆开。

  “啪”厢房木窗猛的洞开,一抹黑影霎那间落至乌纶僧身后,来人一袭黑衣落掌拍向乌纶天灵百汇,乌纶只觉一股庞然真气如海水般灌向自己周身百穴,强行镇压自身紊乱的气机,登时压力陡轻。

  许久,乌纶渐归常色僧衣无风自落,眉间印记复归朱红。一口将淤血吐出后,起身恭敬弯腰行礼。

  “多谢国师相救”

  能让乌纶僧俯首的竟是一国国师,金临不设国师之位,这位黑衣人自然与乌纶乃是同道。

  “答乌尔”黑衣人开口直称称乌纶僧本名“你这一队人来此,一是为了替代本寺住持,将鸠摩罗耆婆寺纳入囊中,二是为了《大藏经》。当初你豪言立誓只需半旬,慧通心境可毁,住持之位唾手可得”

  “现在半旬已过,你禅心尽毁,若不是本座刚好路过凉州,你今日身死事小,完不成吾主之命,哪怕你师父琉璃大德都救不了你”

  这位国师言中听不出半丝波澜,乌纶僧却汗如雨下。不敢丝毫为自己辩解。黑衣人接着道“要不是路难这老秃驴,《大藏经》对于本座来说不过探囊取物,如今他自囚藏经阁,你连这等小事都做不好,还妄想做一寺住持?”黑衣冷哼道“如今慧通印得本心,你断无出头可能,本尊出手救你恐怕路难已有所觉。放弃鸠摩罗耆婆寺,今夜只取《大藏经》,本尊自会将路难引走”

  乌纶僧虽然面有不甘,但是仍旧不敢忤逆,点头称是,再抬头时面前已无黑衣人踪影。

  路难自囚,慧通年幼,本打算以鸠占鹊巢之计将佛寺经书一石二鸟,只要再多些时日,哪怕自己拼却与慧通一同堕境,也能将两物握于己手,届时自己师尊琉璃大德和轮转寺便有了说话底气,不必处处受制。哪成想今日路难竟然出了藏经阁,来听二人辩法!

  想到自己种种筹划尽皆落空,一身修为也差些齐齐废掉,眼神怨恨非常。乌纶抬笔写下诸字,走到窗前点燃一香,片刻后空中竟出现一只玄色雄鹰,那雄鹰寻味而来,嘶鸣一声猛然扎下落于床前。

  “去吧,答度,让我们的勇士擦亮刀锋,迎接自己的荣誉”似是因为见到多年的好友,乌纶神色渐缓,那雄鹰似是能听懂人言,低鸣一声冲霄而去。

  “我师,弟子会让荣耀重归轮转”

  只要今夜功成,轮转寺终将回到山巅,乌纶看着天空渐远的黑点,喃喃说道。

  越过一座山头,陈清尘终于远远瞧见方丈慧难与自己一行人在河边亭中歇息,自己顺着小沙弥指引寻来的路上便一直思索。

  路难大师指点自己去前朝南唐,也就是如今的黔中道似有隐喻,只是老禅师没有过多开口的意思,等下见着方丈大师还需问些详情。

  “清尘,若不是方丈宽宏,我定要寻你回来,佛门重地还需心存敬畏不可乱闯”崔明冲见着陈清尘一阵数落,毕竟自己作为引荐之人总需兼顾两方,遇到陈清尘这般顽劣行径,饶是他也有些无奈。

  “方丈、崔大哥,是小子莽撞了,刚才有幸见着慧通师父与一西胡僧人辩论,多听了会便被路难大师实时考教,实在惭愧”

  “路难师叔祖?!施主可是在藏经阁见到师叔祖?”方丈慧难听到路难法号,毫无大师风范急急问道

  “不曾,在下是在一处禅房见到的老禅师”陈清尘不知方丈因何心急,只能属实以答。只见方丈心事重重告罪道“阿弥陀佛!诸位施主,如今天色已晚,老衲此前已命香积厨备好斋饭,若不嫌弃请随崔居士一同前往用膳,师叔祖出楼实非小事,请恕老衲暂且失陪,待老衲见过师叔祖再与各位赔礼”

  而后转身对崔明冲道“崔居士乃是寺里常客,应识得香积厨所在,此行便有劳居士了”

  见崔明冲应声,慧难双手合什再唱佛号转身匆匆离去。

  还未开口提疑的陈清尘转头望向崔明冲,发现一向豁达的凉州司马竟也有些惊奇之色。

  “路难大师乃是中原佛门硕果仅存的几位高僧之一,佛学佛法深不可测,年少之时便历经四海。传闻当年莲花之辩与四祖坐而论禅,有七彩祥云降于二人周身,经久不散,佛兴南唐的风头一时无俩。”

  崔明冲满目向往,暗叹自己未能得见此景。

  “后来不知发生何事,大师远行陇右,自囚于藏经阁,只听说东行一次抱回一个孩童,也就是如今的慧通,而后十余年再无出楼。在下多次前来可惜无缘得见。”

  “路难禅师法号原号路蕴”一旁赵岭语抚须接到,神色之间满是追忆“当年莲花盛会,皇帝命我师将此景绘于图上,留待后世观摩,因此老夫亦有幸得见祥云傍身。可惜师父所绘祥云礼佛图与南唐皇宫一同付之一炬,而之后路蕴大师便将法号改为路难,不知所踪,原来竟是二十年自困于此,可惜可叹”

  众人唏嘘不胜,陈清尘却疑思更起,依照二人所言,路难大师既是得道高僧,断然不会兴之所至便让一个无名小子历经千里,指名道姓让自己去大觉寺寻一首座。

  可助自己明心?还与佛有缘?

  陈清尘内心一阵思量,每当自己问起身世,师父师兄总是含糊其辞,说自己乃是故人之后不肯言明。

  莫非……

  陈清尘立马打了个寒颤将这古怪念头从脑海中摘除。

  绝无可能,比起佛法经书,陈清尘更确信自己骨子里流淌的满是酒色财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