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文体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八一章 室友高磊的爱情(求推荐,求收藏票)

文体之路 大熊不是猫 2047 2020.02.13 09:27

  阳历11月底的京城,已经立冬不少天了。

  初冬,有些冷的倔强,出门的话,两只手需要交错插在袖筒里了。

  京城还是比东山要冷一些。

  陈明亮醒来,看着不算熟悉的天花板,还有种肉身抽离的感觉。

  这才是回到京城的第二天,先是去羊城一顿比赛,然后去沪上一顿猛嗨。

  要不是说北上广不相信眼泪,陈明亮短短的几天时间,三个地方都转了一圈,累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需要找老金喝杯茶压压惊。

  回学校自然又要补课了,幸好,需要补的并不多。

  因为老师讲课速度很快,提前几周就把该讲的课程讲完了。陈明亮去参加比赛前,还没完结的课程已经不多了,只有几门下半程开课的开在继续。

  清沐的学习进度果然很快,可以选择的辅修科目也很多。陈明亮也会投机取巧,选的都是自己熟悉的选修课。

  体育选修了一门篮球,然后选修了一门民族乐器,他觉得自己的唢呐还是需要进一步深造,然后就可以对外说,我的喇叭是在清沐学的。

  没想到,课堂上老师教的是二胡!

  一把二胡拉一生,唢呐一响全剧终!

  篮球自然简单,陈明亮各种动作都很娴熟,完全就是送分题。

  陈明亮过来完全是浪费时间,后面跟老师商量了一下,老师给他及格,他就不来了。也没有送礼,在清沐,送礼太俗,完全没有请老师来个大保健实惠。

  真的就是单纯洗脚,108一位的那种。

  陈明亮训练累了经常去的,晚上能够获得一个好睡眠。

  外教都说,这个厉害!

  然后老外他自己也常去,直到有一次需要陈明亮拿钱去赎他,花了5000块大洋。

  外教感受到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还一脸的不服气,他们可以合法经营,为什么我不能合法消费,在我们荷兰,......

  好吧,你说荷兰我们就不要抬杠了,我都想去那里旅游了。

  陈明亮落下的课程不多,都不需要劳动课代表。寝室里高磊已经被学姐伤到了,最近在宿舍舔舐伤口,无心再战江湖,刚好可以给陈明亮补习功课。

  学姐真的还不错,每天早晨叫高磊起床。说能够读清沐难得,不能放纵,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文学家胡适先生说过,人生的意义全是各人自己寻出来,造出来的:高尚,卑劣,清贵,污浊,有用,无用等,全靠自己的作为。

  果然,在学姐的敦促下,高磊成绩很好。

  到现在为止,已经考试过的4门功课中,两门满分,一门99,一门97。

  暂时排名班级第三,年级第五。

  陈明亮自我感觉也很满足,4们功课都及格了。三门70多,一门60多。

  没有排倒数第一,有个沉迷游戏的小子才是倒数第一。

  沉迷游戏的小子说的不是朱正午,朱正午还可以,平均93分,排名中等。

  学姐真的很厉害,她总是能够知道高磊在什么地方。

  搞的高磊一直在怀疑是不是张建这个贱人在出卖他。

  因为有次学姐请高磊看电影,高磊把电影票给了张建,说是眼睛妹转交给他的。

  张建看完电影后什么都没说,对高磊是一脸的拜服。高磊受不了那贱贱的表情,然后张建遭受了一顿殴打。

  高磊在食堂吃饭,偶遇学姐;高磊在图书馆看杂志,偶遇学姐;高磊在网吧上网,偶遇学姐;高磊在操场看陈明亮训练,偶遇学姐。

  张建遭受了残酷无情的殴打和折磨。

  然后始终没有承认自己出卖过高磊的行踪。

  也是,自己出门有时候都是即兴的,但是还能偶遇学姐。

  后来,实在好奇,他不得不问学姐,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很简单啊,打你宿舍电话,你不在宿舍,根据你的性格,结合你的行为特点,加上你过往出现在某地的概率,通过统计学,统筹学,模糊逻辑理论,还有你今天的心情状态,可以大致判断你会出现在哪几个点,我碰运气就见到你了呀。”

  “小磊,咱们都是属狗的双鱼座,注定了保守又感**漫。”

  高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这么牛逼咋还没有男朋友呢?”

  “我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你知道吗,我大学本科读的是心理学,研究生才转的金融,当年我做心理调查的时候,跟你做表白实验的情形是一模一样的,我就觉得,我们可能有缘。”

  “不是,我才多大,你多大。”高磊也豁出去了。

  “你这个见识就浅薄了,不符合你清沐学子的身份。别人都说了,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你要想一想,你啥时候会死,我啥时候会死。

  在我国,女性平均比男性多活7年;高学历人群差距更大,在高学历人群中,男性的寿命比女性少15岁。所以,有可能你走在我前面。”

  咋这么瘆得慌啊

  “不是,我觉得我们缺乏物质基础和心理基础,我都啥都没想过啊。”高磊还要挣扎。

  “不缺啊,我导师是国务院智囊团成员,我一直都没毕业是因为要帮助老师带学生,还要帮他做课题研究,比出去工作收入高的多,买房买车这些都不是问题。你毕业了,我还是适育的年龄,当然,现在要孩子也不是不行,就是带起来麻烦点。但是孩子赢在起跑线上了呀,将来你同学有了小孩,咱们孩子都能打得他们哇哇哭了”

  高磊都想哇哇哭了,“学姐,你看上我哪点了,我改还不行吗”

  “不行,你是我新建立的爱情研究模型,我得过建模大赛MCM的金奖的,你离不开我的。”

  高磊想死。

  其实学姐长得并不丑,只是看面相就有点强势,31岁,也正式风华正茂的年龄,她这个博士随时可以毕业,是自己不愿意走,做为科学院院士的弟子,真的可以说年少有为。

  但是高磊这个少年不想为。

  任静不在家。

  陈明亮的家就成了他们舍友聚会的场所。

  为了满足同学们的乐趣,陈明亮还自己建设了一个电脑游戏室,10台电脑,可以5V5玩游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