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文体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九九章 回乡捐款(求收藏,求推荐票)

文体之路 大熊不是猫 2332 2020.02.18 08:50

  本来是不想回家的,任静几番撺掇,陈明亮还是决定回自己家一趟。

  家里不光有自己的母亲和弟弟,还有自己的爷爷奶奶和去世多年的父亲。

  沿着省道驱车向北,不远就到了陈坡。

  野外跟往年一样的萧条。

  今年没有下雪,不少毛驴和羊都在啃食麦田里的麦苗。

  这个时候的麦苗还没拔节,是可以适当吃一点的。

  YY县养羊的和养驴的都不少,羊皮和驴皮都可以卖钱。

  隔壁县就是大名鼎鼎的妇女之友,一个只收驴皮不吃驴肉的地方。

  黄河河底滚动之后,河底的荒草喂养毛驴是最好的。不过,毛驴很难养,长得慢不说,关键是它们不合群,不服管教,爱撕咬,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小时候,陈明亮拿着棍子抽了一把正做伸展运动的毛驴,好长,跟胳膊一样。结果驴着急了,追着他踢,还要咬他。要不是被大人解救,说不准就被驴踢傻了。

  再次回到家里,跟前年比并没有太大变化,多了一些现代化的设施,也不知道陈明亮留给家里的钱还在不在。

  简单的先跟母亲打了招呼,放下了购买的礼品,然后在弟弟兴奋的带领下出门去看爷爷奶奶。

  奶奶身体还可以,爷爷已经大不如前了。耳朵已经快全聋了,听不见别人说什么,陈明亮准备给他买个助听器。

  他还爱抽烟,还是抽旱烟。自己在田里种的,也不烤,就直接晒干了碾碎了抽。经常憋的喘不过气,还是抽烟,谁劝都不好使,已经放不下了,这样下去可能没有几年的事情。

  叔叔没在家,还是在屠宰场上班。生意还算可以吧,已经不怎么杀猪了,就是靠贩卖防疫证活着。

  陈明亮和任静放下礼物和钱财,这就要出来。

  奶奶还追着要送他们一个镯子,看水头看成色看品质都很一般。不过总是老人的一番心意,老人也知道这个镯子不怎么好,年头也不算高,她年轻的时候爷爷送给她的。

  她又拿出几个袁大头,你们用这个自己打个镯子吧,我也不知道你们喜欢啥款式,你们自己看着打。上次来的时候就想给你们了,毕竟是第一次上门,不知道成不成,就没拿出来。

  老太太还是有点东西的,不过都是些无名无款的银饰帽花,然后就是一些站洋鹰洋袁大头孙小头,确实不值什么钱。最值钱的应该是两个民国的小黄鱼,一两重的那种,保存的还不错,她非要拿一个给陈明亮,说另一个留给他叔叔。

  陈明亮坚决不要,留下了一些钱走了,临走临走,老太太还是端了一碗“知了猴”过来,腌在咸菜缸里的,腌了大半年都发黑了,也不好拒绝,就收下了。

  从爷爷奶奶家里出来,又从车上拿了两只京城烤鸭,就去了五叔祖家里。

  陈明亮来前给五叔祖打过电话的,说想想给村里捐个小学。

  “明亮,你这是真的出息了,寻摸的媳妇也跟个仙女似的,咱们陈家也是祖上有光。长寿没了之后,都还以为你们这一枝就败落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又生发起来。”

  任静听着五叔祖说她是陈明亮媳妇,也默认了,她过来几乎就是直接以明亮媳妇的身份出现的,毕竟不是第一次上门了,在农村,你跟人上门过年,那就是媳妇。

  “叔祖,我现在虽然不算很成功,不过也有了一点小钱,我确实想给村里办点实事。咱们村里连个小学都不好上,三年级以前还成,从四年级开始就要去中心小学读书,太远,也太不方便,我给寻思着给咱们村上捐一所小学吧。”

  “好啊,好啊,捐书助学好啊,力所能及的时候能够回报乡梓,那是百世流芳啊!。”

  “这个小学确实该修了,下雨就漏水。我有几次想组织村民捐钱重修,但是合计了下,缺口还是不小,乡亲们也不富裕,每次都是简单修复一下,想翻新还真有点难。”五叔祖也在感慨。

  “那我先拿三十万吧,不够的话再问我要。”陈明亮支援家乡建设也是不吝啬。

  “够了!够了!不用那么多。咱这里地皮不要钱,人工费都可以不用太多,就是一些材料钱,就是盖到六年级,有个十几万也就够了,你这是真发达了。”

  “那多的钱给老师们做补贴吧,有钱才有好老师,老师们也不容易。”三十万在陈明亮这里确实不算什么了。

  “也好,听你的。反正都是你的钱。”

  “小二,去敲钟!,召集老少爷们开会,开祠堂祭祖!”五叔祖早就有准备的,给村里修小学也是一件大事。

  在五叔祖的组织下,捐款仪式办的很隆重。

  整整三十万现金用红纸包着,每十万成一捆,跟三块大砖头一样,放在供桌上。

  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叔祖爷的带领下,祭告乡祖。

  一套二十四拜的仪式结束,别说,还真的挺累的,也不知道村上那么多年纪大的人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乡亲们,咱们都是陈家的子孙。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今天,陈明亮出息了!他知道回报乡亲,不忘记自己宗族,咱们这些人也要明事理,吃水不忘打井人。

  现在,钱是不缺了,大家一定要集中力量,把咱们小学建设好,维护好,造福的都是咱们的子孙后代!”听众们很捧场,哗哗哗的鼓着掌。

  “明亮,一晃你父亲长寿已经走了这么些年,我知道他一直睡在你家的地头上。

  咱们陈家有规矩,不过半百不入祖坟。今天家里长辈都在,我有个提议,还是让长寿按序归位吧?大家觉得怎么样,谁有不同意见吗?”

  这个点上谁能有不同意见啊。人家真金白银的拿钱出来的,自然是没有人反对的,乡俗是众人维护的,但是有适当的理由,也是可以破例。

  “感谢叔祖,感谢大家,我大大知道了也该安歇了,谢谢!谢谢!。”

  “那就通过了啊!今日不宜动土,明天就是黄道吉日,明天给长寿迁坟!。”

  虽然时间已经很紧迫了,不过村上红白喜事都有专人负责,联络起来也方便。

  不远的村子就有人专门卖棺材,几下就能拼接好。

  只要有钱,啥都不用发愁。

  陈明亮拿出三万块钱交给村里长期负责红白喜事的支客。

  果然是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

  杀猪宰羊,买菜买粮,支锅造饭,炒菜煮汤。

  天还没黑,唢呐就响起了。各种歌曲一首一首的往上推,什么《大花轿》,《潇洒走一回》,《九妹》,《小芳》......,反正曲子跟白事不搭边。

  果然真的听到了陈明亮的保留曲目《百鸟朝凤》。

  陈长寿去世的太久了,除了爷爷奶奶,其他人都没有太重的感觉。

  就连陈明亮都是,只能说心里有些遗憾吧,真的要悲伤,确实谈不上。

  不过一顿好吃好喝还是不错,比平常别人结婚吃的都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