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文体之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四六章 京城过年(求推荐,求收藏)

文体之路 大熊不是猫 2240 2020.02.06 12:18

  任静这是越开越远了,还看到菜地了,还看到农村了,这情形不对啊,你又要回东山了吗。

  “不要看你是我女儿,要不是来之前跟明亮打过电话,一会就能看到他。我现在觉得你就是在搞传销了。咋地,带我们去这么偏僻的地方,是想把我们控制起来啊。任静,我跟你说啊,你想给我洗脑是没用的,我现在是咱们院里的反上当反受骗大使,那些卖保健品的骗老年人的套路我都很清楚,你不要真的去干那个啥哈。”

  “妈,你怎么就不想点我的好,又是当小姐,又是搞传销的”

  任静都不想跟妈妈说话了,这才多久没见,咋成话痨了。

  直到开进别墅区,任妈妈才消停下来。

  她开始意识到是不是女儿她们又搞了名堂了。

  她们不会在这里又买了房子吧!不过一想到女儿开的这辆很漂亮的车,觉得也有可能。

  任静轻车熟路的把车开到自己家的那条路上,陈明亮正在院子里卸货,看到红色奔驰过来,主动打开了门。

  果然是陈明亮!

  任静开车进来,两台车并排停在一起。

  陈明亮殷勤的打开车门。“叔叔好,阿姨好,弟弟你又长大了,不过长大了还是个弟弟,嘻嘻”

  几个人下车来,嚯,两台一模一样的车啊,车牌都是连号的,这是奢侈啊。

  陈明亮今天刚参加完茶话会,都是东山驻京办给的礼品。他正在往车下卸,都是东山特产。莱阳梨,德州扒鸡,东阿阿胶,不是GX哥拍照的那个阿娇,读音不一样。

  任爸爸和任妈妈帮忙收拾了东西。一件一件的全部放到车库里,两台车只能停室外了。

  你这是要开副食杂货铺吗,这么大一间里面堆着的这是啥都有啊。

  一番折腾,一家人这才开始参观陈明亮他们的新家。

  院子是方形的,占地刚好900平,是30*30的方块。房子建筑面积并不算多,上下三层,加起来不到400。主要是有两个客厅的挑空层,还有就是三楼的露台阳光房有点多,房间少。

  任静的妈妈今年又重新上岗了。自从被街道聘请为打击传销反欺诈,维护老年人权益的小区代表之后,整个人焕发了事业的第二春。

  她口才都好了不少,见人就是一副怀疑的态度,真正的发挥了一个教育工作者的激情和勇敢,日常教训的任爸爸和任小弟一愣一愣的。

  这个院子是有落差的,一边是台阶,一边是缓坡。带台阶的这里有栏杆,折回的之字形,绿化比较好,虽然是冬天了,还是有绿色。都是些灌木和观赏木。

  缓坡的那边是草皮,还有一根人工滑梯,任小弟马上读五年级了,滑的还是很开心。

  走到低地,这里有一个休息的小凉亭,大部分是还是后做的绿化。

  “哎呀,浪费了,浪费了,这么大的院子,竟然种树种草,没有种菜!要是种起菜来绝对吃不完。”果然是中国大妈。

  从低处走进去是一楼大厅,这个大厅更具有生活气息。也是任静和陈明亮常待的地方,进去立刻就比较暖和,地暖烧的很旺。

  这个大厅是半挑空的,周边有专门放电影的影音室,有保姆间,厨房,餐厅。

  基本上都可以在这里生活而不上楼,直接在一楼住就完了。

  沿着楼梯上到二楼,二楼也有大门,出去就是刚才停车的地方,侧边还有个做储物间的车库。这就是刚才他们物品摆放的地方,里面已经不能停车了,东西摆满了。

  二楼的大厅就颇为正式了,装饰的富丽堂皇,沙发也很高端,看着就气势不凡。

  刚才在一楼的时候还觉得跟之前的房子也差不多,顶多跟省城那个复式一样。

  来到二楼才发现这是两个世界,原来有钱人是这么生活的。

  这才是有钱人的房子。

  我等平民不免自惭形秽。

  任静妈妈也看呆了,“这是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吧,我们还是社会主义人民民主专政吗,怎么还没有人来革你们的命,实在太奢侈了,太铺张了,一点都不接地气。”

  “妈,您踩的这边就是地面,我们在地上接着地气呢”

  二楼的客厅周边,也还有几间房子,是留给父母和客人住的。

  上到三楼去,这里就是私密空间了,只有主人房,衣帽间在加上任静的练功房。

  其他都是阳光房或者露台了,夫妻俩住一层楼,怎么会不奢侈。

  当然,三层楼有5个卫生间,这个事不用提,每人一个刚刚好。

  虽然已经过了饭点,不过陈明亮早就提前约好了,就在顶楼的会所,别人已经准备上了。

  一个电话,通勤车过来,迎接客人上路。

  这是通勤的电瓶车,冬天外面有护罩,没开取暖,但是也没风进来,可以了。

  会所这里风景更好,建筑也美轮美奂。

  陈明亮一来,“陈先生,任女士,里面请。”

  包厢温度正合适,每人先来一块热毛巾,擦擦脸,洗去一路的风尘,不错!

  饭菜口味很好。

  真的不要相信苍蝇馆子才出美食,够档次的饭店,口味绝对差不了。

  晚饭结束,又坐通勤车回来,两位老人还唏嘘不已,你们是不是太高调了。

  我们这里也不常住的,平时我们也是住磁器口,再说,房子买了总会升值的,这里是闲暇才住。

  第二天,陈明亮给曹老师打电话,想去拜访老师,说我的岳父是你的书迷,想找你签个名看看字。

  曹老师自然不会驳了学生的面子,你带他来嘛,我们直接去老金那里,他有好茶,环境也好,施展的开。

  兵分两路,任静带妈妈和弟弟逛街买年货,陈明亮履行诺言带老任拜见曹大家。

  驱车很快就到了老金的住处。

  “老金,我们来了!”

  老金的地盘其实是他的书画馆,也对外开放。本来是市政性质的建筑,老金有点虚名,就叫做老金的书画馆了。

  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全国各地的好茶,还有就是漂亮的斟茶姑娘。

  老任毕竟是小地方过来的人,跟着陈明亮进来还有些拘束,来的时候曹先生和老金都已经坐那里喝茶了。

  “老师,老金,这是任静的爸爸,任中骏。”

  “两位大师好,冒昧打扰,不盛惶恐”

  “唉呀,任兄弟,坐坐坐,虽然这话说出来可能有点不尊重,不过我不得不说啊,你长得真俊啊,你要是来我这里次数多了,我这里妹子的魂可就被你勾走了。”老金上来就开玩笑。

  “惭愧惭愧,就长了一副好皮囊”人家老任也知道自己长得帅。

  人到中年一点也不油腻,有点后世那个张家译的的感觉,只是走路没有他那么霸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