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雪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鸠摩罗慧通见本心 蒙寺难老僧莲花开(四)

风雪恪 好蛋卤出来 2273 2020.09.17 00:24

  “诸位施主,最后一道菜乃是什锦罗汉斋,请用”行头僧将手中斋菜放下,行礼合什告退。

  不同于传统罗汉斋,陇右少莲,入秋后也鲜有鲜笋,因而这道罗汉斋用了笋干芥荆作为替代。

  虽说少了几分清甜鲜爽,却更有几分西北的醇厚。还带了些微不可查的苦意。

  “尘世纷纭,杂色味浓,有生皆苦也”杜老夫子夹起一粒银杏果叹道,罗汉斋颇通佛理。

  两位老夫子欢心点评,一旁骆叶苦上眉梢,寻常外家练家子习武时消耗颇巨,作为功勋之后,骆家子弟往往一餐可食肉三斤,这佛门之地又无酒可饮,一餐吃的甚无意思。这些清粥小菜倒是颇对一旁郡主与公孙进酒的胃口。

  与骆叶无荤可食的忧愁不同,陈清尘无心品鉴斋菜好坏,方丈大师久去未回,自己满腔疑问无处可寻。

  正当一众人各有心思用膳时,忽见一僧人急步跑至典座身前低声说了些什么,高呼用食众僧,又奔出门外。登时满堂僧人齐齐放下手中碗筷一同离去。

  典座僧人面带凝重行至陈清尘等人身前开口道“阿弥陀佛,寺中突有宵小侵入,为防伤及诸位,师叔祖命贫僧引诸位施主自侧门离寺”语气甚是坚决,竟不容诸人商议。

  几人刚起身出得堂门,又见东方陡然间火光冲天,须臾间照的寺内夜空尽赤!火势汹涌足见有人蓄意为之

  典座大师本能便想赶往东边灭火,如今武僧皆于寺门前堂处对敌抽不开身,何况火烛一事本就归于自己管辖。

  可眼神扫过身前陈清尘等人,典座大师牙关紧咬,手掌攥得发白!师叔祖有命不管出何大事,均要将访客安全送离出寺。寺内安危与师祖之命一时之间让他进退两难。

  仿佛看出典座师父的为难,崔明冲当即果决道“大师尽管前往灭火,在下识得侧门去处,我等自行离开便可”

  典座登时似松了口气,师祖之命不可违,但放着火势不管,鸠摩罗耆婆寺必然将毁为一旦。眼神含着三分感谢,大师点头应允,还不及做任何谢语,便呼唤诸等火头僧一齐往东方灭火。

  崔明冲引着众人前往西边侧门,正当及近时猛然间寺墙两旁飞下两道黑影,还未落地便空中一踏直向众人杀来!

  回首递给骆叶一个眼神,陈清尘与崔明冲一左一右分别迎上两个黑衣人,公孙进酒师徒二人与方大同以三角之势护住两位夫子与郡主李婉璧以防还有偷袭。

  陈清尘匆匆提刀架住黑衣人双掌,震退来敌。直觉刀身上传来的余力非同小可,自己虎口竟隐隐酸麻。

  “清尘小心,是密宗的佛家大手印!”另一边崔明冲一眼认出来袭之人的古怪掌法。

  陈清尘听得崔明冲示警,果真发现那人十指相扣,双掌交错内持,正是持的金刚镇一印。楼内风绘司有载佛门大手印变化无穷,刚猛异常,有大圆满之意,如今一见果真不虚。

  那黑衣人见一击未竞其功,失了先手,手势一换以降三世印对敌。

  即便有所记载,但密宗之法从不外传,陈清尘也无法全部识得大手印变化之妙,传言练此印大成者,刀剑不加,印势落身则层层相叠,气机堵塞难通。

  菩提证此身,龙象成此型。十印封饿鬼,百式地狱空。

  掂量了一下对手实力,陈清尘还是打算以力搏力,见识一下所谓的龙象之力,当下将刀身归鞘,为了防止刀鞘再次炸裂,陈清尘特意购置了铁质刀鞘,刀锋归鞘后与那铁棍一般无二。

  我若是仗着刀剑之利算我输!

  陈清尘以刀作棍,瞬息跳起,奔至黑衣人面前,刀身裹着刀鞘劈头砍下!

  似是两根铁棍抡圆相撞,“咚”的一声震得两位老夫子耳朵发麻。

  那黑衣人竟然仅凭双手招架住了这巨力一劈。

  “不错嘛,我看你还能挡几刀!”陈清尘双眼放光,砍的这般顺手的木桩可不多见,当下又是一刀,一刀接一刀,刀刀对着黑衣人手掌绝不砍向其他地方!

  那黑衣人初时几刀还受得住,渐渐开始眉心冒汗,手中印法不停变换,指骨指节无不剧痛,正准备用如来顶印再接一刀时,只听一声骨碎之声,四指指骨生生断裂,错如麻花。

  那黑衣人也是憾勇,手指断裂都不曾一声痛哼,直直站立晕了过去。原是陈清尘以含冬作锤,生生将他双腿钉入地面两尺有余!

  “爽快!”陈清尘揉了揉发酸的肩膀笑道,扭身看向崔明冲那边,却见另外一位黑衣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崔明冲剑上并无半点血迹,却面有忧色。

  “这些应该都是出家之人,不知为何来袭击鸠摩罗耆婆寺,我以问心剑迫其自问本心,本应是信念坚定的出家人竟然心防破绽百出,实属不该”

  说罢崔明冲收剑回身,对着几人道“几位,由着此门而出延西十里便是凉州府衙,此事非同寻常,还望几位能通禀鸠摩罗寺遇袭,请官府派兵来救,在下腆为凉州司马,不可坐视不理,请诸位护送两位先生先出危地”

  “崔大哥言之有理,不过是不是有些小觑了小弟,春神楼本就是替朝廷管着江湖之事,只要确保两位夫子安全,今日之事小弟合该也插上一脚,怎可由得你一人涉险”

  “清尘不必忧虑,寺内尚有路难大师,应无大碍”话音未落,只听寺北藏经阁顶阁轰然崩碎,众人骇然望去,冲天火光下,一袭黑衣纵身飘出,落于檐顶,手中一柄长剑寒光凛冽。只见那人睥睨笑道。

  “能将本座一剑尽数还施,路难大师不愧得道高僧,几十年自囚修为更胜往昔,这枯禅便是本座都想一试了”

  黑衣人正是当日出手救得乌纶僧的国师,虽然言出恭敬,然则楼外僧众仍觉那声音如魔障入耳,心绪难平。

  “施主武功了得,又何必学老衲画地为牢。若造福一方必定福泽万民。”

  路难年迈的声音宛若佛言阵阵,出于藏经阁中,落于寺内人心,瞬间将心头惊悸驱散。

  “哈哈哈哈哈,化外之人又怎知本座鸿业”见自己的小手段被路难破去,黑衣国师并不见怒反而高声大笑。

  陈清尘看的心神动摇,且不说这位超品宗师从何而来,光凭反震的剑气便能将楼顶崩碎,路难大师受此一剑竟能毫发无损。

  这便是九品之上吗!

  转身摇头苦笑一声“崔大哥,可还觉得自己还应付的过吗?”

  “小玉子、骆叶、老酒、大同!送先生出寺!直接往凉州节度府调兵!”安排众人的陈清尘却突然看见李婉璧越过众人,一双眼眸直直看着藏经阁。

  她忽然转身,眼神坚定。

  “我需要留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